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遇過一模一樣的故事 性治療師:很多人不懂得去愛

職場 14:42 2018/03/23

分享:

性治療師古錦榮表示,最滿足是獲求助者信任,信任並非必然的,同時這也是對自己的尊重和肯定。

為人解決性障礙問題就是性治療師的工作?擔任性治療師逾10年的古錦榮形容自己是個聽故事的人。除了處理夫婦性生活問題,他也接觸過戀物癖、戀童癖、性侵、cyber sex等個案。性是個難以啟齒的課題,但踏進輔導室就彷彿進入另一個平衡時空,求助者可放心吐出心事。今天,求助者仍繼續把故事娓娓道來,這份信任也成為古錦榮工作的動力。

古錦榮早於1993年加入明愛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擔任婚姻及家庭輔導員。10多年前,接受全面性治療師訓練後,他開始在機構開展性治療服務。大部分求助者走進輔導室那刻也很拘緊,有甚麼方法令對方放鬆?

每次會先透過電話向求助者了解概況。到見面時,我會對他說:『今天我想了解更多,你會選擇從哪裡開始講給我聽?』

他說,要讓對方選擇從哪裡說起。同時,要讓求助者初步了解問題所在,若不能立即解決,也可讓他們找到解決方向。

心酸、束手無策的個案

聽過不少故事,見盡不少嘴臉的古錦榮慨嘆,有些人想改善婚姻關係,其實是想另一半滿足自己。

個案中,丈夫令太太感染性病,卻投訴對方不能滿足自己性慾。聽後我很氣憤,覺得他不尊重婚姻。但我提醒自己,要按捺情緒,而且不能將自己的一套價值觀加諸求助者身上。因為性治療師的職責是,盡力為他們找出問題成因。

他接受自己有情緒起伏,因為這是人之常情。

然而,最令他棘手的卻是,無法改變當事人的動機。譬如,有一對伴侶,A認為B有問題,但B不覺得自己有問題,不需要改變、求助,性治療師也無計可施。

一段段經歷讓他察覺到,很多需要性愛的人其實在尋找情感的依附。他說:

現代人很孤單。找一個值得你信任的人很重要。

獲得求助者信任最滿足

最令他難忘的個案是,有位男士要靠絲襪才可引發性愛,使陰莖勃起,進行陰道性交。不僅要太太穿上,還要撕破絲襪,才可令他興奮,是戀物個案,但太太表示不願意這樣配合。

過了一年,我竟收到他們的電郵說:『我們生下小孩了,我不需再靠絲襪了。』

古錦榮欣慰地說,臉上難掩內心的喜悅。

問到會否感覺揹起了眾人的包袱?他表示,獲得的滿足較多:

我得到很多人的信任。他們願把最私隱的事對我說,這份信任並非必然的,也是對我的尊重和肯定。

另一份滿足感是,我看到任何人只要努力,性生活可以重建,情感也可重建。

每個故事也值得細聽

做了13年聽故事的人,古錦榮卻說:

從未見過一模一樣的個案,也未遇過相同的故事,每個故事也值得繼續聆聽,而且每個個案也沒有標準答案。

過程中,不僅了解到人性的脆弱與堅強,也讓他看到:只要對情、性坦白,面對自己真實一面,就可了解自己的需要。

然而,與親友談起自己的工作,大家都似明非明般,只理解為幫助人解決性障礙問題。但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工作:教人怎維持婚姻關係,以及甚麼是正常的性生活,幫助人找出問題所在。這份工作,也讓他看到社會出現的新狀況,例如社會對情與性的理解一直在變。

性不難處理最難是愛

接觸過眾多個案,最令他感慨的是,性生活需處理的不過是身體與情緒問題,多溝通多練習多協調就可以。

性的問題不難處理,愛是最難的。原來很多人不懂得去愛,只要求對方滿足自己,但沒想過要為這段關係付出甚麼。

繼續回應社會的需要

目睹社會的寵大需要,以及從工作中獲取的滿足感,他毫不猶豫地說:

我會繼續擔任性治療師。既能幫助別人,又令自己開心、滿足的工作很有價值。

【延伸閱讀】無法處理人獸交姦屍個案 性治療師:難以消化對方的世界觀

【延伸閱讀】做愛似在交功課?性治療師拆解性生活不愉快之謎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