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倒模人生 27歲港男移居澳洲成大堡礁攝影師

職場 12:24 2017/06/30

分享:

回歸20年,有人選擇回流香港,尋求發展空間;但亦有人因缺乏上流機會,選擇移民他方。

皮膚黝黑的Sunny就是其中一人。2年前,他仍在香港任職平面設計,人工低、工時長、加上工作成果不被尊重,令他決心尋找新衝擊,前往澳洲展開工作假期。

旅途中,他見過藍天碧海、漫天繁星;試過因英語不佳,與當地人難以溝通;遇過黑心老闆,體能幾近耗至極限。但他始終感恩自己當初有出走的勇氣,因為這一次旅程令他找回自己。如今他更成為了當地機構的大堡礁攝影師,每日留在藍天碧海中工作,目前正以僱主擔保的形式申請正式移民澳洲,

我非常感恩當初的決定,來到澳洲後,我覺得自己性格變得更獨立,及比以前懂得處理問題。未來亦會留在澳洲,因為很喜歡這裏的環境,而且在這裏獲得工作能力上的認同。

Sunny於15年成為大堡礁攝影師,其僱主現時正協助他辦理正式移民澳洲的手續。(受訪者提供照片)

在香港看不到前路

Sunny的經歷可能是很多時下青年的寫照。12年副學士畢業後,他就投身平面設計界,工時既長,人工又只得9,000元,連養活自己都不容易。但最令他難受的,還是工作不被尊重。

Sunny解釋,行內部分設計以投標方式進行,有機構提出招標時,多間設計公司就要做出多份半製成品來投標,最後往往是價低者得,「惡性競爭下,設計師做了大量設計,卻得不到應有回報。」

付出大量心力後,工作仍沒滿足感,Sunny不禁反問自己,人生如此下去是否還會快樂?有一日,他午飯時看見窗外天朗氣清,心想很適合去沙灘或郊遊,

但我卻只能留在辦工室工作。我不想未來把至少30年時間放在辦公室上,只有退休時才可以享受大自然。

人只能活一次,與其浪費青春,Sunny選擇跳出舒適圈,尋找新衝擊。他想起中學時曾去過的澳洲柏斯,當地的風景及氣候令他多年來一直想重回舊地。找到了同伴後,他終於在14年3月底起行,來到澳洲展開工作假期。 

假日節目不再是逛商場

留在香港,每日對著的是藍光螢幕;來到澳洲,舉目卻是藍天白雲。Sunny在澳洲的凱恩斯(Cairns)定居,發現這裡的生活模式和香港大不同。其一就是空氣質素比香港好得多,他笑言來澳洲3年,鼻敏感沒有再發作,「都不用隨身帶紙巾,做不了暖男。」

當地的休閒節目以戶外活動為主,Sunny不時都會和朋友上山下海,去潛水或釣魚。(受訪者提供照片)

娛樂節目方面,這裏沒有卡啦OK、溜冰場;戲院及商場亦很少見,但取而代之的卻是更精彩的戶外活動,例如潛水、跳傘、熱氣球、騎馬等;亦可親親大自然,走進熱帶雨林和高原,

所以我們跟朋友假日出去玩,都是想今天出不出海潛水,或上不上山游瀑布。

香港光害嚴重,但在澳洲卻不難發現繁星漫天的畫面。他說,最難忘的是在澳洲綠島上用肉眼看見的滿天星河,

綠島的光害接近零,所以在島上可以好好看,還有每晚都有流星的。每當我看星星時,我都覺得可以接觸到宇宙。

在澳洲綠島,用肉眼就可以看見天上的銀河。受訪者提供照片

即使適應新生活不容易,與英文口音較重的澳洲人溝通困難,要花上一年時間學好英文,又曾遇上黑心僱主,但幸運的是,他找到了夢寐以求的筍工——大堡礁水底攝影師,成為他決心留下的契機。大堡礁攝影師既要潛水拍攝海底世界,亦為顧客拍攝水上活動時的照片,稅後月薪3,600多澳元(約2.1萬港元)。

想看更多有關大堡礁水底攝影師的工作分享,請看【平面設計師出走澳洲 月薪2.1萬任職大堡礁攝影師】。

Sunny很感激自己當初毅然出走的決定,令人生帶來大轉變:

最大的改變是鬥志。打工度假期間遇上的經歷是對鬥志的磨練,每遇一事都加強了我的鬥志來解決將來更難的問題,也明白到只要解決問題,夢想就會實現。

【延伸閱讀】移民新西蘭賺生活質素 邊種職業最易移民新西蘭?【有片】

【延伸閱讀】80後女生移民紐西蘭實錄:工資不高但賺回生活質素

撰文 : 楊俊彥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