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 轉眼15周年回憶青春 天佑:忘了反叛的滋味【有片】

休閒消費 17:01 2017/12/29

分享:

(攝影:陳智良)

Shine在15年前的《燕尾蝶》,不經不覺已成一個年代的回憶,Shine成員黃又南和徐天佑也不再是當日的電影男孩。回憶總是美好,Shine將於2018年再聚開演唱會,黃又南和徐天佑是時候想當年。

Shine在2002年出道,那是樂壇仍然力捧新人的年代。Shine來數數當年樂壇頒獎禮的新人獎:

除了我們,還有Cookies、麥浚龍、Twins、at 17、蕭正楠、EO2等等,很熱鬧。原來我們在這行已15年。沒想過時間過得這麼快。

去片看Shine談那些年:

黃:黃又南 徐:徐天佑

記:Shine此名字如何來?

黃:當年跟經理人一起構思,想過很多名字,如Automatic,但又要易記易讀,最終我們投票選了Shine,因為當時我們還小,希望予人很陽光、活力感覺,將來即使老去,一樣可以很發光發熱。

徐:那時候有齣電影叫《閃亮的風采》,英文片名便是《Shine》,我們都很喜歡,喻意每個人都有最Shine的時候,可能是在婚禮、可能是運動場,希望帶出正能量。

記:形象上有否特別設計過?

黃:雖然我們一個長髮、一個短髮,其實沒特別設計,純粹自己喜歡長髮,天佑有段時間也是長髮的。

徐:我們因被經理人發掘而組成Shine,那時很反叛和自我,認為即使入了行,還只是普通人,抗拒做明星,後來Wyman根據這想法寫成《祖與占》,比喻我們像一般在街上遇到的年青人,沒架子,很親切、很貼地。

黃:Wyman是Shine這些年來很重要的填詞人,由《祖與占》、《燕尾蝶》到《半成年》,紀錄著我們的成長,也見証了很多人的青春。

初出道Shine才剛成年,當年接受訪問一臉稚氣。(經濟日報圖片)

記:有段時間曾講過不想再做Shine,甚麼原因再走在一起?

黃:我們沒確實要拆夥,只是其時組合發展停滯不前,經理人也想不到怎樣繼續發展,所以便分開一陣子,各自吸收不同的工作經驗,後來大家又對音樂再次有熱情,多了很多靈感和衝擊。

徐:分開發展時,曾想過專心寫書(天佑曾推出靈異和科幻小說),現在覺得還是當興趣就好,始終自己以前一直嚮往做音樂,儲到錢還添置錄音器材,對唱歌的熱情是最大的。

【延伸閱讀】黃又南陪伴腦退化父親活在當下:以爸爸為榮

2012年在黃偉文作品展上,Shine再唱《燕尾蝶》,已是青春回憶。(經濟日報圖片)

記:Shine已組成15年,自覺最大轉變是甚麼?

徐:當年入行真是太年輕,完全不知發生甚麼事,現在會主動爭取,對工作上更多要求。不過最大轉變,應是已結婚組織家庭,責任感大了,現時所有事情都由家庭出發。

(攝影:陳智良)

黃:對我來說,家人永遠是第一位,尤其父親今年出事(黃父今年確診患腦退化),我頓變一家之主,要擔起照顧家庭責任,但不覺得是負擔,因為這是作為兒子應該要做的事,自己賺了十元,都願意全給家人,這是我的性格。反而成家立室,20歲時渴望有自己家庭,現在知道這是可遇不可求,不能計劃。

(攝影:陳智良)

記者:不再反叛了?

徐:我已經忘了反叛是怎樣的滋味了,始終人長大,要顧及和考慮的事更多,不能只想自己。

黃:自己一向不反叛,會以別人角度去考慮,可說感性多過理性。

化粧︰Nikei Mak
髮型︰Alex Blue@Number 8 Hair Salon
服裝︰Uniqlo
場地:感覺素意

【延伸閱讀】謝安琪重溫叱咤得獎片段 產後3招修身再戰樂壇

撰文 : 區家歷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