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鑑證科蒐證破案如尋寶 鑑證百寶箱曝光

社會 00:01 2017/09/18

分享:

鑑證科人員的工具箱內有套取指模、採集DNA及文書紀錄工具。

盡管戲劇中的鑑證科人員套取指模後,交電腦掃瞄對比後隨即會出現近乎百分百的吻合結果,但警方鑑證科支援課總督察胡超峰接受訪問時透露,電腦比對指模只有9成準確,他們仍要在已收窄的範圍內作人手比對,找出真兇。有鑑證科人員坦言,靠自己經驗在現場蒐證「猶如尋寶一樣」,挑戰性及滿充感更大。

警方鑑證科支援課總督察胡超峰(左二)表示,電腦比對指模只有90%準確,故電腦一般找出數十個相似的指模後,鑑證科人員仍要以人手比對。圖左起為鑑證科罪案現場課警長黃政維、攝影課署理警長吳少忠及罪案現場課警長吳重錦。(車耀開攝)

警方鑑證科自1904年起提供指模蒐證服務,被形容是「百年老店」;隨著科技發展,鑑證科於2011年引入美國製造的tracer鑑證激光系統,除了以傳統指模粉及指模掃套取指模外,亦可靠激光照射拍攝案發現場的指模,再與指模庫內百多萬有定罪紀錄人士的指模對比,最快3小時有結果。

胡超峰表示,電腦比對指模只有90%準確,故電腦一般找出數十個相似的指模後,鑑證科人員仍要以人手比對,有時電腦認為最相似的指模反而並非真正疑犯。

鑑證科人員利用激光法證指模系統尋找指模,以進行鑑證。(警方提供相片)

鑑證科於2011年引入美國製造的tracer鑑證激光系統,以激光照射拍攝案發現場的指模,再跟指模庫對比,最快3小時有結果。(車耀開攝)

鑑證科目前約有200人,除了在現場蒐證的「罪案現場課」負責套取指模及採集DNA樣本外,亦有實驗室、人手比對指模及電腦輔助鑑證指模等後勤支援組別,而罪案現場、法醫就死因有可疑案件的遺體解剖過程、及重大案件的案情重組等拍攝工作亦由鑑證科人員負責。

而鑑證科人員的工具箱內有套取指模、採集DNA及文書紀錄工具,而不同的罪案現場或物件亦要使用不同的指模粉與指模掃,如鋁粉及纖維掃多用於如玻璃、枱、牆等光滑平面,而物件較粗糙,如有較深木紋的表面,則以磁粉及磁筆顯現指模,如在遊艇等全濕表面套取指模,則要噴上濕粉顯現指模,又會以熱能槍揮發車霧水後,再套取指模等。

鑑證科人員的工具箱內有套取指模、採集DNA及文書紀錄工具。(警方提供相片)

胡超峰表示,雖然下雨不一定不能套取指模,但證據仍有機會被沖走,故人員會先將物件搬到有蓋的地方,或搭帳篷後才採集證據。

在警隊任職35年、加入鑑證科已達29年的鑑證科罪案現場課警長黃政維憶述,96年曾處理一宗年老夫婦在村屋被殺案,當時身在2樓的兒子聽到聲響後欲下樓查看,但被黑衣人追斬被迫反鎖自己在房間,及後已發現父母雙雙被殺報警,惟屋內並無被搜掠的痕跡,黃政維最終在通往另一間村屋的鐵門手柄套取到疑兇的指模,經對比後證實是曾經來港的非法入境者,相信他欲爆竊時被發現而狠下毒手。

一旦有大型意外或災難,鑑證科人員亦要配合法醫及政府化驗所人員等工作;雖然在鑑證科工作逾7年的鑑證科攝影課署理警長吳少忠曾處理很多案件,但每次見到小朋友的遺體仍然感到心悒,南丫海難後他連續2天到殮房拍攝見到不少兒童的遺體,份外心痛;數年前一名連臍帶的初生嬰兒被紅色背心袋纏頸被棄置垃圾筒,他亦很感觸:慨歎他們只在這個世界逗留很短時間便要離開。

本身是CID出身的鑑證科罪案現場課警長吳重錦坦言,以往一般查案都由上司指揮,「叫做乜就做乜」,但鑑證科人員則要靠自己的經驗在現場蒐證,他形容「猶如尋寶一樣」,挑戰性更大,當他們套取的指模能成功協助破案,滿充感亦更大。

2013年大角咀發生肢解父母案,鑑證科人員在案發現場的大門旁牆壁找到兇手的掌紋。(警方提供相片)

2013年大角咀發生肢解父母案,鑑證科人員在案發現場的大門旁牆壁找到兇手的掌紋。(警方提供)

鑑證科每隔1、2年便有不定期的內部招募,招募在職有搜證經驗的同事,除了考慮其平日工作表現、是否持有生命科學相關學位及對指模科技熱衷程度等外,亦要考眼力,要從60至70幅圖找不同之處;如要成為法庭接納的指模專家證人至少要受訓5年。

警務人員通過能力傾向測試及面試後,便要接受為期8周的初級班訓練,學習指模課及實驗室預備課等,考試合格後便會被調派到鑑證科不同組別工作及接受在職訓練;3年後如工作表現理想則可參與中級課程訓練,合資格者會再被挑選參與高級指模課程,通過考核及升為警長級或以上者便可成為指模專家。

另外,由於鑑證科部分案件仍以菲林相機拍攝所套取的指模證據,故設有黑房沖曬,故特別攝影師及處理文書職務的文職人員並非警務人員,而循一般政府文職系程序招聘。

【延伸閱讀】指模專家證人  至少受訓5年

【延伸閱讀】警方DNA鑑證確定 九龍灣橋底姦劫案拉人無誤

【延伸閱讀】全新少年警訊中心率先睇   模擬罪案室學做警察【有片】

【延伸閱讀】南亞裔90後完警察夢  以笑容化解隔膜【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