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校園欺凌患思覺失調14年 康復者出書:收到老師遲來的關顧

健康 17:36 2018/04/26

分享:

思覺失調患者出書。

與思覺失調、抑鬱及驚恐症共存了14年的邵思敏(Sushi),於去年底推出著作《黐線》,娓娓道出思覺失調病患者的心路歷程。對於她,要戰勝思覺失調,當中沒甚麼驚人的秘訣,就是靠着接納真實的自己,迎難而上。

Sushi的經歷曝光後,除收到不少同路人的信件與電郵外,從前的中學老師還主動聯絡她,表示從報道中得知她過去在中學被欺凌的經歷。Sushi憶述:

我問他看後有何感覺,他說在關顧學生方面做得不夠好。但對我來說,這是很諷刺的,為甚麼做了30年老師,現在才思考到這一點?

邵思敏(Sushi)撰寫《黐線》道出確診患上思覺失調後的經歷,以「黐線」一詞來命名,帶有點諷刺意味。(黃建輝攝)

飽受校園欺凌

她是校園欺凌的受害者,被同學們持續惡劣地對待達3年之久。其後確診患上思覺失調也與此不無關係,

病因是中學曾被欺凌了3年,接着好朋友跳樓自殺過身。在雙重打擊下,病發不久便有思覺失調,然後再患抑鬱。

此後,她的人生再也沒離開過藥物、社工和醫生。思覺失調的成因是腦部的一種物質——多巴胺,分泌失衡,從而引致患者不能正確地理解事物。她算是發現得早,

起初只是睡不着,以及很怕上街,於是家人帶我去看家庭醫生。吃了藥,但沒作用。過了一星期,出現了很嚴重的情緒失控,於是家庭醫生叫我去看精神科醫生,1個月後便確診為思覺失調。

誰不知確診後接下來幾個月,病徵愈發明顯。最嚴重時,走在路上,看到馬路上有一輛雙層巴士,會以為上層的乘客在監視她,令Sushi感害怕。

難辨幻覺與現實

她表示,對於思覺失調患者而言,縱然吃了藥,也不能準確分辨幻覺與現實:

雖然現在吃了藥,沒再有幻聽幻覺,但其實難分辨幻覺。對於我來說,病發時,幻覺也是很真實。如果我有懷疑,需要透過第三者告訴,這是不是真的。

Sushi形容自己是最乖的病人,定期複診、吃藥,縱使藥物帶來了不少到副作用:

從來沒試過不吃藥,但有想過不吃。很多副作用出現在身上,起初是變胖,一個月內胖了50磅,重達190磅。

試想想,一個19歲的女孩子,肥到190磅,幾肉酸,有7年時間不敢拍照。

同時還出現皮下出血,連抓癢也能造成瘀傷。家人雖然很支持和關愛她,但那種每天要為生活而戰的內心感受,旁人其實很難體會:

不吃藥可以瘦,可以在家裏的鏡子前穿靚衫,覺得自己很靚、很瘦,但不能上街、不能上班、見不到朋友,做不到想做的事情。

相反,吃了藥,雖然胖了50磅,但只需要買過新的衣服便可上班,做想做的事,你會怎樣選擇?

幫助同途人

Sushi現為慈善機構思覺基金的大使,同時於服務精神病患者的中心工作,工餘時間會上瑜伽班、舞蹈治療、能量治療和烹飪班等,生活作息與一般上班族無異。

她所以敢於公開身份道出病患經歷,是希望改變社會對思覺失調病患者的看法,鼓勵同路人。

Sushi私底下也愛接觸不同的事物。(受訪者提供)

她指每人康復過程也不一樣,Sushi可以康復,因能夠全然地接納自己是一個病人,

我想告訴社會大眾究竟甚麼是思覺失調,但如果我選擇蒙面或選擇戴口罩出現,是在label自己,不接納自己是思覺失調患者。

於我而言,接納自己是個病人,是康復路上很重要的一環。

她指每個人都可以用很多方法去逃避,用很多藉口推搪自己沒病。

被這個病『洗禮』後,重新建立新的人生。可能沒前人告訴你,接納過後會有何發生,但若果願意行出這一步,便能創造自己的人生。

【更多關於思覺失調報導】

【延伸閱讀】思想搭錯綫疑心重 精神科醫生分析思覺失調治療方法

【延伸閱讀】思覺失調誤為「撞邪」 慈母助大學畢業孩子走出陰霾

撰文 : 林曉藍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