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致光IQ160由讀寫障礙開始 「分析」馬經贏180倍爆冷

社會 19:01 2018/04/22

分享: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的羅致光童年時有輕微讀寫障礙,但無阻其發展,IQ更達160,有「神童」之稱。(經濟日報資料圖片)

讀寫障礙等特殊教育需要的SEN學童,總有過人之處。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的羅致光智商高達160,素有「神童局長」稱號,他最近接受馬會刊物《駿步人生》訪問,大談成長趣事、政策理念,更提及童年時有輕微讀寫障礙,會調轉數字和部首,但在沒有電視的年代下成長,羅致光由小學至中學的課餘時間都是閱報,更「刨馬經」分析資料,贏過180倍大冷;又試過自行編寫運算程式,由電腦系統玩了幾萬鋪「21點」,得結果是過澳門勿玩21點。

羅致光在訪問中提及,童年時有輕微讀寫障礙,會調轉數字和部首:

數字問題不大,做得快,覆看時上次看到32,今次看到23,看多幾次就會修正。但寫中文字就差一點,現在打倉頡輸入法還好,以前手寫就會倒轉部首。

不過,輕微讀寫障礙,未有阻礙他的發展,更自小已習慣與時間競賽的羅致光,小時候愛在巴士完成功課,

小學時家住堅尼地城,到大坑返學,坐巴士最喜歡坐在後排,蹲在座椅做功課,未到屋企已經做完。

今日的港童做功課做到半夜,當年的神童,就沒有這個煩惱,但他說,不能直接比較,當年的功課,沒有今日這麼多。

IQ達160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表示,少時愛「刨馬經」,與馬評人比較眼光。(馬會提供相片)

羅致光讀至中五時家裏才有電視機,故小學到初中的課餘時間,大都用來閱報,由日報到已走進歷史的晚報,統統不會錯過:

由A疊到不知第幾疊,全部都會看,跳Tango、瑜伽,還有打橋牌,報紙有甚麼都會看,當然包括馬經。

讀書時代的羅致光,經常「刨馬經」,每次賽馬後,更認真到有一本「數簿」,與專業馬評人「較技」,年底結餘,看自己與馬評人之間,那個眼光更加獨到。

他會看晨操狀態、騎師和練馬師的表現再作分析,贏過180倍大冷,也試過年結跑贏專業馬評人,

這和打機升呢不同,我喜歡看資料、看數據、看分析、看人與人的關係,騎師和練馬師,以至和馬匹的關係,對結果都有很大的影響。

對數字敏感、愛分析的他,在學習期間總想着學這樣東西有甚麼用、為何要學,更試過質問老師:

小時候不喜歡背書,問老師為何要背書,揭開本書不就可以嗎?點解要死記在腦中?老師答不上,於是我就不背書了。

大學主修經濟與統計的羅致光,1976年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在匯豐銀行當程式編寫員,結果一做3年。有次去澳門,好多人會玩21點,他乾脆先寫個程式計一計,經過分析不同組合,電腦自動系統玩了幾萬鋪,結果印證入賭場「十賭九輸」原來有根據,

發現就算我個腦好似電腦,記得所有數字,到最後都一定會輸,所以那次就沒有玩21點。

做了3年程式編寫員後,他決定重返校園,轉讀社工,從事社會政策研究,因為相信所投入的時間會有更加大的社會效益。這次一做30多年,直至加入政府。
羅致光笑言,「熱廚房」沒想像般的熱,至少不及真廚房內「明火」的熱,又指決定入政府沒有難度:

只會問自己值不值得做,適不適合,社會需不需要我?

自早年離開了立法會,已多次有傳羅致光獲邀加入政府,他指每次回答之前都要想一想,因此這個問題在腦海已經出現過幾百次。他說接受任命前,只思考了「一至兩秒」,沒太大掙扎。

曾任立法會議員,也曾是政黨成員,羅致光謂這些經驗對擔任局長有幫助,但也非絕對:

每個人都有弱點和死穴,不論做幾多政治相關工作,性格思維方式也有影響。我喜歡分析,太快跳入分析mode(模式),就一點都不政治,甚至是政治不正確。

他又指,有時上電台接受訪問,腦袋不自覺就會轉了去分析的狀態,就算言之有物,但聽來變得無人情味,明知如此,但自然反應就會這樣:

就如立法會議員發言,明明不應該皺眉頭,但偏偏就皺了眉頭。

多次名列最高民望的局長之一,但羅致光直言有性格弱點,

我並非圓滑的人,有時覺得無得做,就會直接講,這有時就會令有期望的人失望。

不過,他不認同「民望如浮雲」,因為推動政策需獲得信任,才能事半功倍。

由扶貧委員會委員、關愛基金專責小組主席,到成為局長,為香港的福利政策定方向,羅致光一直參與其中。問及小康出生的羅致光,對貧窮有多大體會?他承認未試過「捱窮」,是經驗上的限制。但他亦指,

所謂體會,有時關乎能否設身處地為其他人著想。

問羅致光香港是否理想的終老地方,他說相對福利制度完備的社會,香港未算好好,但那些地方交稅又會多一點。在其眼中,在安老事務上,香港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延伸閱讀】愛爭辯的高IQ 兒童 資優人士有幾罕有?

【延伸閱讀】10%學童有讀寫障礙 如何識別讀寫障礙症狀?

【延伸閱讀】港媽無悔移民台灣 讀寫障礙女兒由滿江紅到拿獎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