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新加坡食物

觀點 03:00 2018/04/16

分享:

如果說難忘的新加坡食物,有人會說海南雞飯,有的人會說肉骨茶,有的人會說咖喱魚頭,有的人會說蝦麵,有的人會說油浸笋殼魚,輪到我,只想胡椒炒蟹。

以前到新加坡,常在大牌檔吃胡椒炒蟹,用很重的牛油,將黑胡椒爆香,然後把斬件的斯里蘭卡大肉蟹倒進去爆炒,牛油和黑胡椒的香味瀰漫開來,又混進肉蟹之中,香濃鹹辣鮮,吃得手指都吮得乾乾淨淨。

這次一到新加坡,妹妹、妹夫就請我去克拉碼頭的「珍寶」吃飯,點菜的時候,當然少不得要了兩大隻黑胡椒炒蟹。那蟹巨大,肉豐而鮮美,可惜調料工夫做得略差,有胡椒炒蟹之形而無胡椒炒蟹之神,實在有些可惜。好在還要勾留幾日,必然會再去找一家合口味的補償。

其實有一樣跟新加坡有關的食物,我吃得比胡椒蟹不知多了多少,人在香港,隔不多久一會吃一次,但這樣食物所謂跟新加坡有關,但實際卻又沒有關係,純粹是香港人的創作,對了,你猜到了,這樣貌似跟新加坡有關但又一點關係沒有的食物,就是「星洲炒米」,那也是非常好吃的東西。

文章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閱讀),原題為「新加坡食物」

撰文 :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