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C
香港時間: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07:23

車禍失去左手靠義肢圓小提琴夢 奏「獅子山下」寄語自強不息【有片】

07:00 2018/04/17

岑幸富因車禍而失去左手,現在已裝上義肢並勇敢追尋小提琴夢。

岑幸富因車禍而失去左手,現在已裝上義肢並勇敢追尋小提琴夢。

一場交通意外,奪去了岑幸富(阿富)的左手,幸沒有奪去他的小提琴夢。意外後歷經7年自卑,阿富決定振作,學會以完美眼光欣賞不完美自己,除參與三項鐵人外,更與主診醫生一起研發可以夾起小提琴拉弓的「土炮」義肢,並於3年前正式學習小提琴,一圓音樂夢,首本名曲是宮崎駿電影《天空之城》的主題曲。

不過,「土炮」義肢較重,且局限了阿富可拉奏的樂曲,他去年暑假獲中大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教授率領兩名學生利用3D打印技術,花約10個月時間,義務研製較耐用及固定的新義肢,助阿富繼續學習及演奏更多小提琴曲。阿富下月5日亦將與香港弦樂團共千人一起演奏已故歌手羅文的經典名曲《獅子山下》,勉勵港人及殘障者,無論順景抑或逆境,都要謹記獅子山下的精神。

現年37歲的阿富,2003年因一場交通意外,令手骨及神經線受損,需要切除左手,自此經歷7年自卑且比想像中不如意的生活,應徵全職工作亦不順利,只能從事兼職學徒﹑電話訪問員等,更曾於主題樂園「扮鬼」。截肢後他不敢穿短袖上衣,衣櫃內全是長袖衣服,即使炎夏,亦穿長袖,只因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一名截肢者,就連在街人遇上認識但不知他遭遇不幸的友人,亦會刻意避開。

他憶述:

有一次炎夏日上班,有同事問我:『你好驚凍呀?』,當時汗流浹背的我回應對方:『係呀』,因我不敢亦不想被他人看到我是一名截肢者。

曾以為自己連剪指甲都做不到的他形容,單手工作就儼如用筷子夾菜一樣:

當你缺少一隻筷子,便等如破壞筷子本身的設計,做甚麼都變得困難。

阿富在2014年成為首屆「今生不做機械人夢想計劃 」的得獎者之一。(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阿富在2014年成為首屆「今生不做機械人夢想計劃 」的得獎者之一。(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失去左腿失去婚姻 截肢爸爸為兒子不做爛泥做生命導師

阿富自幼便羨慕懂音樂的人士,尤其是小提琴家,可帶著小提琴周圍表演,奈可健全時都沒有學習。小提琴主要以左手按弦,右手拉弓作設置,沒有了左手的阿富想到,只要能用假手固定拉弓位置,便可以右手按弦,遂與為他主診的那打素醫院矯形科醫生討論可行性,最終由醫生在義肢上鑲上鋁片,再配以一個鐵夾,便可將拉弓夾起演奏小提琴。

他笑言,初用義肢試拉小提琴時,只能奏出「劏雞」般的聲音,但對自己而言,就等於牛頓發現地心吸力一樣,形容「感覺好正」,繼而學讀五線譜,並於3年前正式學習拉小提琴,更在2014年成為首屆「今生不做機械人夢想計劃 」的得獎者之一,現時首本名曲是宮崎駿電影《天空之城》的主題曲。

惟阿富指,舊義肢只可拉三分一弓,局限了可演奏的樂曲,套筒(socket)與鋁片的接駁位會移動,事前亦要先固定小提琴拉弓,才可用義肢末端的鐵夾夾起。威爾斯親王醫院矯形及義肢部門得悉阿富的情況後,去年暑假聯絡中大協助為他研製新義肢,由該校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助理教授劉達銘聯同同系的研究助理四年級生陳守健(Samuel)及四年級生葉昆宜(阿宜),善用課餘時間義務改良阿富的義肢。

新義肢(藍色物)的套筒(socket) 由高溫塑料 (high temperature thermoplastic) 和纖維樹脂 (finer resin) 組成,比舊的「土炮」義肢更耐用。(經濟日報記者陳偉英攝)

新義肢(藍色物)的套筒(socket) 由高溫塑料 (high temperature thermoplastic) 和纖維樹脂 (finer resin) 組成,比舊的「土炮」義肢更耐用。(經濟日報記者陳偉英攝)

劉達銘介紹說,新義肢的套筒(socket) 由高溫塑料 (high temperature thermoplastic) 和纖維樹脂 (finer resin) 組成,比舊的義肢更耐用。阿富試用數天後說,新義肢可助他拉出三分之二弓的音號,而套筒與末端的接駁位固定,站著亦可隨時安裝拉弓,並以鐵扣代替舊義肢鐵夾來穩定拉弓,彈性比以往提高。

Samuel及阿宜分享研製點滴時形容,調較新義肢末端的長度及闊度是過程中最大的挑戰之一,他們利用3D打印技術一共製作了3款物料及長闊均不同的義肢demo(模版),前兩者的長闊都不太適合阿富使用,不斷改良後終製出現時更耐用的新義肢,亦會因應阿富的情況繼續義務為他改良更舒服的義肢。

Samuel(左)及亞宜(右)表示,為阿富研製新義肢時能學以致用,未來會因應阿富的情況繼續義務為他改良更舒服的義肢。(經濟日報記者陳偉英攝)

Samuel(左)及亞宜(右)表示,為阿富研製新義肢時能學以致用,未來會因應阿富的情況繼續義務為他改良更舒服的義肢。(經濟日報記者陳偉英攝)

現時已使用新義肢的阿富說,初以為安裝義肢是毫無用處,沒想到卻可助他如常人般拉小提琴,令自己相信肯試肯想便會成真。他認為,截肢者只要完成到健全者做到的事情,便會更容易獲得快樂:

我們重視的並非勝利或完美演繹,更重要的是嘗試的精神﹑挑戰的鬥志,不要只追尋完美的自己,而是懂得用完美的眼光,欣賞不完美的自己。

音樂不但可治癒人心,對阿富而言,更是情緒撫平劑:

你口裡說著堅強,但遇上逆境時會好容易不開心,拉下拉下小提琴就可以很快平息我的情緒。

【延伸閱讀】年輕商人染食肉菌截肢保命 意志改變院舍渡餘生命運

阿富認為,拉小提琴可以很快地平息其不開心的情緒,他現時的現時首本名曲是宮崎駿電影《天空之城》的主題曲。(經濟日報記者陳偉英攝)

阿富認為,拉小提琴可以很快地平息其不開心的情緒,他現時的現時首本名曲是宮崎駿電影《天空之城》的主題曲。(經濟日報記者陳偉英攝)

阿富指,新義肢的運用助他有更多的進步空間,未來有意報名參加小提琴試,考取級別,證明自己的能力,並考慮自資出書,與他人分享學習小提琴的過程。而他將於下月5日,與香港弦樂團共千人一起演奏羅文經典名曲《獅子山下》,冀打破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

【延伸閱讀】罕見病少女無懼腦腫瘤畫畫籌款 媽媽:生命是無價【有片】

想生活更精明,請讚好TOPick Faceboo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