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個棄投行創業的故事 80後Klook創辦人「煉成」億元生意

職場 17:59 2017/06/08

分享:

投資銀行工作羨煞旁人,近年卻有不少銀行家反其道而行,選擇辭職創業。最近在香港成功冒起的初創企業團隊中,很多都有前銀行家的身影。究竟銀行家創業是否有過人之處?他們指,超長的工時、厚面皮、善於包裝自己和產品,以及慣於應付「厭惡性工作」等投行經驗,對創業最為寶貴。

Klook聯合創始人兼總裁王志豪(資料圖片)

個案1:投行訓練超長工時+執行力

王志豪是旅遊體驗預訂平台Klook的聯合創始人兼總裁。他大學畢業後便進入摩根士丹利工作,投行經驗令他習慣超長工時。

為了創業,他於3年前賣去24歲時靠自己買下的荷李活道住宅,與兩名拍檔看準亞洲缺乏旅遊目的地活動的預訂平台,成立Klook。公司現已成為亞洲最大同類平台(以網上訪客人數計),今年初更獲3,000萬美元(約2.4億港元)的B輪融資。

他創業源於3年前不少上市公司出現管治問題,投行被批評後知後覺。「我原在sell-side工作,後來轉到buy-side,才發現要明白一家公司,看財務報表很表面,有時和管理層見面,都不知要問甚麼,因為我不明白公司內發生的事。原來要有親身經營的經驗,才能成為好投資者。」

除了超長工時外,王志豪說在銀行學到的還有執行力。「在銀行我們學會如何集合不同資源令事情發生。」

個案2:9A狀元因大病覺醒

高盛前分析師辛婥琳是典型精英:會考9A,美國名牌大學畢業,進入投行工作。但金融從不是她那杯茶,直至2010年一場大病,令她鼓起勇氣離開。

First Code Academy聯合創辦人辛婥琳(資料圖片)

2013年,她與拍檔創立First Code Academy,教小朋友寫程式。辛婥琳在高盛時負責研究科技公司,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等。「我對科技很有興趣,見這些公司的管理層很有啟發性,他們很年輕,卻改變了整個世界的溝通和購物的方式。」離開高盛後,她學會了寫程式,發現這對未來十分重要。

辛婥琳指在高盛時,評核說她要更善於做自己不喜歡做的東西,身為企業家甚麼都要做,「還有注意細節,第一個為IPO做的研究,上司在印出來的文件上看出哪些地方多了一個space。由零開始建立品牌時,這些小地方很重要,會影響別人對你的觀感。」

個案3: 摩根士丹利前執行董事 兩度瀕臨破產

摩根士丹利前執行董事賴遠方自言很會花錢。在銀行界15年,他找得最多的是獵頭人,不斷跳槽,人工步步高升。但在6年前,他卻決定離開銀行界,一方面想改變,另方面開始擔心自己做的東西愈來愈專門。

亞洲銀行家俱樂部創辦人賴遠方(資料圖片)

「那時做很多衍生產品,我開始問自己這會帶我到哪裏?我不想再陷進去,覺得總有天會失去工作,那時我可以做甚麼?」

辭職後,他創立了亞洲銀行家俱樂部,幫人做另類投資,包括藝術、紅酒、鑽石、樓盤等。

愛花錢的他辭職時擁約100萬現金,預計夠用1年,怎料半年已花光,他創辦的公司卻遲遲未上軌道,「頭兩年有兩次差不多破產,第一次是半年後,最後不知怎樣在保險箱找到一堆現金;第二次是一年半後,我想可能要回去銀行工作了,當時有很多債,幸好一個很好的朋友借錢給我。」

「我記得我第一次去公幹,酒店小得沒地方放行李,以前總是飛頭等,現在要飛經濟,我到了在哭,問自己到底在印度這個地方做甚麼。」幸好兩年後公司上軌道。賴遠方說,銀行教會了他很多包裝的技巧,「怎樣包裝那些產品,做Marketing、Branding,去說服人找投資者。」

個案4:誤入投行十年 學懂厚面皮

「我在銀行學到的,是如何厚面皮。」在創辦SparkRaise前,霍莫葦芝曾在瑞信、大摩、德銀任職,曾參與超過100個IPO與證券融資項目。她從小慣了對人要有禮,還記得第一次在瑞信的交易部門,看到人人在大叫、講粗口。

SparkRaise是以亞洲創意社群為目標的眾籌平台,創立短短1年,在Facebook上已有逾3萬名追隨者。與一般眾籌平台不同,SparkRaise更重視建立互相協作的創意社群,創作人、企業家以至慈善機構,可以利用平台作項目示範,而非只是籌款。

霍莫葦芝說,她在10年前卻誤打誤撞入銀行界,「當時覺得做兩年是很好的經驗,最後做了10年,那不是我的原意,但學了很多。」她說在投行第一份工作評核,上司讚了她很多東西,但對她的批評卻是太好人,「之後我才慢慢明白他說甚麼,慢慢建立起那種進取的態度、和不同人都能有效溝通的技巧,以及長時間的工作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