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亞綸走出抑鬱症陰霾後剖白:我不想像喪屍一樣的活著

健康 15:34 2017/12/21

分享:

前台灣組合飛輪海成員炎亞綸近日在其Facebook自白,在20多歲曾患抑鬱症。炎亞綸指,當時每天都覺得「生命載浮載沉」,更一度有自殺念頭,他稱「天天掙扎著要不要再多活一天的感受,其實只要一閉眼,任憑身體沉到深淵裡也就一了百了。」

炎亞綸指,當時他曾向信任的人訴說自己的問題,但即時被標籤為「有問題」、「情緒控管不佳」,他亦到醫院進行心理輔導,但輔導情況反而更差,因他覺得對方只是不停說「我跟你的前輩聊過⋯我大概知道你會經歷什麼」,未有機會讓他真正說出心裡的感受。

炎亞綸在文末表示,發文是因為他知道患有抑鬱症的人心情無助,呼籲大家要關心身邊的人,一些細微的情緒舉動可能都是抑鬱症患者的求救信號。

【延伸閱讀】SHINee鐘鉉遺書公開受抑鬱症煎熬 如何陪伴他們走出陰霾?

【延伸閱讀】占基利訪問時行為怪異 他如何走過多年抑鬱路?

以下為炎亞綸的帖子全文:

20出頭那幾年,我有過無止境的懷疑自己,行屍走肉過日子的時候,腦袋充滿各種負面的聲音。

我向我信任的人發出了求救的訊號,可是令我詫異的是,我馬上被貼上了「有問題」、「情緒控管不佳」這樣的標籤,並且未經思索的把我塞給了一位他們長期配合的醫師⋯,雖然錯愕,但我帶著姑且一試聽聽無妨的心態去了,畢竟當時初出茅廬,任誰都是比我有經驗有歷練的長者。

到了醫院,我才發現他壓根不是心理諮商師,也非精神科醫師,進了診間劈哩啪啦的馬上進行了一堆根本不是我心理癥結點的自問自答,並夾雜了許多「這我知道⋯我懂⋯我跟你的前輩聊過⋯我大概知道你會經歷什麼⋯」,諸如此類的話;要知,正值青春期彆扭的自己要開口說出自己的煩惱原本就很困難,在那樣的情況下,更是把我開口的勇氣瞬間蒸發⋯,而且從頭到尾我從來沒被提供過表達自己立場的機會,就這樣匆忙的結束了一切,留下更錯愕更迷惘的自己。

【延伸閱讀】躁鬱抑鬱大不同  薛凱琪從抑鬱低谷走出來

【延伸閱讀】黃子華歡笑的背後  戇豆先生走出抑鬱低谷

我以為我能得到「因材施教」的特殊待遇,可是我並沒有⋯相反的,我經歷了猶如來到「得來速」,胡亂塞給了我一份和前一位「顧客」一模一樣的「套餐」的糟糕經驗,那個下午我比自己認為的憂鬱還更憂鬱,有絕大部分是因爲那段糟透了的經驗。

我確實是有感而發。

因為自己親身的經驗,很能感受那種對於生命載浮載沉,天天掙扎著要不要再多活一天的感受,其實只要一閉眼,任憑身體沈到深淵裡也就一了百了了。

【延伸閱讀】歡笑背後曾抑鬱3年 森美重拾快樂秘訣:日記寫下開心事

慶幸的是,我靠著自己的意志,不靠藥物介入的結束了那樣的日子,一路上辛苦了自己的朋友、家人、另一半⋯⋯,忍受我突如其來的情緒,莫名其妙的憂鬱,硬是在比黑夜還黑的心裡扒開一條縫讓光線一點一滴的透進來,我面對我的問題,承認自己的不足、無力和無助,認識黑暗面,並試著認識自己和自己對話。

事實上,國中時期,有一小段的時間我使用過心理醫師給我的處方籤「百憂解」,剛開始你能得到舒緩,再久一點你會驚覺自己變得麻木,喜、怒、哀、樂,似乎離自己相當遙遠,世界像是隔了一層紗,什麼都離你很近,也都離你很遠,當然,這也許是我自己對於「百憂解」個人的反應,不代表所有人,然而,我實在不想像喪屍一樣的活著,對於一切事物不感興趣,最愛的人、食物、音樂恍若隔世般的存在,因此後來才選擇停止使用,憑藉著自己堅持才能重新振作;一樣到了進入社會工作了,當我意識到我很可能再度陷入那種情境,我毅然決然使用自己的意志力而不是藥物。

相對於許多人,我很幸運,也許我的意志力比起其他人稍微強了一點點,又也許只是運氣好。

可,還有多少人是正在經歷掙扎的人生?這些人裡又能又多少人像我一樣幸運?

發這篇文,和大家分享經歷,是因為我知道那種無助,所以當我好的時候,我更是關心周遭人的細小情緒,那些很可能都是求救的信號,微弱著在生命裡發出聲音,等待著你我他即時的發現,即使只是一個眼神一個問候或一抹微笑,都可能是他汪洋中的浮木。

如果你是剛好情緒低落,真的別再忽略自己心理的壓力和憂鬱的情緒。若你是自帶陽光的幸運兒,那也別吝嗇灑點陽光到需要的人心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