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治療師走過的天與地 攀珠峰與死神擦身而過

休閒 12:34 2017/07/20

分享:

有花名「唔准停」的物理治療師吳俊霆(Elton),今年5月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後,沒有停下來的意圖,埋頭苦幹完成了他的《吳俊霆走過的天與地》,趕及在書展出版。

自言20年來,參加過400場以上的比賽,有一半都是拿冠軍,有一半都是玩野外定向,其他還有越野挑戰賽、單車、划艇、跑山、三項鐵人及馬拉松等等。但每個人都有弱點,Elton 也有老貓燒鬚的時候。

最想放棄的一次

有一個名叫Rogaine的長途越野定向比賽,Elton 8 年來都得到香港冠軍,於是去年他代表香港參加澳洲世界賽,但在沙漠就迷失了路。

這個比賽歷時24小時,跑120公里。最初6小時我還有信心可以奪標,但因為在沙漠有全世界最硬的草Spinifex(鬣刺屬),踩上去會好痛,所以要兜路不能走直線,就迷路了。

入夜迷路,Elton雖然見到參加者閃過,但話明比賽就不會有人幫你,結果他用了22小時59分完成賽事,排名58,是冠軍一半的分數,令他覺得太瘀了。

每次比賽都見到多一點真我,今次的失誤,可以說是對技術、對自己的體能判斷錯誤。因此,到今天仍然喜歡比賽,因為無論贏或輸,都可以有反省的機會。

都是因為這些硬草,令Elton在澳洲賽事迷路了,輸得很慘。(圖片被訪者提供)

最嚴重的創傷

又是長途比賽,3日跑100公里,地點在雲南的香格里拉。由於是高原地區(4,200米),因此長期缺氧,Elton形容是喘著氣來跑。

我落山時,由於要躲避其他參加者,因此撞裂了小腿骨。

不過,他形容比賽時是處於高度興奮狀態,忘記傷患,因此第一天拿冠軍,第二天也是,但第三天因有傷患,只能得第二。

比賽完,一停下來,行路就要單腳跳,又或者落樓梯時要雙手扶住。

幸好作為一位物理治療師,他會透過敷冰、拉筋、按摩等去紓緩、減輕傷患。

有農家、黃花,這裏是雲南香格里拉。(圖片被訪者提供)

最不自由的旅程

幾年前的聖誕新年,他就獨自一人駕著露營車,由新西蘭的北島去到南島,總共3,600公里,歷時11天。

每天都要駕車走3、400公里,比香港去廣州還要遠。加上條條直路,還要高速130公里,Elton為免自己睡著,惟有不停吃東西、唱歌、播放強勁音樂,確保「金睛火眼」看著前路。

最初以為自駕遊是自由奔放好relax,原來不是那回事,反而令到人好緊張,睡眠不足是最大的困擾。

許多人來到新西蘭南島這漂亮的粉藍色湖──Pukaki Lake(普卡基湖),都只是拍完照便離開,但Elton就會沿湖踏單車、划艇,一刻都不會停下來。(圖片被訪者提供)

Elton的露營車,陪伴他在新西蘭走了3,600公里。(圖片被訪者提供)

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遊歷了那麼多地方,Elton最難忘的美景在哪裏?還是珠峰。幾年前,首次到達尼泊爾珠峰的基地營(5,364米),就感受到大自然的奧妙,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今年5月終於成功攀上珠峰,但也是Elton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左眼只看到顏色,右眼白晒,其實與盲沒有分別。

這情況是「雪盲」,由於超強風加上雪,吹傷了眼。Elton自言一般人出現「雪盲」,其實是落不到山,但因他爬了20年山,倚靠技術才可以保命。

識跌、識爬、盲了也識打繩結(幾百次),還要摸石也可以感覺到要走甚麼方向。

這完全不是靠僥倖。

在看不見東西的那一刻,Elton就想起自己的父母,亦都是因為這樣,支持他不能就此喪命,令父母傷心。

在零下50度的惡劣環境,坐低都會凍死,何況我盲了,還要趕快落山?!

幸好上山路與落山路是同一條,因此靠記憶,靠雪巴人用繩拉住他,一路一路走下去。

因為身經百戰,Elton縱使在珠峰短暫失明(兩天後才看到東西),也可以自己打繩結 ,與雪巴人一起平安爬落山。(圖片被訪者提供)

不過,珠峰對一般人都很遙遠,但Elton說,每周他放工後,就算好累都會迫自己練跑,由中環經舊山頂道跑上太平山,只是半小時,就發覺反差很大。

本來是繁囂的都市生活,但走上山後卻很寧靜,可以洗滌心靈,思考人生。原來美景也可以唾手可得!

Elton最熟悉的太平山。從山上俯視維港,便會感受到那城市繁囂與山上寧靜的反差。 (圖片被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港人盲目行山意外多 攀山教練:獨行最危險

【延伸閱讀】登珠峰曾燕紅︰每晚與死神擦肩

【延伸閱讀】達人教路登上日本富士山 9月中睇日出最好時機

撰文 : 何小雲 TOPick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