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棄做律師 夥76歲舅公創業做海參研究

職場 17:24 2017/08/14

分享:

80後棄做律師,成為有75年歷史的上環海味店第4代傳人,投資7位數字,與舅公共組生物科技公司,利用香港作為全球最大海參集散地的優勢,將澀味海參研製成膠囊。該公司近日獲創新科技署補貼4成研究費用,正計劃進駐科學園,深化研究,冀可以其經驗,帶動其他傳統行業一起「再工業化」。

位於上環的海味店安興號,5年前迎來第4代傳人。80後薛志威(Victor)原是律師,負責企業融資,2012年辭職後回歸家族生意,認為政府鼓勵創新科技,冀傳統行業可以「再工業化」,決定與舅公馮榮立「拍住上」,用二人名義,成立生物科技公司,「舅公叫阿立,我叫阿威,所以就叫立威生物科技公司」,在店內一隅開始做海參研究。

Victor指,歐美及日本等地有不少關於海參健康價值的科研,但通常只能夠研究當地出產的海參,直言香港作為全球最大海參集散地,本應具有優勢,卻一直只做買賣、做生意,未考慮做科研。

透過一間已進駐科技園的生物科技公司創辦人穿針引線,Victor與香港大學醫學院取得聯繫,委託對方做研究。有逾30年買賣海參經驗、年近八旬的舅公馮榮立表示,一般港人喜愛食用的海參都容易入口,反而大部分澀味海參,含有對人體細胞有正面影響的皂苷成分會較高,經過篩選後,將十多種海參交予醫學院,以活癌細胞做實驗,提取海參的總皂苷,觀察它們對癌細胞的影響。Victor透露,該海參研究主要涵蓋食道癌及肝癌。 

研究發現,某3款海參特別有效抑制癌細胞生長,惟皂苷成分愈高,不等於愈有效,「海參的皂苷只是一個統稱,海參有其他compound(混合物),其實哪款混合物最有效,到現在仍不知道」。他指港大亦有意申請研究資助,再深入了解。

受研究結果影響,Victor將3款海參製成保健膠囊,標榜香港生產、香港製造,交由全資附屬於中文大學的香港生物科技研究院負責生產。他強調過程中沒有化學提取,不是從海參中抽取皂苷,而是經過清潔、消毒,將原條海參放入膠囊中。他透露已投資7位數字做海參研究,其中6位數的資金用於研發,又指自己已申請進駐科學園,冀可吸納更多專業的生物科技研究人才。

80後小伙子遇上即將80歲的舅公,兩代攜手創業,難免火花四濺。(陳偉英攝)

80後小伙子遇上即將80歲的舅公,兩代攜手創業,難免火花四濺。

馮榮立表示,Victor執掌家業之初,對海參零認識,「我說什麼他都聽不入耳,初時他亦非常反對將海參做成膠囊」,但自己時會將香港與鄰近地方比較,認為本港作為最大集散地,不應如此「輸蝕」。

馮認為,自己不是再創業,「活到這把年紀,可以『搵兩餐晏仔』已經心足」,卻一直希望年輕人可以幫忙,活化老行業,找到新出路。

至於為何認為海參如此有利健康?舅公指,自己從事海味業多年,發現海參從不生蟲,」其他鮑魚、燕窩、魚翅都會生蟲,但海參從來不會,對人體一定有益!」

馮榮立認為,本港作為最大集散地,做海參研究會有優勢,不應如此「輸蝕」。(陳偉英攝)

Victor立刻接話,笑指舅公是感性先行,靠經驗話事,但以往自己做律師,凡事講證據、要白紙黑字,形容「每日都有好多火花!」如何化解矛盾呢?「通常會有客人打電話來、或者走進店內和我們吹水,然後就解決了。」

他又笑言,以往自己辦公環境優越,「有秘書沖咖啡、有trainee(實習生)跟我」,現時下班後往往帶著濃烈的海味味,

有次放工成身都係味,手裡提著用膠袋裝著的波鞋,有位師奶一入𨋢,話你條鹹魚好靚喎!

一路走來,他漸漸愛上這份新工,享受午飯時間可與員工在店內溫馨共膳,又可到世界各地收海參、買鮑魚,感受不同文化,「中東人宗教信仰好強,日本真的好先進,做事認真程度高,澳洲對保養則非常嚴謹」。

棄做律師,執掌家業,Victor到世界各地收海參、買鮑魚,反而大開眼界。(由受訪者提供)

Victor亦分享海味老店的日常:安興號有兩層,地下為批發倉,擺滿海味,一樓則是門市,每日8點前就會開店,買手會有一包包海味,拿著算盤與批發商討價還價,10點後就較安靜,可做零售生意,或專注做生物科技公司相關工作。Victor留意到,海味街不少老字號都想盡辦法創新,「其實大家都有第二代,大家都不是死板的人,以前用書信,現在會用微信(WeChat)」。

意想不到的是,海參膠囊的第一個買家,竟是安興號中東及非洲的合作夥伴,「他們一年為安興號供應幾百噸海參,但他們從來不吃,因不懂烹調。我曾寄過食譜給他們,還是不懂處理」,後來這些夥伴得悉他們將海參製成膠囊,立刻表示要「試食」,成為他們首張訂單,「原來寄東西去中東好快,兩日就收到」。

【其他熱話】銀行加假又如何?90後不要OT寧減薪打政府工

【其他熱話】最忙白宮顧問 美國第一千金Ivanka Trump 創千萬元時裝王國

【其他熱話】80後會計轉戰教育創「移動課室」 啟發孩子自主出路

【其他熱話】老屎忽 VS 奴隸獸 辦公室的天與地

撰文 : 洪寶瑩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