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女藝術家走出妥瑞症陰霾 到死那天不會停止創作

親子 12:31 2017/08/02

分享:

創意何價?在香港以「藝術家」自許,需要不少勇氣。在好多人眼中,藝術和麵包難以共存,畫畫要不是有錢人的玩意兒,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廢青」才夠膽做。面對質疑聲音,有15年畫齡的朱麗晴(Liane)說:

將來收入不穩定我會去打工,但到死那天,我還是會把自己當成藝術家,不會停止創作。

很難想象這位意志堅定、畫功成熟的女生,原來只有19歲。

遺傳妥瑞症 畫畫找到自我價值

兩歲開始接觸畫畫,Liane年紀小小就展現出過人的藝術天賦,但她的成長之路並沒因此變得順坦。6歲時,她被發現遺傳了父親的妥瑞症,會不由自主抽動身體,講話時亦會難以控制地發出奇怪聲響。發病令她無所適從,經常感到緊張、注意力難以集中,導致讀書成績差強人意。

當時好多科目都不及格,唯一是藝術科會拿A*,因爲畫畫不要求百分百專注,過程中可以有千百樣東西在腦海裏轉。

妥瑞症患者難免會強忍徵狀,但自由奔放的畫畫世界像有一股神奇魔力,讓她可以放鬆、靜下心來,

邊畫可以邊想很多事情,然後將心情反映出來,紓解了我無處釋放的能量。

通過飲食調理,患者長大後徵狀會逐漸減少,但她憶述發病高峰期,曾感到很自卑、完全沒自信心。經歷一段學業、甚至交朋友方面都深受打擊的日子,她慶幸能從畫畫找到自己的價值。

別人對她作品的讚賞、鼓勵,在她心裏悄悄堆成一座信心的小山丘:「原來,我是可以的。」

細心欣賞Liane的作品,可以看見她成長的痕跡。(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焦慮和壓力找到出口,對她來説最重要的,不是不必再害怕別人投來的異樣眼光,而是她不再否定自己。

接受自己讀書注定要比別人付出更多,一般人用一天溫習完,我就提早一個星期開始。

具天賦的藝術之途,抑或格外吃力的升學之路,她同樣以努力灌溉。除了應付傳統學校的課業,她還會利用周末、暑假修讀藝術課程。

要很感謝我的父母,沒有一味要求我讀好書。他們說既然你藝術方面表現好,那就要加把勁做到最好。

如今她順利升上大學,作品更在巴黎羅浮宮藝術展、紐約藝術博覽會等嶄露頭角。一路走來不容易,教她更珍惜「藝術家」這身份。

擁抱不完美 誠實面對自己

18歲前,她不敢稱自己為藝術家,因爲仍在學習,有時會參考別人的風格,也很容易被別人看法影響;直至她慢慢領悟到,藝術不是求成果絢麗奪目,而是作者是否「懂得接受自己」。

許多著名的藝術家都是坦蕩蕩的,毫不保留自己殘酷、掙扎的一面。像畢加索,連有小三都會畫出來。

藝術的哲理,讓她曉得誠實面對生命中的不完美,現在她畫的都是親身感受,坦白表達自己的故事,不刻意隱藏、也不怕被指指點點。

小時候我的畫色彩繽紛,但現在習慣先塗上黑色作爲底色,因為覺得即使世界不完美,還是能有希望、有值得發掘的美好。

「FORGIVE & EMBRACE」是她的最新作品之一。(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她多年前就改掉用「擦膠」的習慣,畫錯了不能改,只能想辦法「把錯變成美」。Every mistake is beautiful,跟人生一樣,她擁抱曾不願多提的病和過去,將它們化作養分,讓畫板上的花朵綻放得艷麗,而又真實。

首參與藝術展 成全場最年輕畫家

去年的紐約藝術博覽會是Liane的「處女秀」,她報名時沒填年齡,獲邀參展才被發現是全場最年輕的畫家。她用作品證明藝術不分年齡大小,成熟不代表有資格,年青也不是資本,作者的自尊自重才緊要。

人有時會看小自己,覺得到某個時刻,才能做某些事情,但不做怎麽知道自己不行。

勇於一試,讓她首次體會到不只是「鼓勵性質」的欣賞;陌生人花六千元買下她的作品,像是為她打了一支強心針,讓10歲就跟隨父母在海外生活的她,決定獨自回港升學,讓夢想在自己的地方扎根。

小工作室蘊含大理想

五月舉辦的香港Affordable Art Fair,是她首次在香港參與的展覽;現在柏寧酒店Ebb&Flow 大堂酒廊的Artist Playground 亦能看見她的作品。她坦言在香港搞藝術,最大的困難是身份認同,別人常會說:「你是藝術家,然後呢?」言下之意,對創意、技巧、閲歷都有相當要求的身份,似乎連一份普通朝九晚五的辦公室工作都比不上。

然而,「悲觀」的現實,是對毅力更好的考驗。年初她寫了一份計劃書給爸媽,希望能開一間工作室。

囡你去啦,加油!

一句話,讓有點忐忑的她決心「搏盡」,找了個150呎的小單位,離家不遠,「最開心可以畫到好夜」。

她在Affordable Art Fair賣出四幅作品,每幅售價介於一萬至一萬三千元,全投放回工作室裏。夢想多了租金的重量,並不只為證明「藝術無價」。有別於搞藝術「特立獨行」的刻板印象,她深明把藝術當成職業單靠熱情不夠,也需要理性地經營,因此成立工作室更多是爲了建立形象和人脈,從而得到更多被看見的機會。

香港舊區街景,讓Liane找到不少創作靈感。(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近來,她與名設計師何國鉦、Arte Madrid珠寶品牌等合作,以香港舊社區作爲背景,用影片記錄下她身穿白色高貴禮服創作的時刻。畫畫讓她越來越受關注,同時她也想出一分力,表達出創作不該只以金錢衡量成果;試著去感受過程中作者對香港的情懷,一起發現香港的特色和美,或許會有意外驚喜——這個城市並非容不下藝術。

在這裡畫畫,也能很優雅、很高尚。

不怕九點堂 兼顧學業需犧牲

還是大學生的她學業、創作兩頭忙,犧牲不少玩樂時間,卻也慶幸能及早找到目標,「可以在別人玩的時候,把時間放在自己想完成的理想,也很好啊。」

她盡量選修大學生最怕的「九點堂」,因爲

如果12點上課,容易賴床到11點多才起來,浪費不少時間。逼自己早點起床去上課,下課後到工作室,每天能有多些時間畫畫。

天賦是上天的禮物,懂得珍惜的人才能發光發熱。她有感總有人比自己更有天分,所以從不敢鬆懈。難免會有累、想放棄的時候,她回想一路以來都無怨無悔,支持、相信她每個決定的父母,也會提醒自己:

明明上個禮拜還那麽喜歡的事,怎麽能今天就放棄呢?

【其他熱話】狀元棄投行轉投藝術治療:滿足他人期望是浪費時間

【其他熱話】用畫筆記錄空少生活 「空中飛傭」的機上奇遇記

【其他熱話】爸爸給孩子的心裡話:不要讓讀書考試成為你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