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明生:日清講和紀念館

休閒 04:00 2018/03/12

分享:


一個決定兩國百年國運的條約,居然是在一間河豚餐廳內簽訂!內容是割讓台灣以及讓朝鮮獨立。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舟人那識傷心地,遙指前程是馬關。馬關今稱下關,我到達火車站後直奔春帆樓。這是簽訂《馬關條約》的地點,現在仍然是一間著名的河豚餐廳,比起已經被拆掉的鹿鳴館(明治維新時期招呼國賓的外交大樓),河豚魚湯飄香的春帆樓有點歷史的喜感!

春帆樓旁邊有一個小小的日清講和紀念館,重現了《馬關條約》談判時的擺設,四面的落地玻璃,中央有一張長形大桌,四邊16把鍍金椅子,大概伊藤博文認為在他家鄉這間小餐廳,要清國全權大臣和他坐在吃河豚的和式榻榻米上談條約,太沒有面子了。於是由東京明治天皇的濱離宮搬椅子到春帆樓來。當然,這些椅子也是西式的,因為明治當時已經西化了28年。

不要掉進歷史的圈圈,當年參與談判的中方代表團,可謂一時瑜亮。「大清帝國欽差頭等全權大臣李鴻章」坐在中方頭位,左邊是他的長子李經方。這並不是父子來旅行,李經方是一個天才神童,通曉五種外語,曾擔任清國駐日公使。右邊是伍廷芳,他是首位取得外國律師資格的華人,也是香港首名華人大律師和首名華人立法局議員,他後任清國駐美公使,以及民國時代的廣東省省長。

原文刊於《晴報》

撰文 : 項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