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夫婦免費為邊緣人士義診:我們做的很微小【有片】

健康 15:36 2018/01/24

分享:

香港貧富懸殊,不少有需要的人經常被忽略。牙醫夫婦吳子傑、朱頴怡曾經參與貧困國家牙科支援服務,某天卻發現身邊外傭滿口爛牙卻從不求診,才驚覺香港有群邊緣人士被遺忘。為了讓這群人免受牙痛的折磨,二人夥拍有心人羅光明醫生展開「Beautiful Smile Ministry」,提供義務牙醫診治服務。

從左起:朱頴怡醫生、吳子傑醫生、羅光明醫生(照片來源:受訪者)

牙痛慘過大病

受過牙痛困擾的人應該有過體會:牙痛慘過大病。曾經到柬埔寨參與牙科職員服務的吳醫生表示,外傭蛀牙嚴重程度與柬埔寨人不相伯仲:

幾乎每位柬埔寨成年人一張開口,便有五六顆蛀牙甚至蛀斷了。明白當地口腔問題嚴重原因,但沒想到家中印傭一張口又是這樣。後來,才知道這情況在香港很普遍。

外傭離鄉別井來港工作,賺取的收入往往要寄給家人作生活費,只留下少部分供自己使用。然而,剝牙、補牙的費用昂貴,幾乎佔了薪金的一大半。朱醫生指,因牙醫求診要自掏腰包,大部份外傭寧願忍痛也不看醫生,若沒有補助,她們一般無法負擔。

吳醫生發現,香港有一群邊緣人士長期忍受牙痛之苦,無力求醫。(陳智良 攝)

戒毒人士滿口爛牙打擊信心

醫者父母心,每個人也當享有被治療的權利。羅光明醫生表示,除了外傭,本港部分基層家庭正面對同樣的困難,例如戒毒人士常被標籤,是大眾遠離的對象。

吳醫生補充,他們的牙齒會因為吸毒而被溶掉,對於決心重過新生的戒毒人士來說,滿口爛牙或打擊他們的信心,成為融入社會的阻礙。夫婦倆表示:

我們三個有份感觸,想幫助社會上容易被忽略、被邊緣的一群。商量後,決定在星期日下午開放診所,為他們提供止痛、剝牙服務。如有需要,也會補牙。

在2015年,3人與本港基督教機構合作,不收分文幫助這群人,為他們解燃眉之急。單憑三人之力並不足以應付龐大需要,他們再將服務的理念傳遞到其他牙醫及護士,慢慢更發展到有基督徒義工隊陪診。

漸漸地,行動由起初的三人行演變為二十多人的團隊,接觸的對象也由外傭、單親家庭,擴展至巴基斯坦人、戒毒人士、拾荒者。

不過,幾位牙醫不僅治療口腔問題,更「醫治」求診者的內心,可謂從外到內,從生理到心理層面的需要都顧及到。

吳醫生表示,團隊每次也與不同機構合作,服侍不同對象。假如這次是新移民,下次便接觸另一群人。由機構安排有需要的人來診所,福音隊的義工了解參加者需要治療的部位、安排輪候次序。

候診期間,義工會與他們聊天、做勞作、玩遊戲,又教他們口腔衛生知識。待所有人完成治療後,大家會一起唱詩歌,並邀請參加者分享自身經歷,希望能幫助在場的人。

星期日忙於診症的牙醫團隊。(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疲累中的收穫

連續七天診症,不累嗎?夫婦二人坦言很疲累,但收穫很大。朱醫生說:

我們有機會認識每位到訪的人,聆聽其內心感受。從我們信仰角度出發是,看見人的需要,就要去回應。未必每次都能提供實際幫助,但至少有人聆聽他們的心聲,抒發生活的難處,而每次我們也有所學習。

二人異口同聲說,看見參加者感恩的心、流露的喜悅是他們最大的收穫。吳醫生形容:

即使咬著紗布,他們也笑得很燦爛。部分人一年後再接受服務時會特意感謝我們。

一位單親媽媽的故事令朱醫生至今難忘。她雀躍地說:

五歲的男孩因長滿牙瘡影響進食,媽媽多次求醫也失望而回。他們首次來診所時,因為時間所限,我幫不上忙;轉介醫院卻要排期一年,最終我用平日辦公時間為男孩診治。

 

因為要全身麻醉,大家不免憂心,治療前我們與男孩及家長一起祈禱。最終,整個過程男孩也很配合,治療很成功。事後,媽媽第一時間感謝上帝。一年後,再來診所時,她很開心地與其他家庭分享這段經歷。

朱醫生表示,能讓邊緣人士抒發生活難處,是他們能做到的。( 陳智良 攝)

流著淚的感謝

她續說,曾有外傭初到診所,發現是基督徒辦的服務即表示想離開,其他同鄉紛紛勸留,她改變心意坐旁邊觀察;當發現大家只是閒話家常,她開始放鬆下來。

但進入治療室時,她再度緊張,幸有印尼藉宣教士在旁翻譯,為她解講牙周病的情況,捉著她的手為她祈禱。豈料,她突然流淚。治療完畢,大夥兒一起唱詩歌,或是同鄉講述親身經歷時,她還是淚眼汪汪。

朱醫生說:

離開時,她對我們說「謝謝」。或許,她內心深處被觸碰了。

受助者成助人者

更令他們覺得感動得是,更有受助者在一年後成為助人者。朱醫生憶述,遇過一對夫婦,丈夫接受治療後,翌年不僅鼓勵妻子求診,更加入義工隊陪診,與其他求診者聊天,以過來人的身份幫助他們。原來他幾乎被生活的難處壓垮,在服務中因有義工聆聽心事,心結得紓解,能抬頭面對生活。朱醫生無比欣慰地說:

服侍的對象向我們表達欣賞,鼓勵身邊的人來,更以義工身份加入行動,是一大樂事。不少參加者聽到過來人的經歷,才發現自己不是孤單面對,有的甚至感動流淚。

【延伸閱讀】沙田盛記兄弟免費派麵贈長者:努力守護屋邨

多行一步

朱醫生表示:

部份市民不用擔心明天沒飯吃、冬天沒棉被、屋子被風吹倒等問題,但這些求診者卻不然,讓他們抒發生活難處,至少是我們做得到的。

然而,社會上仍有很多人未被「看見」,更不用說分擔煩惱。她指出,香港人數眾多,資源充足,相信每人抽點時間,便可減輕他們負擔。
 
提起有心人,吳醫生說,近年動員的人愈來愈多,不少人願意響應。現在約有十位牙醫、護士;每次也有近二十人的義工團隊,可一對一與求診者傾談。但他說:

其實我們做的很微小。

這對牙醫夫婦表示,希望自己的子女看看社會真實的一面。

親子學堂

吳醫生、朱醫生育有兩名子女,當問到一連七天在診所是否犧牲了親子時間,吳醫生馬上說:

以為是犧牲,豈料卻不是。當沒時間照顧他們,便帶他們來做義工,與其他求診小朋友聊天,也幫忙派紗布、牙膏,教求診者刷牙。希望讓他們藉此看看本地社會真實的另一面,同時從小明白何謂施比受有福。

未來計劃
 
他們表示,今年主要在診所提供服務,但也計劃帶備可流動儀器到院舍,如戒毒院舍,服務一些不方便外出的人士。他表示,團隊可把消毒爐也帶出去,不過也得視乎需要,以及院舍是否有合適場地。

【延伸閱讀】太子齋食店派飯盒給長者 老闆娘:肯捨得就可結緣【有片】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