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20:38

由舞台劇到電影演員 《黃金花》凌文龍:不想為錢而工作

17:36 2018/04/13

凌文龍和毛舜筠於《黃金花》有很多令人感動的對手戲。

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即將舉行,凌文龍憑在《黃金花》演自閉症青年,獲提名最佳新演員和最佳男主角,與劉德華、古天樂爭影帝。對於金像獎提名,凌文龍則非常謙虛表示:「得獎與否,很平常心看待,能夠有提名,其實已經贏了。」

凌文龍與劉德華、古天樂爭影帝,他直言榮幸跟前輩級演員齊名,入圍已經當贏。

《黃金花》備受好評兼且獲得提名,為凌文龍在舞台劇以外打開了新一道門。

我小時候想,將來的職業要是自己的興趣,我不想為金錢而工作。中學時有機會接觸戲劇,後來投考香港演藝學院,其實我今天已經夢想成真了一大半,我很希望可以繼續在舞台劇和電影雙綫發展。

屋邨長大的凌文龍,中學時曾參加話劇並得獎,自此對演戲產生興趣,後來更考入演藝學院。於2008年加入香港話劇團,演出多套舞台劇。

凌文龍說要多謝毛姐和導演,揀選他演出這部電影。(照片來源:《黃金花》截圖)

由舞台劇到參演電影,他稱最要感謝的是戲中母親毛舜筠,以及被現實中「契媽」余安安的提攜。

毛姐當日看過我在《最後作孽》的演出,留下印象,於是向陳大利提議我可演光仔,所以我真要感謝毛姐的賞識。

「契媽」余安安則曾與他於舞台劇《遍地芳菲》和《最後作孽》合演母子,建立良好關係。拍攝《黃金花》時,安姐就如經理人,為他洽談細節。

她一毫子也沒收我,真是當我兒子般關心。雖然我們沒很俗套做上契儀式,卻早視她如母親般尊重。

【延伸閱讀】x《黃金花》毛舜筠力讚 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大熱凌文龍起底

戲中,凌文龍和毛舜筠有很多令人感動的對手戲,特別是因為自閉症孩子很喜歡錫媽媽,有很自然的親密舉動,所以電影中他需要與毛舜筠有親密母子的感覺。不過他表示演活這種感覺並不太難,因為現實生活中,也跟媽媽感情要好

雖然我們不多說話,但並不疏離。我和媽媽時常致電對方,雖然我現在自己住,但仍常跟媽媽溝通。要把親密母子的感覺投放入演戲裏,並不困難呢!

母子關係情意結

而獲提名最佳新導演的陳大利,其實十多年前就曾執導得獎短片《媽》。《黃金花》這套電影,是延續了他對母親這題材的關注。

自從《媽》之後,我一直做商業電影,斷斷續續11年,覺得要執導自己的第一部電影。我很快便決定要以母親為題材,關於一個面對困難的母親如何振作起來,表達母愛的偉大。那種母子緊貼在一起的感情,完全不需要理會這世界,很自由自在,也很真善美,是我很嚮往的。

陳大利擔任《狂舞派》和《葉問》編劇,而《黃金花》是他首次執導以母子關係為題材的長片,未來他希望能夠繼續拍攝更多有意義的電影作品。

凌文龍跟毛舜筠在《黃金花》中演活了一段母子情。(照片來源:《黃金花》截圖)

陳大利入行初期也遇過不少挫折,更試過因壓力而患上抑鬱症,康復過後重新振作,在電影路上堅持了十多年。

我不曉得自己算否夢想成真,因為到了某些時候,我已經沒有再想夢想這回事。那時候想30歲前成為導演,過了30歲仍未做到,我反而不多想,只管繼續做。

【延伸閱讀】《黃金花》揭自閉症患者媽媽辛酸 毛舜筠:最大的心願是子女比自己先走

明天又是新一天

《黃金花》借用了《亂世佳人》慧雲李經典對白「Tomorrow Is Another Day」,作為電影的英文名稱。凌文龍尤其喜歡這句話︰

這是一句很有希望和充滿愛的說話,明天可能會down,也可能會up,生命就是這樣一個up & down的循環。我現在一直學習活在當下,我不知道自己有幾多歲命,但我希望在這個生命歷程裏,可以體會生命本身的意義。

陳大利回應說︰「『活在當下』這四個字,也是我當時患抑鬱症後,再站起來的體會。每一個明天就是另一個機會,是好還是壞,視乎你怎樣把握和選擇罷了!」

想生活更精明,請讚好TOPick Faceboo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