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魔來襲不怨天尤人 末期患者:別問為甚麼是自己

健康 17:37 2017/10/13

分享:

「不要問生命還剩下多少時間,我們活著是有盼望,帶病生活是可以的,不要被懼怕打敗。」末期腸癌患者朗恩說,她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還剩多少時間,但希望將患癌的經歷輯錄成書,給其他人一個鼓勵。

當癌症突然來襲,你的反應會是怨天尤人?自怨自艾?還是積極的面對?朗恩生於小康之家,婚後有老公疼愛,可以在家專心照顧女兒,一家三口樂也融融,是幸福家庭的模範。原以為可以一直這樣生活下去的她,在2017年初,經歷人生的巨變-患癌,還要一發現已經是末期。

自始,她的生命變得不一樣。

從小比較瘦弱的她,一向體弱多病,她說,年輕的時候已經經常肚瀉,但不以為然,以為自己只是腸胃不好。

直到今年初,她身體一直不適,加上兩個月內一直大便出血,故去醫院做檢查。

但當時醫生說問題不大,情況不緊急,著我回家休息,所以我很興奮,以為自己無事。

她沒想到這個原來是患癌的開始,

由於以前懷孕的時候有過內痔瘡,故以為這次只是痔瘡復發。所以我們都沒有特別害怕。

直到大便出血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她經朋友介紹,再去找其他的腸胃科醫生檢查。

她的丈夫偉雄憶述:「那時候一照超聲波已經說她的肝有陰影,但由於腫瘤也有分良性、惡性,醫生叫我們不用太擔心,先檢查清楚。有可能是水泡。」

那時候,他們都認為,遇到甚麼病都好,只要乖乖看醫生、定時食藥及復診,就會無事。

突如其來的患癌消息 令丈夫情緒崩潰

五月的時候,偉雄陪朗恩到私家醫院照腸胃鏡,偉雄一直在外面等消息,突然醫生致電他說:

你太太的乙結腸有腫瘤,已經阻塞了腸道的三分之二,現時擔心肝那些陰影都是癌症的轉移。

偉雄當下非常震驚,因為他沒想過太太會患有重病,令到他的一時失去方向,忍不住流淚,需要致電牧師,尋求安慰。朗恩在檢查後得知自己患癌,但她說,當時內心沒有太大的擔憂,一直都覺得很平安。

受訪者提供

她一直都抱持積極的態度,在一知道患腸癌後,她翌日立即做了一個詳細的全身檢查,以知道癌症有沒有轉移到身體的其他部位。最後發現肝臟的陰影亦都是癌症,有三顆大約3-5cm的腫瘤:

很感恩,因為腫瘤全都在右邊,沒有分散,開刀都會比較容易。

那時候,醫生說要一次過把身上的腫瘤切除,就是肝臟和腸的手術一起做。但你見我這麼瘦弱,我也擔心身體負荷不到。

她說,當時幸得教會的傳道人介紹一位醫生給她:

那位醫生當時說,不建議兩個手術一起做,因為我的磅數太輕,怕身體承受不了,建議要先作腸手術,下次再作肝手術。

那時候朗恩對於治療有十足的信心,在五月初進行第一次手術,那時候醫生說手術要做四至五個小時,但偉雄憶述,兩小時就完成手術,醫生出來時還說:

「手術做得好完美。」

手術令自己害怕

手術後朗恩需要大量的時間去回復身體,但身體的反應令她十分痛苦:

一開始要吊鹽水,不停嘔吐,傷口極疼痛,又發炎。要插導尿管,連去廁所都要別人扶。吃東西又只能進食粥水,又食很多抗生素,頭又好暈。每天只能睡2小時,每晚都很想睡,但睡不著。嘔出黑色、綠色的物體,但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她說,醫生當時好有信心地說,休息5至10天就可以出院,但醫生很多時候不懂控制痛症,最後她在醫院足足住了19天。有了這次的手術經驗,令朗恩十分害怕下次的肝手術,很擔心自己的身體復元進度,令到她的情緒不穩,更一度想過放棄不做。

