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的》主創拆解謎團 編審:半夜改稿都寒一寒

休閒消費 16:07 2017/11/16

分享:

《降魔的》成台慶劇,連《降魔的》監製方駿釗及編審羅佩清也說「發夢都沒諗過」。他們最初只抱做實驗的心態拍《降魔的》,測試觀眾接受靈異劇的程度。

結果,由首集播出起,網上已有不少讚賞,到了第11、12、13集,講述馬季終與30多年前葬身麵檔大火的父母(金剛、阮小儀飾)相認,觀眾更為感動,令劇集成熱話。

馬季(馬國明飾)與30多年前葬身大火的父母(金剛、阮小儀飾)相認,令觀眾動容。

金剛與小儀茫然不知自己已死,盡得印度籍導演禮切沙也馬蘭一鳴驚人作《鬼眼》(The Sixth Sense)精髓。監製方駿釗與編審羅佩清都推崇這齣經典鬼片,指《鬼眼》的震撼,因完全顛覆了觀眾的想像。

據羅佩清說,《降魔的》劇情發展至中段,也出現愈來愈多顛覆觀眾想像的情節。

頭兩星期用循序漸進式加多些靈異味道,讓觀眾食慣後慢慢加辣,否則一開始便因太恐怖而嚇驚觀眾即刻熄電視,那就實驗失敗。

第3星期開始講『異空間』,指人分辨不到真實空間與異空間,就似西貢的結界傳聞或莊周夢蝶,對這一刻身處時空是否真實也存疑。這不是畫面的恐怖,是意識上的恐怖,我半夜改稿時都寒一寒。

【延伸閱讀】睇AV的貼地男神馬國明 《降魔的》的士佬如何煉成

實驗成功

話說《降魔的》是TVB首部經「重重有賞」計劃而衍生的劇集,由員工提供原創故事,跟過往「由老細賜蹺」做法有別,羅佩清談創作緣起:

今次是由下而上,Loewe(李松年,任職TVB節目部品牌傳播科副策劃)先有『的士佬捉鬼』的簡單概念,交給杜生(TVB節目及製作副總經理杜之克),他睇完覺得幾得意,認為可以一雞兩味,先拍較年輕的網劇(《降魔的番外篇-首部曲》),再叫我們創作另一套drama。

《降魔的》是我剛升為編審後的第一套劇集,杜生叫我天馬行空些、起用多些新人。

(左起)《降魔的》故事原創者李松年、編審羅佩清、監製方駿釗。(陳智良 攝)

TVB的靈異劇一向有市場,如上世紀的《逐個捉》、《飛越十八層》,到近年的《鬼同你OT》、《一屋老友記》等,方駿釗說《降魔的》另走蹊徑:

很多鬼片都是一見到鬼就要『收服』它們,其實它們不離開世上總有其原因,今次我們選用較soft的方法,擺渡它們到另一個目的地。

羅佩清解釋:

杜生講過TVB較固守,常拍傳統劇種,今次要給觀眾及公司知道可以作多方面嘗試,《降魔的》就是要做實驗摸索觀眾口味與接受能力。

方駿釗笑說:

劇集臨出街才知被安排為台慶劇,可能因CG剛做好又碰正台慶月,過往又少這類劇種做台慶劇,所以公司都想做實驗。

【延伸閱讀】《降魔的》馬國明vs《踩過界》王浩信 視帝花落誰家?

正義覺醒

試問誰能未覺醒?監製與編審皆認為馬季就是香港人的縮影,像他也像你和我。羅佩清指,該劇主旨就是講人心覺醒:

馬季不肯立刻承擔有靈力可驅鬼這件事,拒絕降魔的原因是仍然有很多牽掛;就像香港人見到身邊有不平事發生,都未必會即刻挺身而出。降魔是沒bonus及人工收又危險,為何一個的士佬要背負這偉大使命?

這正反映了現實中,有很多人有能力做好多好人好事,是否願意做及如何做抉擇才是問題,羅佩清續稱:

這都是好現實、貼地的問題。馬季是於俗世中邊降魔邊修行,由靈力最初處於混沌無知的狀態,慢慢發覺每件事原來都係幫他去睇清這世界、協助他成長。

邪念魔警郭展明(黃子恆飾),卻自以為是正義。

至於黃子恆飾演的郭展明是入了魔的警察,最初大家會以為他是家暴的受害者,其實他才是害死父母的兇手,羅佩清續說:

他沒憐憫、不懂後悔,若無其事地利用悲劇的光環博取同情。他最邪惡的地方就是絕不覺得自己邪惡,反自認為最忠,去執行認為對的事、極端的正義。別人看他是為禍人世,他卻認為自己是撥亂反正。

醫生莊芷若(黃智雯飾)是反派?

郭展明的善良(執着)只會向醫生莊芷若(黃智雯飾)表現出來,而她恰恰是他的心魔。何謂魔?羅佩清賣關子說:

答案其實一早揭穿擺在觀眾眼前,頭幾集已有對白解釋了,且看有心人自行領悟。

撰文 : 鄺素媚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