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男生求職3年終找到工作:我有能力只欠機會

職場 12:41 2018/03/06

分享:

李悅朗因行動不便曾失業三年,面試亦受盡白眼。

推動傷健共融,不應只是一句口號。殘疾人士雖有先天不足,但仍希望憑後天努力克服缺憾,然而就業時往往得不到公平的機會。今年28歲、患有先天大腦麻痺症的李悅朗,從小行動不便,他IVE畢業後積極求職,惟大部分求職信石沉大海,即使獲面試機會,僱主亦刻意刁難,失業足足3年。不過,性格樂觀的悅朗積極裝備自己,並在傷健機構協助下,成功獲一間電訊公司聘用,為匯豐銀行擔任外判員工。

悅朗小學至中學均於主流學校上課,跟同學相處沒問題,但老師卻沒有優待他,每次測考不合格,就要罰抄課文3次,但其雙手關節並不靈活,往往要抄數天才能完成,媽媽向學校反映後,才免罰抄,改為罰留堂。

升中後,他幸運地遇到良師,鼓勵他發展興趣,邀請他加入合唱團,並推薦他參加香港殘疾人奧運會塈傷殘人士體育協會的游泳課程,高中他轉玩更有興趣的劍擊運動,不但可以鍛鍊身體,更認識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畢業等於失業

中五會考過後,悅朗報讀了IVE會計高級文憑課程,期望日後有一技之長,可以自力更生,惜天不從人願,畢業後隨即加入「失業大軍」。他雖然通過勞工處的就業展才能計劃及其他求職網站尋找工作,寄過數十封求職信,只有約十個面試機會,大多為政府的文職工作,可惜全部不獲取錄。

面試中的滋味亦絕不好受,他認為大部分僱主只按照政府政策,提供面試機會,則不預備接納傷殘人士,例如有人以辦公室空間狹窄,不適合輪椅人士為由婉拒他。

悅朗又形容,部分僱主好像錄音機一樣,讓他自我介紹,再問了數條官腔問題,然後就打發他走,

內容是普通面試,但他會用很多眼神示意你不要來,進去2分鐘說『多謝你,還有甚麼問題嗎』,然後就打發我走。

悅朗曾參與劍擊訓練,在灑汗中掃走負面情緒。(受訪者提供)

積極裝備自己

在三年失業空窗期,悅朗雖感到沮喪,但他沒有虛耗光陰,報讀香港公開大學的工商管理課程,又繼續劍擊訓練,

健康身體最重要,而且打劍很爽,把負面情緒一掃而空。

悅朗更曾參與一項在本港舉辦的劍擊國際賽,花了半年時間準備,最後三個月更是密集式培訓,隔日就要到體育學院練習,從下午3時練到晚上9、10時,練到腰痛。

不過,他笑言當時最辛苦的,是從沙田馬場走上體育學院的「長命斜」,正常人只需5分鐘就上到去,但他上去時要起來推着輪椅慢慢走,往往花上15至20分鐘。雖然最後沒有獲得任何獎項,但卻得到與世界各地不同選手交流的寶貴經驗。

悅朗現為語音測試操作員,負責電話錄音監控及測試工作。(曾有為攝)

遇上好僱主

直至16年,他開始通過香港傷健協會的就業輔助服務的幫忙,教導他面試及撰寫求職信等技巧,並為他進行工作配對,一次就成功求職,獲一間電訊公司聘用,在僱主李先生安排下,擔任匯豐銀行的外判語音測試操作員,負責電話錄音監控及測試工作,現時工作滿3年,

有些留言錄音出錯,要跟上司及其他部門匯報溝通,覺得挺有挑戰性。

李先生(左)早前為悅朗提供資助,讓他進修會計課程。(曾有為攝)

李先生指出,悅朗是一個喜歡思考、熱心學習新事物的人,相當專注和盡責,「其實僱主的得著更大,現時一般年輕人流動率高,往往接受培訓後就離職,但傷殘人士則較穩定,而且工作態度和表現良好,減少僱主很多煩惱。」李先生早前更為悅朗提供資助,讓他進修會計課程,日後亦有機會再安排他從事相關工作。

【延伸閱讀】失去左腿失去婚姻 截肢爸爸為兒子不做爛泥做生命導師

【延伸閱讀】半癱女生再相信愛情:傷殘也可擁有愛的自由

撰文 : 林愛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