芬蘭人發揮孩子創意 拆解Angry Bird成功之謎

職場 20:25 2017/05/31

分享:

手機遊戲大行其道,早年的Candy Crush、Angry Bird、Clash of Clans,三家公司都是來自北歐,後兩者更加是來自芬蘭。到底芬蘭人如何可以研發出街知巷聞的遊戲?TOPick就請來曾在Angry Bird公司Rovio中工作的Lauri Järvilehto,為大家拆解Angry Bird以致芬蘭背後的成功之道。

孩子課外活動多 愛玩遊戲

Lauri Järvilehto表示,芬蘭無論在教育制度以及文化都鼓勵發揮孩子創意及學習多媒體設計,因此當地的遊戲公司就做得十分蓬勃。Lauri在芬蘭讀書長大,他道出,芬蘭的教育理念與東方國家不太一樣,他以香港、倫敦及芬蘭為例,前兩者比較著重校內成績,甚至非常重視標準化,但芬蘭的教育方針則是給予孩童非常多自由。

每天在學校上課的時間都很少,功課份量也不多,孩子會有更多時間開心地玩耍,因為芬蘭人追求開心與快樂,以及無限的創意。

因此,孩子從小就喜歡玩遊戲,特別是手機遊戲,有些時侯芬蘭孩子每天可以玩上2小時遊戲。他解釋,正因為如此,孩子們從小就懂得說、看、寫英文,打下了良好的語言基礎,對未來到外地工作或者生活都有幫助。

芬蘭孩子從小就喜歡玩遊戲,特別是手機遊戲,因此孩子們從小就懂得說、看、寫英文,打下了良好的語言基礎(資料圖片)

Lauri亦指出,芬蘭政府有政策鼓勵學生學習多媒體科目技術與知識,因此開辦很多關於多媒體科目的學位,例如圖像設計(Graphic Design),直接鼓勵當地人投身創意科技行業,如近年的熱門手機軟件及圖像設計等。他補充,由於有政府鼓勵,當地某類專才過盛問題,因此亦可以面向世界,向其他地區輸出專才。

公司文化好 員工不愛放假

當年Lauri就進入Rovio工作,他坦言自己一直是研究教育與哲學的學者,注重理論卻忽略實踐,因此便進入Rovio試試,將教育哲學融合遊戲。他表示,Rovio最出色的是公司文化,上至CEO,下至員工都對工作無比熱誠。他回憶,當時與Rovio的CEO見面時,對方只問他希望公司為他提供什麼樣的幫助,可見他們都並不是以賺錢為最終目標。

Rovio最出色的是公司文化,上至CEO,下至員工都對工作無比熱誠。(曾有為攝)

此外,Lauri在Rovio工作時,往往見到員工廢寢忘餐,公司常常反而會逼員工放假,理由是創意並不是在高壓的環境下產生,而是在輕鬆愉快的情況下衍生出來的,而且公司上上下下都十分重視細節,在該公司工作數年深深體會到良好的公司文化就是Rovio,亦是Angry Bird的成功之道。

自創遊戲 再戰江湖

目前Lauri就跳出Rovio,並成立公司Lightneer。他本身是教育及哲學學者,因此亦不忘初衷,希望將遊戲與教育融合,最近就推出為兒童學習量子物理學的應用程式遊戲Big Bang Legends。他表示,曾見到子女玩Pokemon時的情況,將當中複雜的小精靈屬性背得滾瓜爛熟,因此利用同樣原理,將量子物理學知識加上得意可愛小精靈及卡通,希望兒童可以從遊戲中學習。

Big Bang Legends除了有應用程式更有紙牌版(曾有為攝)

例如遊戲中解釋各種元素的組成部分,如氧元素就由6個電子及8個質子組成,密度為1429g/l。雖然該類知識複雜得就連成人亦難以記住,但Lauri就表示,他曾經將遊戲給自己的兒子嘗試,有次開車時無意中聽到5歲的兒子與7歲兒子談論元素的組成,因此他深信孩子在遊戲當中,確能夠學到並記住各種複雜的知識。

【其他熱話】翻譯日語神器ili 全球開售 早鳥價$1474 抵唔抵?

【其他熱話】Switch 遊戲攻略 孖寶賽車6 個車手貼士

【其他熱話】照顧英國皇室一家 威廉王子管家年薪35萬

撰文 : 李彥煒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