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入住兒童之家誓改變貧童命運 梁啟業發起一團火義補助貧童

親子 16:37 2018/03/27

分享:

梁啟業發起一團火義補計畫,望能為解決跨代貧窮出一分力。

據統計處2016年數據,本港有近23萬名兒童生活在住戶入息中位數一半以下的貧窮家庭,兒童貧窮比率比率高達22.6%,即約每4名兒童就有一人生活在貧窮的境況。基層家庭的孩子缺乏資源,向上流動的機會極小,面對跨代貧窮問題,我們可以為社會做甚麼?

出身基層家庭、曾入住兒童之家的梁啟業,只有中學學歷,兩次會考不合格,卻創辦「一團火」義補計劃,為基層小學生提供免費補習。他相信基層兒童最需要的,是有人願意扶他們一把,知道前路仍然可走,他亦深深體會到,要助兒童擺脫貧窮,不能單靠愛心,必須有細水流長的支援與關心,補習是最好的渠道,與基層孩子同行,由導師生命影響生命,燃點學生的希望與夢想。

人人心中都有一團火,基層小朋友也應該有自己的一團火,能夠實踐自己的夢想。

兒童之家成長

現年37歲的梁啟業,小時候居於旺角一座舊式唐樓,爸爸忙於工廠工作,他整天跟着患有精神病的媽媽到處拾荒遊蕩,甚至在街上睡覺。小三那年,他和哥哥在街上認識了一名社工,社工發現兩兄弟長期缺乏父母照顧,遂安排他們入住兒童之家,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

以前世界很細,而且沒有紀律,入住兒童之家後,我才學懂洗澡等生活自理。

兒童之家的宿舍講求群體生活,亦高度重視紀律,他感激兒童之家的導師,擴闊他的眼界。升中後,梁啟業返回家中居住,家裏依然堆滿垃圾,無人替他洗衣服,結果他又變回髒兮兮的少年,因此他在中學極少朋友,老師亦不太理會他。

自言記性差的梁啟業,學業成績不理想,考了兩次會考成績仍無法升讀中六,決定投身社會。他於2007年重返兒童之家當宿舍家長,以過來人身份協助孩子面對生活難題。他亦積極到不同機構當義工,例如曾為突破機構舉辦的領袖訓練營當導師。其後,他轉職至教會擔任青年事工幹事,亦有參與貧窮兒童的工作。

【延伸閱讀】逾百導師憑「一團火」義補 小六男生重拾學習英文熱誠

一團火導師每周一晚為學生進行英文及數學補習。(陳偉能攝 )

開辦義務計畫 望作長期陪伴

實幹型的梁啟業發現,基層家庭對子女的前途十分憂心,甚至有很多家庭的爭吵,都是源自子女學業問題,於是想到為學童提供免費補習。

08、09年時,貧富懸殊、跨代貧窮是社會熱話,我亦知道身邊很多人很關心弱勢社群,卻無從入手,我就覺得不要只討論,不如做些實事。

他認為,補習可讓中產知識分子有實質的參與,而學童除了獲得知識,更能擴闊其接觸的社會階層,建立關係網絡,拉近貧富之間的距離。

有了初步構思後,梁啟業於2012年在facebook發文,向地區團體及教會借地方和招募義工,沒想到反應非常熱烈,位於大窩口、油麻地和深水埗的三間教會均願意免費借出場地。而在當年4月舉辦的義工簡介會,亦有40多人參與,當中更有教育博士、補習社及現職老師等,結果12年年底,一團火已在9個地方成立補習點,此後獲得更多場地及義師支持,陸續在不同地區開班,至今在港九新界設立超過20個補習點,每周一晚為學生提供2小時英文及數學補習。

在兒童之家的經歷令梁啟業明白,孩子需要有人長期陪伴和教導才會成長,因此他期望義教導師可長期參與,由學童加入補習班至小學畢業,都可全程陪伴。

導師在收生前會做家訪,收生決定權在他們手上,希望他們對學生有更大的承擔和責任。

義工會定期舉行會議,交流教學心得。(受訪者提供)

建大學生義工網絡

近年,有不少早期參與補習的小學生陸續升中,梁啟業期望能保持與學生的聯繫,但補習卻非適合渠道,他便構思由大專生作為大哥哥、大姐姐,跟初中生吃飯、看電影和聊天,大專生可以過來人身份,分享個人經歷、應付考試和壓力等方法,助他們尋找理想。

不過,以往一團火的義務導師多為在職人士,因此兩年前開始,梁啟業銳意發展大專生網絡,在暑假開辦中六暑期實習生計劃,招募一群剛考完DSE的學生當義工,協助處理一團火的行政工作,並籌辦小六及初中生暑期營會等,有不少人在升上大學後仍繼續留在組織幫忙。現時理工大學、城市大學和香港大學已成立一團火義工分支,共有50多名大專生義工。

自籌薪金 逐個活動籌款

梁啟業重視與學生和家長的關係,除了義補外,每年聖誕節和暑假前都會舉辦派對和結業禮,加上有暑期營會和大學生陪伴計劃等,全部都需要資金。梁啟業表示,組織並沒有接受任何基金贊助,他需要自籌薪金,每次舉辦活動前他亦要發起籌款。

逐個活動籌款,我希望有更多個人的支持,推動更多人關注跨代貧窮,金額不重要。而當我籌款時,我亦知道計畫的可行性,如果沒有人支持,代表計劃未夠好或社會未必需要。

【延伸閱讀】不追求名次 陳葒為基層走過9年風雨義教路

撰文 : 林愛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