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主播黃大鈞難忘直播蝦碌事:主播不能只照稿讀【有片】

休閒 15:14 2018/04/20

分享:

由主播到今天做寵物網站,黃大鈞都是隨緣。

潮流興Slash族,前主播黃大鈞既是KOL/公關/酒評人,現在主力做寵物網站——毛城城(MoCity),究竟哪一樣工作他比較喜歡?「我想每一個角色都有自己有趣的地方及其挑戰性,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全部一起做,但在不同階段,不可能同時兼顧。」

大家都記得黃大鈞主播的身份,他仍然覺得是具挑戰性和有意義的工作,不過可能做了這工作,其他想做就做不到了。

離開TVB時,我用了3個月時間寫成《戀上葡萄酒》,花了好多心力,算拿了一些經驗,但要我做多次就太辛苦了。

現在,他也愛飲葡萄酒,但就變成他工餘的興趣。

黃大鈞平日愛飲香檳及法國布根地的葡萄酒。(湯炳強攝)

同樣公關工作方面,黃大鈞現在會淡出,因為做寵物網站都比較花時間。

至於 KOL,黃大鈞的 Facebook,就有8,065個 Like。他最近在FB回應有女記者在採訪國際七人欖球賽期間,遭兩名外籍男士突襲錫面,原來他也有類似經驗,將圖片放上FB,已有千幾人Like。 

當年這畫面沒有播出,黃大鈞在FB寫到:「如果主管睇到會否一笑置之?」(黃大鈞FB圖片)

【延伸閱讀】前主播黃大鈞收養遺棄動物 創「毛城城」寵物網一年回本

黃大鈞說他其實是一個無計劃的人,他的新聞路由加拿大的文字記者開始,繼而到電台及電視台。今天由於有24小時間新聞台,對主播的需求大,已經不像以前九成九都是新聞系畢業。

現在主播只要讀新聞OK便成,邊做邊學,但對外面的採訪如果零認識,而對高官、政黨可能一竅不通,就很難勝任。

他記得美國有一套喜劇電影《Anchorman》,戲中刻意整蠱主播,因為他自豪可以讀得流俐通順,於是便打出一些不知是甚麼的字,讓他照讀,而他竟然沒有發現問題所在。

想不到這情況也發生在自己身上,我試過跟稿讀紫外線指數,誰知是寫錯了,大家一聽就知。

黃大鈞還憶起另一次令人滴汗的直播。

女主播當時問了我一個問題:警察後面揹著的是甚麼?那是「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武力」橫額,那年代示威不激烈,警察很少拉開,我也呆了,不知道是甚麼,惟有執生話:嘗試問警察,但他不肯透露。

其實黃大鈞當時是沒有問過警察,他也知道問警察也不會答,所以他人急智生的答案,也合乎邏輯,只是牽涉傳媒道德的問題。由此,黃大鈞的反省是:主播不能問一些記者不懂答的問題,而事後那女主播也承認自己經驗不足。

如果記者不識答,可以是災難。

因此,黃大鈞認為主播絕對不是一個跳板,如果真的想做一個新聞工作者,就需要有求知慾,有打爛沙盆問到篤的精神,還要捱得苦,有心理準備要熬夜及長時間作戰。

2005年反世貿示威,黃大鈞在現場採訪。(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想看看黃大鈞領養的狗隻Leia,還有他對Slash族及主播的看法,睇片:

撰文 : 何小雲 TOPick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