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少女出獄後執剪刀為長者義剪 遇挫折還是笑一笑繼續生活【有片】

社會 00:00 2018/04/30

分享:

今年36歲的十六,雙手盡是紋身圖案,每天拿起剪刀,為客人修剪頭髮,也到老人中心義剪,成為長者們的「樹洞」,傾聽他們的心事。

「十六」是她年少時的網名,代表著她20年前的叛逆歲月,亦是她現時的花名,陪伴她踏上人生另一條跑道。今年36歲的十六,雙手盡是紋身圖案,每天拿起剪刀,為客人修剪頭髮,也到老人中心義剪,成為長者們的「樹洞」,傾聽他們的心事。

十六的父母年青時都是江湖人士,複雜的家庭背景令她自小群黨打架﹑離家出走,亦加入黑社會,自12歲起參與製毒至販毒,亦曾參與打鬥及恐嚇,直至15歲被捕,判入獄5年,她在獄中報讀會考及學習剪髮基本技巧,期後因行為良好,提早兩年出獄。

十六手臂上充滿紋身。(馮漢柱攝)

十六出獄後從事過多份職業,包括裝修﹑船員﹑售貨員及大球場清潔,更做了餐廳廚師10多年,升至總廚一職,月薪達3萬多元。不過,十六有感工作只困在廚房的「四面牆」,沒大起伏,也絕少接觸社會:

生活只有上下班,沒有意義,雖然賺到金錢,但太平穩。日子久了,我不禁想,人生還可以做什麼。

加上女朋友提醒的一句說話:「你的人生不應只是這樣,應繼續向外闖」,令年過30歲的十六再次萌生轉行的念頭。

十六的老闆黃先生。(馮漢柱攝)

剛巧當時十六認識髮型師阿Wing(化名),成為對方的顧客一段時間後,獲邀加入其公司,收她為學徒。她決定放下鑊鏟,拾起剪刀,踏上另一條人生跑道。十六直言,起初最難適應的是心理關口:「要放下身段決定重新開始,單是薪金已經減三分二,亦要由頭學習一件新事物,家人責駡了我幾天。」

阿Wing說,雖然十六年少時與家人關係惡劣,但認識對方時,聽到十六經常提及母親的情況,相信對方是一個孝順的人。他說,十六並不是髮型屋首個聘請的更生人士,他相信每個人都有改過的機會,因此即使十六正式入行時年紀較大,也願意花耐性指導,「一般學徒會先學洗頭,再學剪髮,但她要爭取時間兩樣同步學習。」

阿Wing的髮型屋同時與「易剪義」計劃合作,十六因而成為義工參與義剪。十六指,參與計劃4年多,最深刻是到復康中心義剪,接觸行動不便或缺乏自控能力的人。她認為社會大眾對復康人士存有偏見,為他們義剪除了是利用技能協助行動不方便的長者修剪頭髮,也能給予他們關懷,成為他們的樹洞:

他們會在剪髮時不斷轉頭及大叫,我會跟著他們這樣做,跟他們聊天;特別老人院的長者大多面對病痛或將要離世,但都沒人探望及理會,頭髮凌亂,或許我的角色能給予他們關懷,問候一聲,聽聽他們分享,也能令他們舒服一點。

她憶述,當日在高等法院受審時,4名參與其案件調查的警員親自為她撰寫求情信,最後獲得當時特首減刑。她說,過去日子雖然不平坦,但曾遇上不少好人幫助自己,令她了解到世界並不是想像中黑暗,也讓她希望回饋社會,傳承幫助其他弱勢社群。

十六(右)為長者修剪頭髮。(馮漢柱攝)

對於有否後悔年少時誤入歧途,十六直言沒有後悔:

我相信自己比其他同年紀的人見識多,可以承受壓力。從前連挺而走險的江湖歲月也可以度過,又曾入獄,在監獄裡學習改善脾氣和做事的態度,將來如遇到什麼困難或挫折,笑一笑,繼續生活吧。

十六坦言,更生人士的確難以尋找工作,但現時所有行業都缺人,大部分僱主著重技能多於過去,更生人士可考慮從事技術性工作,但必需先放下自己,嘗試不同新事物。

【更多好人好事精彩故事】

【延伸閱讀】囚終生回頭不嫌晚 謀殺犯苦讀13年獄中讀博士

【延伸閱讀】精英女生販毒囚6年 獄中越級苦讀頓悟家人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