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28°C
香港時間:2018年8月15日 星期三 23:03

舞獅獅頭大玩Crossover 紮作師冀「香港獅」再抬頭【有片】

12:15 2018/02/12

每逢過節喜慶,總會見到舞獅助興,隨着本土製作漸受重視,醒獅紮作手藝亦重拾昔日風采。39歲的紮作師傅許嘉雄稱,近4、5年「香港獅」再抬頭,平均一年接過百宗定單。他更積極革新,在獅頭加入西洋塗鴉、數碼打印等元素,甚至用上Shocking Pink(螢光粉紅)、Tiffany Blue(碧藍色)等搶眼顏色,盼擺脫「紙紮佬」的標籤,將獅頭紮作打造成藝術品:

紮作是藝術,我希望被人叫藝術家。

獅頭紮作歷史源遠流長,中港、馬來西亞的手藝各有特色,其中「香港獅」在70、80年代經歷黃金時期。許嘉雄憶述,以往1両金還是2,000元時,一個獅頭可達1.5萬至1.6萬元,不少紮作師傅因而發圍;但90年代內地平價獅頭流入,只索價2,000至3,000元,打擊本地生意,許多熟手師傅因而轉行當保安、司機餬口。

但是歷盡興衰的紮作業,近年終迎來第二春,近年紮作技藝獲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社會愈來愈重視本土製作,加上互聯網傳播力量強大,令本身較罕見的「香港獅」再抬頭。

紮作師傅許嘉雄積極革新行業,加入西方塗鴉、數碼打印等元素,以及用上大膽色系。(黃建輝攝)

許透露,以往8成生意來自紙紮產品,供盂蘭節、殯儀等之用,惟5年前開始,近半生意來自獅頭紮作,平均一年售出100至120個,每個約1.1萬至1.2萬元;有1成獅頭生意是來自美國、澳洲、泰國、台灣等地華人,他們透過Facebook找到其店,甚至曾有居美華人特意遠道來港採購。

傳統獅頭主要是紅、黑、黃三色,代表關羽、張飛、劉備。許認為,現時是獅頭紮作重執光彩的關鍵時刻,故積極在傳統工藝中加入新元素。他跟不同領域的大師合作,在獅頭採用西式刺繡、年花圖案;亦曾跟同愛紮作、19歲的姪子許兆基一同製作Shocking Pink、Tiffany Blue等顏色的獅頭,亦試過用牛仔布、水晶石等新穎素材製作獅皮。

許嘉雄與同樣愛紮作的姪子以「美國隊長」為主題設計獅頭,合力做出成品。(黃建輝攝)

早前他與泰國街頭塗鴉大師Rukkit Kuanhawate合作,將獅頭與西方塗鴉藝術crossover,呈現Hip Hop風格的舞獅表演。許稱,塗鴉設計較傳統獅頭圖案複雜,他在無起稿下徒手畫上顏料,並首次採用數碼印刷,將花紋印上緞布,製作獅身。有老師傅直言不接受改變獅頭製法,但許認為,加入新元素是將傳統工藝「活化」,可令更多人認識。

獅頭加入街頭塗鴉元素,色彩斑斕。(受訪者提供圖片)

本地近年多了不少人做獅頭,但部分只是在內地買入竹篾外殼再加工,而本港真正懂得整個「紮、撲、寫、裝」工序的師傅,全港只有2至3位,除他之外,其餘年過半百。

近年,他積極推廣紮作工藝,如到大學或藝術學院開課,冀吸引新人入行,亦盼大眾不再標籤他們為「紙紮佬」。

許嘉雄來自武館世家,曾無師自通紮成獅頭,他認為,紮作要求天賦,但更需毅力,且薪水不多,故難覓接班人,傳承工藝。

用上碧藍色的獅頭。(受訪者提供圖片)

許嘉雄祖父經營武館,故3歲開始習武、舞獅,「獅頭就是玩具」,他8、9歲開始自家紮獅頭,透過拆破爛獅頭學習組裝,最後竟無師自通。12歲的他向紙紮舖推銷作品,惟老闆指獅頭不賺錢,但見他手藝不錯,可請他工作。

於是,當時剛讀完中二的他,決定輟學入行,白天做紙紮品,鞏固紮作技巧,夜晚紮獅頭。之後,他更自立門戶,開了紮作店「雄師樓」,常被誤會子承父業的他,更向父親傳授手藝,一同經營。

【延伸閱讀】獅頭各地大不同 港獅重故事大馬獅走可愛風【有片】 

他笑言,紮作需要天賦,「手要定、靈巧」,惟毅力更重要,部分工序均是重複沉悶,至少十年八載才練成功力。近年積極收徒弟的他表示,曾有一名天份高的徒弟學習1、2年後,竟轉行做壽司學徙,「每日切青瓜都有1.6萬元,在我這工作都是1.1萬至1.2萬元。」許直言熱情亦不可或缺,所以他不時在學習舞獅的徒弟中,找可造之才學紮作。

撰文 : 文羨怡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