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29°C
香港時間: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22:48

只活了10小時的無言老師 堅強媽媽:孩子生命短暫但有意義

17:03 2018/04/17

兒子成無言老師,頌恩現已走出傷痛。

生命不在乎長短,而是在乎意義!曾擔任小學教師的頌恩懷上第三胎時,產檢發現胎兒先天無頭蓋骨,存活率為零。頌恩選擇懷胎十個月誕兒,並和兒子在世上短暫相處10小時,最後將兒子遺體捐贈給香港中文大學,成為「無言老師」,部分遺體化作標本讓醫科生學習。頌恩感恩孩子曾在她生命中出現,「雖然短暫,但充滿意義。」她現已走出傷痛,計劃成立NGO機構,將校園生死教育機構推廣到社會。

縱使瑋恆已離開頌恩多年,但在頌恩心中,留下的是無盡的思念。頌恩憶述,2013年3月發現自己再度懷孕,雖然不在計劃中,但仍好開心,期待第三個孩子的降生。

瑋恆的手印及腳印。

同年5月,她滿心歡喜和丈夫到私家醫院進行首次產檢,期待可以首次和孩子見面,豈料醫生檢查後,神色凝重告知,胎兒頭部不平穩。她再次照超聲波,確定孩子沒有頭蓋骨,無法保護孩子的腦部發展,是零存活率,出世後會很快離開世上。

曾想過流產 很快打消念頭

頌恩頓感晴天霹靂,難以接受事實,個性堅強的她得悉診斷結果後,終在醫生面前痛哭。事隔多年,她仍然當日與丈夫離開醫院回家的路上,她感到周圍黑暗,仿佛整條街只剩下她和丈夫。

頌恩自己也計劃成為無言老師。(黃建輝攝)

頌恩不諱言,曾想過流產,但很快就打消念頭,

因為這個生命在我腹中,我們已是孩子的爸爸媽媽,不一定要等孩子出世,做不出不要BB的決定,我選擇懷胎十個月誕下孩子,與他見上一面。

決定保留胎兒後,頌恩極度珍惜孩子在體內的時間,當有胎動時,就立即叫兩名女兒過來摸摸肚子,讓她們姐弟有生命接觸。她也積極與朋友會面,介紹腹中孩子給朋友認識。

在懷孕期間,夫婦倆人已在準備瑋恆的身後事,最初打算參與器官捐贈計劃,期望瑋恆的生命可以延續,幫到其他人,惟香港的技術未能處理這麼小的嬰兒的器官,其後在護士介紹下,首次接觸到中大「無言老師」計劃,決定在孩子離世時,讓孩子成為「無言老師」。

認同中大理念,讓醫科生在無言老師身上下一刀,也許在活人身上減少錯下的一刀,甚或少一刀!想到有些BB很小就要面臨疾病、手術,可以救到更多BB,如果可以成為醫科生學習上的一個幫助,亦是瑋恆生命添上一份意義。

短暫與孩子相處10小時

瑋恆過了預產期7天才催生出世,頌恩憶述,兒子出生時並沒有大哭,喉嚨像有濃痰阻隔,他後來竟能將痰吐出,呼吸順暢,聲音開始清晰,發出呀嗚聲音。當第二天早上,兒子突然睜開眼睛追光,

這讓我感受到,雖然他沒有了頭蓋骨,他仍是有生命力的,感受到他的求存意識很強。

瑋恆僅活了10小時。(受訪者提供)

儘管多麼不捨,但頌恩深知,兒子在世上只能短暫生存,雖然產後精神疲累,她努力提起精神,珍惜與兒子相處的每分每秒,與孩子拍下全家福,蓋手腳印,讓他感受到被擁抱的愛。瑋恆的生命一分一秒的消逝,經過短暫相處10小時,醫生宣布瑋恆離開世界,頌恩再次崩潰大哭,

儘管之前做了很多心理準備,但真正要看著孩子離開,仍是感到萬分不捨,因為始終是自己的小孩子離世,這是我人生中最傷心的時刻。

瑋恆出生後拍下全家福。(受訪者提供)

丈夫女兒陪伴走出傷痛 將思念放在心中

兒子的離去是傷痛的,幸在丈夫及兩名愛女陪伴下,頌恩深深明白到生活仍要繼續,只能將思念兒子放在心中。多年來,每當思念瑋恆時,全家人就會去將軍澳紀念花園祭祀他。

頌恩慶幸有丈夫和兩名女兒的支持。(黃建輝攝)

瑋恆的出現,也讓頌恩反思父母的責任和生命的意義,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可以掌握、計劃,無法控制,

生命是好珍貴,我無法控制生老病死亡,生命不在乎長短,而是在其意義,令我更珍惜和重視生命。

瑋恆的出現,也改變了頌恩的育兒觀,她只想兩名女兒能健康成長,盡情地享受自己生命,

注重女兒的品格,成績不是最重要,鼓勵她們去尋找自己的興趣,未來的發展路向,學會要放手,讓她們有開心的童年。

有意參加無言老師計劃

頌恩表示,認同中大「無言老師」計劃理念,她和丈夫、媽媽都計劃參加無言老師,丈夫是傳道人,經歷了這事以後,也改變了工作方向,在大學裏推動關懷生死事工,自己計劃成立NGO機構,將校園生死教育機構推廣到社會。

瑋恆成為無言老師。

對於夫婦兩人曾被質疑為何要勉強讓孩子出世受苦,頌恩認為,

沒有人可以代替瑋恆說話,我也不知道他痛不痛,我只能說,所有父母都想將最好的給孩子,盡父母的責任,去表達這份愛,生命有不同意義,覺得這是對的決定。

撰文 : 黃存新 TOPick記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