第一次手術後,個人很抑鬱,很抗拒再有下次手術。 因為知道第二次手術更重大,開刀範圍更廣,又要與女兒分開多天。

那時候到公立醫院排期做肝手術,等做手術的日子,背部像是壓到神經線般疼痛,腫瘤科醫生更以為是肝臟的腫瘤變大而壓到神經線。

輾轉之下,在六月底朗恩認識到善寧會,她立即去見了紓緩科林醫生:

他很細心的叫我做些動作,又將全身逐一按壓,細心問我按壓的地方痛不痛,以了解多點我的痛症。

經林醫生的治療後,原來只是慢性肌肉勞損,搽藥膏,服食消炎藥就可以。朗恩說,那時候睡眠質素有好轉,由每天只睡到1至2小時,到每天可睡4、5小時。同日她亦收到通知,說肝手術可以在7月進行。朗恩本來以為要這次要住院更長時間,但肝手術後,她只在公立醫院住了9日。

由於公立醫院的床位不足,加上朗恩的女兒不能到病房探望她,她經親友的介紹下,轉到善寧會的紓緩病房休養身體。

她指,當時在公立醫院的環境擠迫,附近又有很多不同的病人令自己不能好好休息。

善寧會的環境清靜,可以自己一間病房休息,又定時有護士照料。我試過在醫院由於太痛,故按鈴叫護士給藥我吃,但由於他們夜間只有一位醫生當值,最後等了七個小時才可以服藥。

她很體會到公立醫院的人手不足,所以她沒有責怪公立醫院的支援不足,但她形容善寧會就像她的第二個家。

患癌令自己學懂放手

當初知道患癌後,私家醫生曾經告訴朗恩她只剩1年命,有醫生更一度指,她只剩3個月命。

我那時真的哭了,因為我當時傷口仍然很疼痛,想見很多人,又想寫字,但全部都無法做到。

以前的她對於照顧女兒是親力親為的,從來都不會假手於人,所以他們家也沒有聘請外傭。但因為患癌,要入院做手術,開始要放手給親友照顧。

起初,朗恩還希望丈夫可以一手包辦女兒的生活所有。但她後來發現,其實自己患病,丈夫比自己更辛苦:

其實他又要上班,又要照顧我,又要照顧女兒,以及其他親友的情緒,我叫他放鬆一下,他卻說「我哪有時間去其他地方」。

看到丈夫的辛苦,她決定放手,讓媽媽及奶奶去照顧女兒。

出了院,又離開善寧會後,跟老公終於可以出街、「拍下拖」。不再是在醫院日夜相對,以及又不用忙於照顧女兒,患病反而令他們兩個的感情更深。

面對患癌:從不問究竟

看到朗恩的樂觀,都禁不住問,為甚麼她可以捱到患癌以來的種種辛酸。她笑說:

是女兒和上帝令我堅持。

受訪者提供

她說,面對患癌,最忌問「為甚麼會是我」。

患癌以來我一直都沒有問為甚麼,不是我厲害我不去問,而是上帝令我沒有問。

不要問為什麼,比如生命還剩下多少時間,我們活著是有盼望 。

她說,一見到親友問為甚麼這個問題,情緒就崩潰。所以她亦都希望跟其他的患者說,不要問為甚麼是自己,因為沒有答案的。

很多癌症患者都覺得生命失去希望,但朗恩患癌後,不但沒有自怨自艾,

死亡不過是生命一部分,也是每個人必經階段,縱有不捨,但我已經完全接受它是會發生。

還積極面對人生,過好每一天,現在還以過來人的身分去鼓勵其他病患,做到真正的以生命影響生命。

 

【延伸閲讀】醫生曾說只剩3個月命 末期腸癌患者丈夫:你不是孤單一人

【延伸閲讀】結伴走過患病路 未婚夫在病房套上婚戒

【延伸閲讀】與罕見病打一場狠仗 輸120包血的老師:想大家笑看痛苦

撰文 : 呂珈誼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