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界站得最久的華人高層 Gucci 女將:不想等到病才退休

職場 11:56 2017/06/27

分享:

出身九龍城寨,只有高中學歷,17歲就從事銷售力求脫貧,2014年離開服務16年的Gucci集團時,在時裝零售界已打滾了整整45年,她是前Gucci集團亞太區行政總裁鄧婉穎(Mimi Tang),亦是國際奢侈品牌中為數不多、站得最久的華人高層。

眼看今天網絡衝擊下,大小品牌掙扎求存,年輕人發展亦面臨激烈競爭,鄧婉穎回望45年來市場的跌宕起伏,直言贏在起點沒有用,不被失敗打倒,夠韌力才是關鍵,「一直保持好奇心、靈活、創意及韌力,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一身簡潔黑色鬆身裝束,搭配貝雷帽及標誌性的黑色圓形耳飾,臉上不施粉黛,亦沒有名錶加持,這是鄧婉穎退下火綫後的自在模樣。這天她與一眾時裝從業人士分享經歷,坦然說:「我憑自信站在這裏。」

鄧婉穎退火綫 為後輩引路

年過六旬的她笑言自己已是長者,衣着不追時髦,只求得體。事實上,她是曾為知名時裝品牌Gucci打下中港江山的功臣,2012年被《福布斯》雜誌評為全球時裝界最具影響力的25位華人之一;2014年離職前是開雲集團(Gucci母公司)亞太總裁,統領14個國家及多個品牌業務,開雲行政總裁Francoise Henri-Pinault亦從法國飛來主持她的歡送會。

「我不想等到病了才退休。」鄧婉穎趁尚有餘熱退下火綫,近年開設自己的顧問公司「穎語」,開辦工作坊,為年輕一輩提供意見。

在她眼中,現時很多年輕人不憂養家,父母也努力為子女提供很多學習機會。別看鄧婉穎今天已登上時裝界頂層,當年起步的動力卻是來自「一心想脫貧」。她不諱言家境貧寒,讀書成績差,1970年高中畢業就到DFS機場免稅店做銷售,一做就是15年。

昔從零開始 搭建銷售渠道

沒有足夠學歷,她只能以勤補拙,向旁人偷師。「頭幾年英文完全不行,透過和外籍老闆一起工作,迫自己練習。」70年代日本人是消費主力,她又自學日文。擅觀察客人、好奇心強,為賺多些佣金更主動加班,令她很快成為成績最好的銷售員,22歲已升任買手助理。

現時年輕人生活、學習條件較好,但亦意味面臨更激烈競爭,鄧婉穎說要脫穎而出,除投資於吸收學問、知識及人際技巧,「好奇心、靈活、創意及韌力」是她時刻要求自己保持的特質。

一直在外籍管理層主導的環境工作,她努力以實力取得認可和尊重。1976至1985十年間,她周遊列國採購商品,當時沒有數碼相機,她就動手畫,記錄貨品外觀細節,更設計統一格式的採購表,讓同事記錄貨品特色、尺寸、數量等,後來每次買貨她都成為中心人物。

1985年她獲本地時裝集團Joyce招攬,主管採購及營運;約十年後再轉職另一名牌集團HPL-21,單槍匹馬為DKNY、Armani Exchange等多個品牌從零搭建亞洲銷售渠道,笑言經歷過拿起電話一頭扮「早上好,這裏是鄧小姐辦公室」,另一頭說「早上好,我是Mimi」的日子。

太早贏沒用 輸了要站起來

從業45年,鄧婉穎見慣起跌,認為韌力才是成功關鍵。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打擊零售市場,公司要求她大幅裁員,最後她主動請辭,捱過背負失業壓力的2個月,她獲得Gucci聘書。當年Gucci在內地由代理商經營,鄧婉穎接手後改為專賣店模式,增快開店,更爭取從過去由總部決定款式,變為根據亞洲市場需求進貨,憑創意營銷和細心服務將Gucci從寂寂無名,變成內地最受追捧的名牌之一。

其間最大挑戰莫過於03年沙士,Gucci歐洲總公司擔心與亞洲人接觸,5月份採購更改為將樣品寄到唯一沒有疫情的韓國,供各國採購,她既要管理消毒衞生,又需穩定軍心。「沒有生意,我也不能讓員工空等」,她在店內培訓銷售互動,又帶團隊到有陽光的室外場所活動。最困難時她助員工增值,亞太區經過7個月波折,最終仍完成當年預算的業績,是她職業生涯感受最深刻的一役。

鄧婉穎說年輕人面對激烈競爭,應發揮創意,「但要有心態我或會輸,輸了要能站起來。太早贏沒用,沒韌力亦是徒勞。」

【延伸閱讀】 90後創業年賺200萬元 從不要求員工OT 【有片】

【延伸閱讀】做到面癱的Marketing:返工真係會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