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兒無女託義工撒灰 81歲伯伯不願死後化為數字長埋沙嶺【有片】

健康 18:03 2018/03/28

分享:

鄧伯和太太因為沒有下一代,所以擔憂身後事沒人處理。

膝下無兒,離世後有誰「安置」?現年81歲的鄧伯伯與太太無兒無女,10多年前聽到收音機播出一句「如果你無兒無女,榕光社可以代辦身後事」,繼而參加了榕光社「夕陽之友」計劃,希望無後顧之憂。也就是這句諾言,把義工與鄧伯夫婦牽在一起,令獨居的鄧伯伯不再孤單;令入住院舍的鄧太多了人來探訪,甚至多了一班緊張他們,為他們慶祝結婚週年的「家人」。

滿頭銀髮的鄧伯伯,整天把「太太」掛在口邊;提起她,總甜絲絲地笑,笑容背後卻有個沉重的故事……

不願往亂葬崗

鄧伯伯在結婚5年後,察覺到太太患有精神分裂症,整天疑神疑鬼,故打消生育的念頭。因為沒有下一代,他擔憂身後事沒人處理:

無兒無女,難道讓政府放在亂葬崗,然後在上面給你插個牌嗎?

原來沒有親人辦理後事的獨居長者,遺體放置公眾殮房6個月後,政府就會安排一個編號,無名無姓地長埋於沙嶺,令伯伯非常擔憂。

鄧伯伯結婚5年後,便發現太太患有精神分裂症。(楊宛茜攝)

直至2005年,鄧伯伯聽到收音機播出一句「如果你無兒無女,榕光社可以代辦身後事」。他立即致電榕光社如實告知情況,義工霞姐(榕光社副主席)不久便上門探望。鄧伯至今仍記得霞姐當時的承諾,

長者無依無靠的話,我們可以幫你打理身後事。

因為這句承諾,鄧伯伯安心了。剛參加計劃,他已簽下授權書,表明身後事的安排,包括希望喪禮以道教儀式進行,死後撒灰,太太其後也跟隨他填寫授權書,表達一模一樣的意願,骨灰也一同撒在哥連臣角。

義工Ling Ling(左)已十分清楚鄧伯伯(右)的心事,表示會好好照顧他的太太。(楊宛茜攝)

夫妻分隔兩地

10年前,鄧太因病入住院舍,每月仍有兩星期回家度假,兩口子上過茶樓還可回家煮晚飯「撐檯腳」。2年前,鄧太身體轉差只能留在院舍。鄧伯伯說,現時太太身體虛弱,腳步不穩,很易跌倒,被逼足不出戶。說得平淡,但臉上掛著一絲憂慮。

眼前說話鏗鏘有力、雙目炯炯有神、愛說笑的鄧伯伯,不久前也因肺炎入院。2014年,他有輕微中風,慨嘆:

被廢了武功,腳步不穩,不能像以往那樣常常去探望太太了。

義工關懷備至

正是大氣電波傳來的一句話,讓鄧伯夫婦與榕光社的義工從此結緣,不再獨自面對一切。5年前義工Ling Ling開始接觸鄧伯伯,並成為夫婦結婚50週年慶祝會的幕後搞手。她憶述:

接手鄧伯伯的個案那天,鄧太很興奮地說結婚50週年的日子快到了。我馬上記下這件事,又常常追問她確實日子。

參加者的一句話,5年來Ling Ling一直牢記心中。去年(2017年)年底,Ling Ling成功令鄧伯伯與太太留下一段難忘的回憶。

義工接鄧太出來,帶夫婦二人去酒樓吃飯慶祝金婚記念日。提起這天,鄧伯伯至今仍覺窩心。

令鄧伯夫婦(前排中間)最窩心的是,有一班義工為自己慶祝結婚50週年。(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無懼禁忌委託義工辦理身後事 91歲獨居婆婆:我要安樂地走

擔心先走一步

雖然身後事已交代清楚,有義工承諾代辦,問到還有甚麼擔心,他緩緩地說:

擔心自己比太太先走一步,不能再看望她、照顧她。

老伴並不常在身邊,鄧伯伯每天也牽腸掛肚。Ling Ling不禁讚他是「好好先生」,但他謙稱「一般吧」。當Ling Ling追問:

對太太這麼好還說一般?你經常掛著太太,太太一有甚麼事也告訴我,不是嗎?

鄧伯伯聽後只笑而不語。

最重要的承諾

問到鄧伯伯現時的心願,他說:

希望義工多來探望我,與我聊天,我就很開心了。

義工林Sir表示「收到」時,鄧伯伯卻淡淡吐出一句:「我也想太太開開心心。」

有人曾問他為何娶了個患病的老婆,他說:「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當然我揀這位太太是很合心水的。」

這些年來,鄧伯伯的心事,義工們都知曉了。義工林Sir承諾,會視鄧伯伯如親人般,按其意願,好好處理身後事。Ling Ling表示,要說的鄧伯伯也說過了,他最不放心的是太太。

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太太,多去探望她。

【延伸閱讀】聽不到「謝謝」的善終服務 夕陽送行者:我們不求回報

鄧伯伯雖然中風,但性格灰諧,常引得大家哄堂大笑。(楊宛茜攝)

義工是我老友記

義工的呵護,滋潤了鄧伯伯的心田。他感謝義工千里迢迢來探訪,更讚義工愈服務愈年輕,有如「返老還童」。縱然渴望與義工多見面,他卻很會體諒:

我從來不會在假日找義工。義工也需要家庭樂的嘛!他們不是我家中的工人。

雙方互相敬重,建立了深厚的情誼。問到在榕光社是否認識了很多老友記,話音未落,鄧伯伯已搶著說:「最開心當然是認識了你這位老友記啦!」,逗得Ling Ling笑逐顏開。

鄧伯伯直言:「我已當榕光社是我家。」他笑言若有幸中獎,雖無法留給下一代,但很願意捐給榕光社。鄧伯伯性格灰諧,引得大伙兒都笑了。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