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伴走過患病路 未婚夫在病房套上婚戒

健康 12:41 2017/06/22

分享:

這間白色的醫院病房,罕見病患者Irene住滿一年了。一次肚子痛,隨即而來的是從口腔至腸道的發炎、潰瘍,甚至是差點奪去性命的腹膜炎。這個名為「克隆氏症」的疾病很可怕,換來她天天吊營養液維生的生活。

Irene 住院逾1年、插鼻胃管10個月、曾輸120包血,曾經與死神那麼接近的Irene 卻學會笑看痛苦。她一年來的日子是如何走過?可看文章〈與罕見病打一場狠仗 輸120包血的老師:想大家笑看痛苦〉

克隆氏症病因不明、沒法斷尾,連醫生也叫她珍惜光陰,可在Irene記憶裡最難忘的,不是使她在痛苦中掙扎的疾病,而是另一半風雨不改、日夜相伴的日子。

難得有情郎,可能我餘生都是一個藥煲,不能做正常人,但他在我最灰心時也沒有拋下我。

她在Facebook上寫道,陪伴可能是最深情的告白。

第一個接血的人

訪問相約在醫院,Irene坐在輪椅上,男朋友Fred緩緩地推她進來。他們中七時於網上認識,相愛相知踏入第9年了。一場突如其來的罕見病,破壞了兩口子的結婚計劃。

Fred對於上年的7月3日,仍歷歷在目:轉入醫院內科第二天,Irene開始內出血,不斷上吐下瀉,連尿片都沾滿了血。血流了一兜又一兜,Fred正是第一個接血的人:

醫生要知道實際她嘔了多少毫升血,所以我們都在一旁「接血」。

護士替Irene插胃喉,插下去、血如泉湧,連經驗豐富的護士都嚇壞了,不斷嗌「救命」。

整個7至8月,Irene因病患痛得要命,常常處於昏迷不醒狀態,而每一步艱難的路,Fred從沒離開。說到這裡,Irene紅了眼睛,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

他沒有放手,就算上班到深夜,或是放工後,有時我都已經昏睡了,他仍從不間斷、風雨不改地來探我。

Irene的家人住在偏遠的屯門,更索性在醫院附近租了房,方便照顧。

病了都可以做張太                        

相愛豈止探訪,最感動莫過於Fred在病房求婚那一幕。他自製短片,又親手摺了100朵海綿玫瑰。短片中,很多朋友、同事都向兩人表達祝福。

Irene當時哭著答應:

坦白說男未婚女未嫁,他即使走了拋下我都不會怪他,可是他沒有放手。

Fred一笑,回應道「病了都可以做張太!」

Irene形容,Fred是一個超級開心、樂觀的人。他極少在她面前哭,印象中只有一次:Irene入深切治療部前,覺得自己活不長了,說「死都要死在家」,又發瘋般說放任自己食大餐。Fred第一個趕來醫院,安慰她:

就算你想捐遺體成大體老師,現在都沒有人收你,因為你的器官太壞了,養好自己再捐。

如果有天真的不幸離世

Fred自言,患難中不放手沒有太多原因,只是大家在人生高低起伏中互相陪伴而已。「我不是因為同情而陪伴,是愛她才會在這裡。」

如果有天對方真的不幸離世?Fred笑著向Irene說「放心我會幫你照顧我的家人,你媽就是我媽」。他們說,可以出院時,其中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去沖繩或巴里島影結婚照。

細水長流的愛或許來得更真實。疾病可怕,可是在他倆口中,留下的只有對彼此及一班醫護人員滿滿的無言感激:

特別感謝在我病得最重時支持的李炫華老師,以及協助我們的醫護人員(聖德肋撒醫院及威爾斯親王醫院 )。

【延伸閱讀】像他這樣觸碰死亡的人 遺體防腐師:活好當下的生命

【延伸閱讀】生命不是灰飛煙滅 BB「無言老師」為短暫生命添上意義

【延伸閱讀】32年前因跳水意外四肢癱瘓 李遠大:生命需要煉力

撰文 : TOPick記者 劉芷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