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葒:「為學生而登山」的道德光環

親子 16:08 2017/06/28

分享:

登珠峰當然可以是為學生,比如學生病危需錢醫治,老師登珠峰為學生籌了100萬,救回學生一命;比如學生想自殺,老師以登珠峰使學生重燃生存的勇氣,都可以說是為學生而登珠峰。

但即使是這兩種最無可置疑的動機,我們還是會問想那樣做的老師︰「你講笑係嘛?你得唔得㗎?無其他方法咩?」更別說是出於一般和學生說起的承諾,或要樹立「有志者事竟成」的榜樣了(珠峰上那些屍體白骨,正正表明了「有志者事不成」)。

確實,到底有多少老師會以「我會登上珠峰」向學生作承諾和樹立榜樣呢?就算是職業者,登珠峰也是玩命行為,更不用說一介教師了。除非那位老師本身已有很強烈的登珠峰信念,甚至已有相關的訓練吧。

所謂「承諾」和「榜樣」,應不是登珠峰之因,動機主要是教師自己很想去,甚至已經決定要去了。也就是說,就算曾雪紅是一名地產經紀或大廈保安,她還是會去登珠峰的;只是一個地產經紀或保安登上珠峰,傳媒和官員是不會把她說成是為了實現對買樓客的承諾,或是想為九樓C座的順嫂樹立追夢的榜樣。

其實香港第一女性登上珠峰這個壯舉已經「好勁」,集中報道她的登山過程就夠了,勉強要為此加上「為學生而登山」的好教師道德光環,就很尷尬了。近日更有官員說她是追夢的榜樣,就更弄巧反拙,下周再談。

【其他熱話】曾智華公開挑戰吳克儉:請將外遊報告公諸於世

【其他熱話】派成績表的父母百態 母親怒摑兒子叉頸踢肚

【其他熱話】心理學家剖析小學女生課堂上自慰原因

文章刊於《晴報》

《晴報》facebook

撰文 : 陳葒 慈善教育機構「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創辦人‧前中學校長‧青少年及兒童文學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