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僱主稱「唔會有好日子過」 懷孕女文員控歧視

社會 16:42 2018/01/26

分享:

(資料圖片)

鋁窗工程公司女文員懷孕後疑遭僱主威脅自願離職,否則將會提高對其工作要求、將她調到偏遠地區的展銷場工作,及讓她「唔會有好日子過」,女文員其後流產並放病假,返回工作崗位後仍遭要求離職,女文員最後被解僱,更需自行草擬解僱信,但最終不獲僱主按承諾發放2.2萬元譴散費。女文員日前透過平機會入稟指控僱主違反《性別歧視條例》及《殘疾歧視條例》,並要求僱主支付8.5萬元感情損害等賠償。

申索人秦秀清;答辯人長鴻鋁窗裝飾工程有限公司。入稟狀指,申索人於2014年7月1日至2016年7月10日期間,受僱於答辯人任職文員,月薪1.1萬元,而答辯人當時的唯一股東及董事為陳漢龍。

直至前年5月,申索人獲確診懷孕,並將消息告知陳,陳回應指,申索人於懷孕期間需多請病假進行檢查及看醫生,產後亦需要多請假照顧嬰兒,此舉將導致公司欠缺人手,申索人建議陳可以考慮聘請一名臨時文員,陳回應指這將會增加公司經濟負擔。

3天後,陳向申索人表示希望她可自硍離職以減輕公司負擔,並斥責申索人需為其懷孕的決定「承擔後果」,陳又威脅申索人若拒絕自願離職,將會提高對其的工作要求,及將她調到偏遠地區的展銷場工作,並警告她若繼續留在公司將「唔會有好日子過」 。申索人考慮後向陳提出離職方案,要求陳按《僱傭條例》向她支付產假薪酬、遣散費、代通知金及年假薪酬,以及額外予她一筆相等於7個月薪酬之百分之八十的特惠金,但不獲陳回應。

約一星期後,申索人不幸流產,放了近一個月病假後返回工作崗位,陳的太太向申索人暗示希望她能辭職,申索人拒絕。答辯人最終決定解僱申索人,並同意支付2.2萬元遣散費,而由於申索人是公司唯一的文員,因此她更需自行草擬解僱信,並按陳妻的要求,將解僱理由改為「工作表現不佳」。惟簽妥有關文件後,申索人上班時發現電腦不能開動,亦不獲分配任何工作,數天後,申索人決定提早離職,但答辯人卻以強積金對沖為由沒有向其發放2.2萬元遣散費。

申索人要求法庭裁定答辯人違反 《性別歧視條例》及《殘疾歧視條例》 ,並需向申索人發出僱用證明,及就其感情損害賠償8.5萬元,因為她於懷孕期間遭答辯人不斷施壓,致其受到打擊,申索人又要求答辯人支付她離職後直至找到新工作期間的收入損失其8.5萬元,以及作出懲罰性賠償。

平機會發言人表示,僱傭範疇的懷孕歧視是平機會收到關於《性別歧視條例》的投訴中最常見種類之一,於2015年至2017年間,平機會收到200宗懷孕歧視投訴,估同期整體 《性別歧視條例》 投訴約百分之三十八,這反映在職懷孕婦女受到歧視的情況仍是不可忽視。平機會議就此個案提出法律訴訟,一方面希望加強公眾認識 《性別歧視條例》 賦予懷孕婦金的權利,同時提醒僱主基於僱員懷孕而作出較差待遇是違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