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評論網》獲融資2300萬 創辦人:初創一定要吃得苦

職場 11:17 2017/06/21

分享:

網絡世代下,媒體面臨全面轉型,世界各地的新媒體面對不同的經營困難。立足台灣的《關鍵評論網》算是逆市奇葩,自2013年創立後短短數年創出一定成績,今年初《關鍵評論網》完成B輪融資,獲得200萬至300萬美元(約1,560萬至2,300萬港幣)資金。現時網站平均每月不重覆瀏覽量約達600萬,更有望在今年底取得盈利。

經營有道,可能與其創辦人不無關係。34歲的鍾子偉(Joey)是哈佛MBA最年輕的台灣學生,又曾任職Sanrio中國區總經理。雖擁有一張完美履歷表,真正做到「三十而立」,但他此時卻選擇歸零,放棄高薪厚職返台創業,投身媒體界去追求夢想。

(以前在Sanrio)表面上的確很光鮮亮麗,但是反過來,我們就是一輩子幫別人-幫老闆、幫公司背後的owner,去實現他們的夢想。

雖然收入沒有從前豐厚,壓力亦比以往大,但他卻贏得了更大的滿足感。

棄高薪厚職亦要圓夢

鍾子偉台大畢業,20歲首度出書,服兵役後於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任職;24歲入讀哈佛MBA,畢業兩年後更獲Sanrio賞識,當上中國區總經理。

未到30歲就坐擁高薪厚職,旁人看來已經是人生贏家。

title、薪水、福利當然很好,公司本來就很賺錢,你不用替它擔心。

但他卻不滿足,因為他真正的夢想是創業。

08年他在美國留學期間,目睹了Huffington Post等第一代網媒的崛起,奧巴馬當時作爲總統候選人,也破天荒地將競選宣傳重點從傳統媒體轉移至網絡上。

世界的媒體在向前走,台灣當然卻仍未開始媒體轉型,文章內容更是「亂七八糟」。他批評台灣新聞政治立場鮮明、 又喜愛賣弄腥羶色,甚至將一些缺乏新聞價值的資訊,例如AV女優來台的消息當作大新聞去報道。不過,即使經常被罵,但因為台灣媒體一直沒有改進,因為這一類型的「報道」總是不缺點撃率。

但Joey認為真正有用的資訊,是要能啟發讀者思考。他研究了多家國内外的傳媒後,和好友楊士範(Mario)雙雙辭職,把積蓄投放在創辦《關鍵評論網》上,並給自己18個月時間做出成績。

初期要吃苦 也要怕「死」

創業初期,難免需吃苦。曾有資深媒體人告訴他,「台灣從來沒有網路媒體靠自己收支平衡活下去。」

加上資金有限,連租用辦公室的費用亦要盡量節省。他苦笑著回憶,當初在台北的首個辦公室環境,既漏水,又有老鼠蟑螂;業務擴展至香港時,甚至連辦公室也沒有,只能在港大的一個小房內以合作方式暫時營運。他相信怕「死」,才會令每分錢都花得有價值。

我百分之百相信,所有的startup剛開始就是要痛、痛、痛。初創公司剛開始一定要吃苦,不然太舒服就會慢,太慢就沒有效率,沒有效率就浪費錢。創業如太理想化,鐵定會死。

員工亦要作好心理準備,很難在短期內大幅加薪。Joey說,一早給員工心理準備, 初創公司就是得怕、得痛,才能在短時間有最高效率的成果,請人亦要循序漸進。

目前網站約有三分一的内容屬原創報道,其餘為整合觀點、專欄或合作媒體的供稿。程志遠攝

談到對員工最大的吸引力,Joey認為是給予員工絕對的編採自主。即使面對廣告商的金錢壓力,仍要堅守宗旨。他舉例指,曾有企業以高價要求他們把合作時寫著的「贊助專題」改成「合作專題」。但兩位創辦人均不願毀了長遠的品牌形象,予以拒絕,如為贊助內容,就要光明正大的寫是廣告。

雖然轉個彎就能得到那筆錢,但我們不能讓讀者在不知情下被廣告洗腦。

比起短期利益,他選擇著眼長遠,

廣告商在意的不是這家媒體的立場,而是年輕人有沒有在看。

創業滋味就像生孩子

鍾子偉指,未來其香港分部將增加更多原創內容,主要為系列式社區報道。程志遠攝

耕耘數年後,現時《關鍵評論網》在香港及台灣均設有辦公室,員工共約70人。近年除台灣外,亦增添了香港、東南亞、英語國際版的頻道。目前網站8成收入來自廣告,Joey預期,以目前的發展步伐,今年有望開始取得盈餘。

他形容創業經歷就像生小孩一樣,「感覺是很不可思議的」,看著它一步步成長,但又經常要為它擔心,

在大公司你下班了就下班,但創業的憂慮卻是廿四小時隨時隨地的。

不少打工仔都會認為,每天上班都是折磨,但他卻不是這樣想,

好處是你知道你禮拜一起床時,你知道自己為甚麼要去上班。我每天六點鐘就起床,好像很累,但是你會知道為甚麼要這樣做,你知道為甚麼要存在,知道為甚麼要創業。

【延伸閱讀】9GAG創辦人:令人快樂好有價值

【延伸閱讀】《100毛》林日曦:創作就是不斷反叛

撰文 : 楊俊彥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