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23:34

任教群育學校廿載從不放棄「野孩子」 熱血教師:學生沒有好壞之分

11:24 2018/04/27

香港扶幼會許仲繩紀念學校的吳偉廉老師,堅信學生沒有好壞之分,只有行為上的好壞。

不是乖學生,機會就被褫奪?香港扶幼會許仲繩紀念學校的吳偉廉老師,堅信學生沒有好壞之分,只有行為上的好壞。他相信只要用心教導,即使是「野孩子」也能改變。他對每個學生都不離不棄,令到很多學生都重新審視自己走上正路,最難忘是有舊生邀請他出席婚宴並向他敬茶感恩,一句「沒有你就沒有今天的我」令他十分感觸。

群育學校是有情緒、行為問題學生的中轉站,助他們克服成長問題,提升技能,日後能立足社會。現時全港有8間群育學校,許仲繩紀念學校是其中一間。吳老師大學畢業後已於學校執教,迄今20年,教壇上遇過形形式式的學生,處理過或大或小的問題。教育是甚麼?他表示很簡單:

老師肯教,學生肯聽,就是教育。

旁人或把群育學校學生貼上「壞學生」標籤,但他斬釘截鐵地說:

沒有問題學生,只有學生問題。沒有好學生壞學生之分,成績表好的學生也有壞表現,反之亦然。

吳偉廉老師(右二)認為沒有問題學生,只有學生問題。(張展陶攝)

舊生結婚獲敬茶感恩
 
「我是不會放棄學生的,相信他們一定會改變。」他多年來的堅持真的有回報嗎?吳老師最近出席舊生阿康的婚宴,甫進會場,阿康立即請他上台,表明要向他敬茶。

我連忙推卻,學生卻說:『我和太太想向你敬茶』。他父母更走來握著我的手說:『吳老師,你比我們更值得喝這杯茶。沒有你,我們就沒有這個兒子。沒有你教他,就沒有今天,他可能已不在了。』

被兩位父母緊握雙手時,吳老師感觸得幾乎落淚,他的教育理念獲得認同,努力並無白費。

吳老師(右一)帶領學生接受電台訪問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面臨退學的一次面談

事情發生於吳老師執教的第8個年頭, 阿康被轉介許仲繩紀念學校入讀中一。阿康剛剛入學時,幾乎每堂課都要被老師制止違規行為次數不下8次。他常常作弄同學、製造噪音、使用暴力,成績也不理想,被要求重讀中一。
 
家長日那天,吳老師約了阿康父母傾談,二人在酒樓工作,只能在晚上11時見面。期間,阿康不斷抱怨,指出對學校和同學的不滿。

當我表示會聆聽他的困難、 幫助他,指出父母工作辛勞並非不照顧孩子的藉口,他開始雙眼通紅。當表示給他彌補機會,阿康態度即轉為正面,承諾改善,並會努力做好作業。

經過促膝談心,阿康明白昔日做錯了,並主動參加所安排的活動。吳老師稱,處理行為問題,主流學校可能就此「記過」,劃上句號,但群育學校希望幫助學生能恰當處理事件。

發生問題後,我會為他們倒帶,問下次出現同樣情況,可怎樣處理得更好。

若學生迷失也會請家長參與處理,不是把責任卸給家長,而是了解家長教導方法、家庭背景,看在家裡可怎樣處理。他稱,家長、學校、學生是個鐵三角。

找出經常搗蛋的原因

事實上,老師們也發現阿康的優點,他很聰明,手工藝了得,只是不能自控,愛搗蛋。其後,吳老師請教育心理學家向父母分析狀況,勸他們帶阿康接受精神科評估,阿康被確診患有過度活躍症。接受藥物治療後,情緒開始穩定,較能專注學習。

我特意帶他參加大大小小的時裝設計比賽。中三那年,他人生第一次在比賽中取得冠軍,激發他的鬥心,順利完成中三的課程。

吳老師(前排左二)帶領學生參加時裝設計比賽,並包辦冠軍及亞軍。(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絕望中亮起一絲曙光

畢業第二年,阿康寫了一封4頁長的信向吳老師致意。他坦言入讀許仲繩紀念學校初期,其實已不抱任何希望,並作停課、退學的最壞打算。但當吳老師說願意給予機會時,他看到一線亮光,並願意抓住這個機會全力以赴,以致後來進步驚人。

當別的老師都要我停課和退學時,我已準備好要放棄一切。但竟然還有一位老師不但肯給我機會,並且為我祈禱,這對我意義十分重大,希望不會讓老師失望。

畢業10年,阿康偶然也回校探望老師,老師每次見他,也發現他改變了很多。現在他於藥房任職店務員,月入2萬,有能力照顧自己。

他還經常對人說:「我在許仲繩紀念學校畢業」。吳老師直言,學生畢業多年後,仍能挺起胸膛這樣說,有勇氣與老師相認,有勇氣說是老師改變了自己,是教學生涯最滿足的事。

這裡的學生都不介意對人說,自己是在許校畢業。因為在這裡學習,可令他們面對過去,迎接將來。

執教20年,是學生的故事鼓勵他繼續堅持。

我從不會把教育視為恆常工作,每個孩子也是獨特的。

【更多熱血教師專訪】

【延伸閱讀】不追求名次 陳葒為基層走過9年風雨義教路

【延伸閱讀】逾百導師憑「一團火」義補 小六男生重拾學習英文熱誠

想生活更精明,請讚好TOPick Facebook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