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4次流產後成功誕兒 堅強夫婦:孩子能令家庭更完整

親子 15:53 2018/04/20

分享:

鍾太經歷四次流產,幸夫婦間互相扶持,終如願當媽媽。

孩子是上天賜給爸媽的禮物,鍾生和鍾太育有一名一歲多大的兒子,一家三口樂也融融,但鍾太先後經歷4次流產的痛楚,一次又一次與孩子說再見。經歷4次打擊,夫婦兩人都很喜歡小朋友,認為孩子能令家庭更完整,二人互相鼓勵走過低谷,兩人最後如願以償為人父母,組織幸福的三口之家,更計劃再次懷孕為兒子增添弟妹,有伴同行快樂成長。

鍾生鍾太在2013年初結婚,由於夫婦很喜歡小朋友,結婚僅半年就成功懷孕並獲悉是男嬰,夫婦滿心期待小生命的來臨,並購買嬰兒用品,鍾太更在社交網站上傳自己腹大便便的照片,與朋友分享懷孕的喜悅。豈料胎兒踏入23周時,鍾太毫無先兆下穿羊水,她當下心知不妙,

我好驚,不知所措,當時立即打電話給老公,並到公立醫院急症求診,在等待的數小時期間,覺得好漫長,好擔心BB就這樣離開我。

由於穿羊水過多緣故,醫生詢問二人決定是否留下胎兒,因在24周前終止懷孕屬合法。這個決定對鍾生鍾太來說實在困難,夫婦兩人憶述時不禁流淚,

這是一個好艱難的決定,我們好想要BB,但眼見身邊有朋友誕下早產兒,孩子出世後好多病痛,除了大人辛苦,最辛苦的是小孩,我們不想孩子出世後那麽辛苦,但要送他離開,我們真的很不捨得。

首胎23周6日大流產

最終兩人達成共識,忍痛選擇人工流產。鍾太經歷胎動般的陣痛,但生出來是一個死胎,鍾太當下情緒崩潰,

當一生出來時,我大叫,BB走咗啦!這對我來說,是撕心的痛。

她曾向醫生了解穿羊水原因,但醫生都無法提供到一個確切的答案,醫生僅稱胎盤有菌,她一度內疚,會否自己在衛生上處理得不夠好,但穿羊水原因至今仍是謎。

除了媽媽因失去孩子的切膚之痛,爸爸失去兒子的痛也絕不會少。鍾生憶述,當自己在產房外等太太時,見其他等待的爸爸,都是滿臉期待孩子出世,他當刻感到無比羡慕,

我在想,我幾時可以好像他們一樣,有個健康的孩子。

當鍾太誕下胎兒後,鍾生堅持要見兒子一面,

我是他爸爸,我找不到任何不見他一面的理由,當見到兒子,我異常平靜,我見到孩子五官四肢齊全,我和他打招呼,並摟着他來合照。

由於胎兒未滿24周,醫院指只能當醫療廢物處理,在鍾生極力爭取下,三個月後終獲醫院酌情批出文件並進行火化,安放於骨灰龕。

鍾生將對孩子的思念化作「4個黃金小天使」串起成金鏈。(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5周胎兒突然流產 痛失孩子媽媽:旁人難以理解的痛

再經歷3次流產之痛

鍾太性格樂觀,加上夫婦二人均喜歡小朋友,經過心理調整,明白要重新出發,故鍾太於2014年6月再次懷孕,但在12周照超聲波時,確診孩子患唐氏綜合症,她感到難過,慨嘆「為何我們想要一個健康的孩子,卻是如此困難?」最後只能再次忍痛人工流產。

經過兩次流產,鍾太再去看中醫調理身體,同年11月第三度懷孕,惟在胎兒10周左右,突然下體流血再次流產。另在2015年7、8月時,鍾太第四度懷孕,但在12周左右產檢時,孩子已沒有心跳,再一次流產。

積極調理身體成功誕兒

經歷4次流產傷痛後,鍾太走出傷痛後積極調理身體,戒吃所有生冷食物。皇天不負有心人,鍾太於2016年初第五度懷孕,她以平常心來看待懷孕,就連家人都不敢告知,

經歷了四次流產,我真的擔心,我不知道能否順利誕下孩子,最終我明顯大肚而被爸爸媽媽知道,他們一度生氣,認為我可以不和外人講,但也應該讓家人知道,好讓家人可以照顧我。

在整個孕期中,夫婦兩人都不敢抱太大的希望,畢竟經歷了四次流產,期間鍾太曾因流啡而有流產先兆,整個懷孕過程都是戰戰兢兢,當懷胎8個月後,見胎兒逐漸穩定,才敢去購買嬰兒床等嬰兒用品。

【延伸閱讀】只活了10小時的無言老師 堅強媽媽:孩子生命短暫但有意義

2016年9月,孩子終於順利出世,當第一眼見到兒子時,聽到孩子的哭聲,夫婦兩人感動萬分,頓時淚如泉湧,難以用言語表達心中的喜悅。他們深明,孩子得來不易,會傾盡所有去疼愛孩子,但兩人直言,不會溺愛他,只想孩子開心、健康成長。

鍾生和鍾太只想孩子健康。(湯炳強攝)

丈夫支持是懷孕最大動力

回想過去,雖然經歷四次流產很傷心,很痛苦,但鍾太直言,丈夫的支持是她繼續懷孕的最大動力,她計劃再生一個孩子,讓孩子有手足情。

每當我看到老公和兒子一起玩樂時的歡樂,我覺得一切都值得,是老公讓我變成為打不死的蟑螂,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流產,仍會計劃生育。也因為有這樣的經歷,我們夫妻間的感情更堅固,也看淡生老病死,慶幸自己身體沒事,只有我們身體健康,就可以繼續嘗試。

鍾生鍾太互相扶持,終成功成為爸媽。(湯炳強攝)

期望政府修例 讓24周或以下流產胎兒能合法火化安葬

雖然四次流產已成過去,但對孩子的思念卻沒有停止。鍾太坦言,孩子在自己腹中生存過,無論如何都是自己的孩子,最為掛念的是第一胎,畢竟差一天就滿24周,現時見到觸動的照片或畫面,都忍不住暗自垂淚。

鍾生對孩子的思念不比鍾太少,除了第一胎極力爭取,他只能眼白白將3名子女任由醫院當醫療廢物處理,因為就算他申請領回,在現行法律,都沒人肯為他們火化,他感到無助。他更將對孩子的思念化作「4個黃金小天使」串起成金鏈。

鍾生之後加入「小BB安息關注組」,期望政府能夠修例,讓24周或以下流產胎兒能獲平等合法火化和安葬的權利,也希望政府開放給多些宗教團體,仿傚現時唯一的天主教「天使花園」,讓流產胎好好安葬。

【流產後進補方法】1/5 孕婦流產 中醫教流產後點進補

【心理專家分析流產後情緒不容忽視】流產後的悲傷不被認同 流產媽媽抑鬱失眠哭泣

撰文 : 黃存新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