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廣東話的Ben Sir 打破媒體框框【有片】

職場 12:19 2017/10/03

分享:

「大家常常說空間窄,我現在用自己做實驗去試它!」人稱Ben Sir的歐陽偉豪說。這位前中大中文系高級講師去年突然爆紅,曝光率高過不少藝人,一切源於他在電視節目中教授粗口。他喜歡踩界,電視台審查部見他就怕,但偏偏他的叫座力,令電視台難以抗拒。

上月起,Ben Sir正式脫離大學,全心發展娛樂事業,

(媒體)多框框,就要我們這麼癲的人去打破!

去年3月,無綫節目《男人食堂》其中一個環節「粗口學堂」找來Ben Sir擔任「老師」,他在節目中大玩粗口諧音。

粗口教學 釋放自己

機智的對白,加上惹笑演出,令片段在網上瘋傳。這次演出,令Ben Sir的人生路大大擴闊。3個月後,他為幸福胃的素拍了人生第一個商業廣告,之後廣告商蜂擁而至。電視台亦為他開了兩個以他命名的節目,他更試過開Show做棟篤笑和拍電影。

粗口段片,才真的是做到自己想做的,將真正的自己釋放出來!

Ben Sir以學者身份拍電視節目,已有不少日子,由11年前的《最緊要正字》到近年的《學是學非》。

初初整個中文系一起做,當社會服務,我都好正經,後來一路做下去,沒辦法了!

他慢慢開始露出本性,在《學是學非》中,他開始扮演各種人物:葉問、加利略,連IQ博士他也扮過,最後到了《男人食堂》的粗口教學,Ben Sir終於原形畢露。

新舊互動 突破限制

Ben Sir的Facebook有7.7萬粉絲,大家除了喜歡看他那有點周星馳味道的「無厘頭」風格、學者放下身段扮鬼扮馬的惹笑,同時也會讚好他批評時政的貼文。

我有時寫嘢好鬼激,搞笑、或者批評建制,都幾激,特別是早幾年佔中,我上過大台(佔中者的講台)幾次。

他不怕敏感,反而覺得自己性格鮮明,粉絲喜歡,也對製作人和廣告商有吸引力。

(媒體)多框框,就要我們這麼癲的人去打破。例如大台(無綫電視)有個審查部,每次我們的稿都好像跟他們作對似的,他要守住一些界,我們要去踩界,這些互動,可以探討電視台講粗口的空間。如果不衝擊,大家綁住,會愈來愈窄。

大家常常說空間窄,我現在用自己做實驗去試它……別人覺得危險自然會拉你回來。這也是你的自信。很多時有權力的人沒有限制你,你卻自己限制自己。

這種用自己做實驗去爭取空間的精神,Ben Sir也貫徹在其他方面。例如守護廣東話,他用廣東話和租客立租約,又叫大學生去重考DSE中文科,用廣東話作文,背後理念是,當租約效力得到承認、作文成績不錯,就能向人證明,廣東話有用在正式文書的地位。

他說,很多人怕敏感,因它牽涉到怎去處理底綫的技巧,而他正正喜歡玩這些技巧,

例如我玩粗口,不是用來罵人,而是講解,我在大學玩得更放,所以我知在電視也可以。

他批評建制,也不會罵人,「我純粹拿一些他們說的句子,分析有沒有語言偽術。好好彩,至今沒有人給說話我聽,大學也沒有,又有電視做。」

跳出大學 全職娛人

雖然言語沒得罪人,不過身為學者拍這麼多商業廣告,卻引來一些人不滿,9月開始,Ben Sir不再做大學講師。

大學沒意見,外面的人有意見,寫信去大學投訴。我也不想大學難做,剛好今年合約完,就決定不再續約。

他今後將全職繼續拍電視、電影、廣告。「之前都嘗試停過,安份守己。但這些引誘、這些機會不是常常有,之後就繼續接下去。跳出來當然要冒險,做老師,常常叫學生冒下險,自己也要冒下險。」

無論在大學內還是大學外,Ben Sir都希望用他對語言的熱誠去影響人,他說:

教書和娛樂,其實兩樣都是表演,對住20人和200人,對住同學精靈的眼晴,和對住精靈的鏡頭,都是一樣。

【延伸閱讀】Ben Sir粗口書被列不雅 出版社覆核駁回

【延伸閱讀】廣東話識講唔識寫?Ben Sir教你寫「俹簁」「娿哿」

【延伸閱讀】粗口值何價?飛機上講粗口要罰幾多錢?

全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收費閱讀)

標題經TOPick修改,原題為『Ben Sir「顛」覆傳統 挑戰媒體框框 踩界爭取空間 「教書和娛樂同是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