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亡母一個心願 80後創社企為患癌者免費天然染髮

職場 18:51 2017/06/30

分享:

3年前,筆名雷靖梵的Anson於南非展開長達509日的單車之旅。他騎了3萬公里,穿過30多個國家,有人說,Anson旅程中走的路,比自己一輩子走的可能還要多。

但他發現旅途上的種種,原來遠不及在家中等著他回家的母親重要。他的母親在其旅程中癌症復發,Anson立即趕回香港,陪伴母親至最後一刻。

母親抗癌期間曾向他訴苦,說希望為自己灰白的頭髮染色,但直至母親逝世他才發現用純草本物料染髮的方法。他受此啟發,開辦社企,希望能藉著純草本的天然物料Henna(海靈草、又名指甲花)染髮,幫助癌症病人。

希望幫到癌症病人重拾自信,亦希望彌補母親不能染髮的遺憾。

遊遍世界才發現最重要

Anson的社企「Queenie Henna」座落紅磡一個小商場內,由他一個人獨力營運,目前試業還不到2星期,但已有不少人來找過他染髮。訪問當日,Anson早上剛好為一名癌症病人以Henna(海靈草)天然染髮,對方成功染髮後亦難掩喜悅,終於放膽除下假髮示人,並再三向Anson道謝。

創立社企助人的念頭,本來源自他那500多日的單車之旅。騎著單車,他穿過滿佈猛獸的非洲森林,幸好被好心人邀請上車同行,否則隨時會被獅子吃掉;又走進戰火漫天的阿富汗,當時美軍及北約聯軍撤出,阿富汗政府跟欲重奪政權的塔利班屢屢交火,下一秒隨時會被炮火打中;即使步進較富裕的西歐,亦曾看到露宿者在嚴寒下瑟縮街頭,只能紙皮當被蓋著。旅程上的每一個畫面,都令他印象深刻,亦令他反思生命,決心回港後身體力行,幫助弱勢社群。

店內貼滿了Anson單車之行的相片。湯炳強攝

世界很大,理想很遠,但Anson後來卻發現,一切原來都不及身邊人重要。距離回港尚餘一個月,Anson在重慶收到短訊,原來母親癌症復發,要再度接受治療。他隨即拾好行裝,趕回香港。

回港一刻,母子二人在機場相擁而哭。

Anson自幼在單親家庭長大,兩人一直相依為命。未出發前,他渴望跳出舒適圈,在旅途中找回自己;但自從收到母親短訊的那天起,他多了一個新體會:

你覺得理想好像很重要,但其實親人才是最重要。

但令人心痛的是,Anson母親還是敵不過癌魔,於去年2月辭世。Anson說,當然很可惜沒有一直陪伴在母親身旁,但不後悔進行了兩年的單車之旅,畢竟人生充滿未知,不能因懼怕而放棄挑戰。

母親抗癌時的小心願

母親抗癌的經歷,令Anson想開一間幫到癌症病人的社企。Anson憶述,母親第一次康復時,曾向他透露想將新長出來、灰白斑駁的頭髮染色,

佢話顯得自己好蒼老。其實就算普通人出咗白髮,都會顯得老,所以令佢心情好受影響。

但礙於市面上的染髮劑都含大量化學物,其中對苯二胺(PPD)更有致癌風險,故只能作罷。直至母親逝世後,有髮型師朋友提起可用天然物料Henna(海靈草)為癌症病人染髮,「但可惜當時佢(母親)已經試唔到」。

受天然植物的顏色所限,以Henna染髮只得深啡、淺啡、咖啡、棕紅及酒紅5種顏色選擇。湯炳強攝

他發現Henna(海靈草)為純草本,用料天然,不加化學物及防腐劑,而且沖洗後亦對大自然無害,就連香港癌症基金會亦曾教導師以Henna為其他病友染髮。但剛染髮後顏色會較淺,要待兩天顏色才會變深;另外,亦只能用來染白髮,因為髮色太深會無法上色。

Anson說,天然染髮對癌症病人來說,雖然不是必需品,「但其實好多人都搵緊」。

好多癌症患者看到自己頭髮灰灰白白,好似好無精神。特別是女士,不單化妝品不能用,頭髮又灰又白,對他們的自信心,甚至心情都會有影響。

想起母親當初抗癌時的這個小心願,他決心成立社企,幫助抗癌人士重拾自信。在髮型屋當了一年半的學徒,學習洗剪吹和染髮技巧後,「Queenie Henna」終於在今年6月初開張,為癌症病患及康復者提供免費Henna染髮服務,持長者卡的則可享9折;另外亦為小童及長者免費剪髮。

【延伸閱讀】結伴走過患病路 未婚夫在病房套上婚戒

【延伸閱讀】平面設計師出走澳洲 月薪2.1萬任職大堡礁攝影師

撰文 : 楊俊彥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