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 X 甄子丹:成功全憑積極和努力【有片】

休閒 11:35 2017/09/29

分享:

(攝影:陳偉能)

劉德華和甄子丹兩位巨星,首次合作《追龍》,重演60年代梟雄跛豪和雷洛傳奇。講到做人處世,他們雖認同「生死有命,富貴由天」,惟人亦可憑信念獲取成就,努力正是成功的不二法門。

劉:劉德華   甄:甄子丹 記:記者

記:甄子丹曾經說過,《追龍》是你最後一次演反派,為甚麼?

甄:我不是抗拒反派,以前《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也演過反派。但今次是根據真實人物改編的近代戲,拍攝時感受到這戲帶來的壓力,令我產生(負面)氣場,我不鍾意將這份氣場帶回家。我落粧後會脫離角色,不想把角色戾氣帶去面對子女和太太,所以今後不想再演這類殺氣重的角色。

可能近幾年年紀大,加上我是family man,希望多拍些令人開心、勵志的戲。

《追龍》著重描寫雷洛與跛豪的情誼。(電影劇照)

記:華仔相隔20年再演同一角色,有何感受?

劉:只是剛好接到此角色,想嘗試一下。以前我演得比較形象化、表面一些,今次可以看到雷洛的內心、考慮如何平衡黑白世界。我以較內斂的方法演繹,讓觀眾感受到再強的人,也要為某些事放下一些東西。

記:現實中,華仔也是老闆級數,會考慮作出不同平衡嗎?

劉:每個人都應如此,等如子丹要平衡家庭和工作。20多年前的我,只是看到(雷洛的)一面,不是角色變了,是因為劉德華長大了,看到角色更深層一面。

丹爺可能是電影上最打得的跛豪,不過今次最考起他的,是要應付大量潮州話對白(因角色是潮州人),並找了專人來教導。

去片聽兩巨星訪問,丹爺還示範潮州話:

劉:我佩服子丹,當年演雷洛應該也是講潮州話,可惜我練不到。

甄:我做人有個哲學,就是問自己「我得唔得?」這是第一個階段。第二個階段是「我相信自己得」。第三個階段是「我要得」,這是最痛苦階段,如何「我要得」?就要找不同的方法。

華仔傷癒後狀態不俗。(攝影:陳偉能)

記:學潮州話有何難忘之處?

甄:由決定演這套片,便不斷思考如何演,講潮州話是其中一個方法。我研究過呂哥(呂良偉)當年演這角色,他沒有用潮州話,今次用就會有新鮮感,也配合角色。

跛豪是汕頭市達濠人,我去了當地體驗生活,發現潮州話在不同地方,高低音也有不同,所以不斷重複去練,好像一個「兄」字便講了幾百次。過程不容易,如果over了,很易變成搞笑,所以每天要修正演法,就算配音時,聲綫或高或低,都要不斷去練。

丹爺希望日後多拍開心電影。(攝影:陳偉能)

不信生死有命

戲中跛豪曾試過逆天抗命,惟最終體會「生死有命,富貴由天」,劉德華和甄子丹,雖明白命裏有時,但很多事情還是需靠自己爭取。

甄:自己有很多想法,與今次演的角色(跛豪)人生觀不同。我比較積極和進取,不相信富貴由天,當然很多事是上天安排,但你不去努力,就算機會來到、安排了給你,也未必掌握到。

劉:正如子丹說,難道(富貴由天)甚麼也不用做?無疑是生死有命,大家知道驗一下DNA,大約可以知自己(活到)幾多歲,難道知道便算?如果驗到你還有兩年命便由得它?

我相信「生死有命,富貴由天」,但當我們對自己生死、對自己健康着緊,又會有分別,可能你會活到59歲到60歲之間,如果努力些結果便可活到60歲,多一天就多一天,富貴也是如此道理。

華仔笑道可能是攝製隊唯一見過九龍城寨真貌的人。(電影劇照)

化粧:諺瞳‧小白(甄子丹)、LAI(劉德華)

髮型:Jacky Leung @ IL Colpo PP(甄子丹)、LAI(劉德華)

造型:Olivia(劉德華)

【延伸閱讀】劉德華5歲囡囡送自製Dear Andy生日卡 「冧爆」華仔爸爸

【延伸閱讀】那些年的五虎將 劉德華梁朝偉一起走過的日子

【延伸閱讀】甄子丹為家人接演星戰 愛家男人真‧最強【有片】

【延伸閱讀】電影界3大動作片男星 銀幕背後的鐵漢柔情  

撰文 : 陳家昌 TOPick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