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06:14

四肢傷殘設計師不放棄生命:肯踏出一步社會並不可怕

17:07 2018/03/06

1998年的情人節,對嚴楚碧(Rabi)來說是一場惡夢。當時Rabi剛由巴黎留學回來,找到喜歡的工作,剛剛開始拍拖,花樣人生才剛起步,但車禍把一切毀於一旦。她醒來時已在醫院的床上,醫生說她頸骨碎裂、神經系統嚴重受損,近乎全身癱瘓。但Rabi未有因此放棄自己,努力進行物理治療,最終恢復上半身活動能力。過去20年更活出精彩人生,身兼多職,致力為殘疾人士帶來更好的生活。

活動不自如也永不言敗

意外發生後,醫生本已教導Rabi的母親照顧一個全身癱瘓人士的方法,可見傷勢並不樂觀。但Rabi一直心想如果自己能努力一點,就可能有機會痊癒。她抓住小小的希望,不停鼓勵自己,把握半年的「黃金康復期」,每天用三小時訓練自己的手,最後成功訓練上肢重新活動,更重拾畫畫這個興趣。

在Rabi慢慢康復並回復基本的自理能力後,她嘗試到勞工處找工作,希望重新投入社會,不過除了薪金低之外,連工種及上班時間也沒有一項滿意。最後她本著「試下也無妨」的心態,去了當接待員。交通是她上下班最大的問題,公司雖然肯為她提供車位,不過就有附帶條件。

他們說:『可以的,不過你介不介意車埋其他三位同事?』變相我就打多份工,六點多起床,我覺得成件事實在不行!

Rabi現為自由工作設計師,家中的書房就是她的工作室。

最後,Rabi拒絕了這個機會,並決定放棄外出工作,反而重投老本行當freelance設計師。起初是設計師朋友介紹工作給她,他們再抽佣,但慢慢遇到收取薪金的問題,Rabi就的起心肝註冊一間公司,現在會接網頁、應用程式及商標設計工作,收入穩定。

她表示設計不但不受時間及地方所限,平日又可以透過網絡及電話接工作,客戶又不會因為她是殘疾人士而不採用她的設計。見客時,有些客戶更會特意為她提供車位,甚至直接到她車上洽商,省卻她的麻煩,令她感覺到只要肯踏出一步,社會並不可怕。

之前我躺在床上,四肢都動不了,還談什麼夢想?搵工?搵錢?但原來慢慢一步步去克服,鍛鍊自己,仍有希望能衝破以為沒可能的事。

【延伸閱讀】半癱女生再相信愛情:傷殘也可擁有愛的自由

提倡殘疾人士人權

Rabi直言,剛康復的頭幾年被人不公平對待時會覺得很生氣,甚至會周圍去投訴,但慢慢就會發現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在遇上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之後,就發現可以集合協會的力量為傷殘人士發聲、爭取權益。Rabi現時更當上協會主席,主力協助傷殘人士就業及推廣無障礙設施。

其實最初Rabi並沒有理會當時會長的邀請,直至在電視上見到協會助斌仔發聲,發現協會與她理念一致,都是為殘疾人士爭取人權,於是便加入成為其中一位成員。Rabi表示,除了斌仔以外,不少殘疾人士都只能像植物人一樣生活,失去了生存的權利,顯示了社會的資源配套不足。

受傷後其實只要有健全的配套及環境,其實他們是有能力重回社區工作,過自己鍾意的人生,而不是在醫院裡浪費資源,甚至成為屋企人壓力。

【延伸閱讀】先天大腦麻痺女生寄語SEN學童:怕被拒絶是心魔

為了幫助殘疾人士爭取權益,Rabi近年也積極加入政府架構的咨詢小組,希望以用家角度提供意見,令政府明白他們的建築上,仍有很多可以改善的空間。

我覺得有時候是環境令我們傷殘。

睇牙、驗眼,這些我們來說看似簡單的事情,對傷殘人士來說原來十分困難。因為一般診所的空間較小,輪椅都不能通過,導致不少殘疾人士都有一口爛牙。乘搭交通工具時,他們又要接受人們的異樣目光,特別是繁忙時間搭車時,就會覺得別人的眼神不友善。

因此,Rabi十分努力推廣無障礙設施,認為只要社會増加配套,就能令社區慢慢接受殘疾人士。她又希望讓大家覺得經營生意不只是為一般市民服務,而是每個人都可得益。

為了避開公共交通工具上的不方便,寧願去學駕車。

這位勇敢的女生,所提倡的不只是增加無障礙設施,而是著重於「殘疾人士也只是一個普通人」,並希望推動香港殘疾人權公約,確保所有殘疾人士能充分和平等地享有一切人權和基本自由。

每一天盡我能力下種子,為社會提供一些意見及看法,希望能夠散播開去。

從Rabi的故事可以看到,其實坐上輪椅上,也可以與正常人無異,甚至活得更精彩。雖然現時擁有多重身份會感到辛苦,不過她仍希望憑自己一己之力,站出來為傷殘人士發聲,引起社會關注。

【延伸閱讀】失去左腿失去婚姻 截肢爸爸為兒子不做爛泥做生命導師

撰文 : 楊宛茜 徐穎彤 TOPick記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