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04:19

低調行善的橋底仁醫 TOPick採訪手記:充滿善心的深水埗橋底

16:37 2018/05/10

逢星期四晚,李家麟醫師與幾位義診醫師也在深水埗通州街橋底等候每位有需要的人。

採訪李家麟醫師,從尋找聯絡方法到成功相約,足有2個多月。起初他透過榕光社回覆:只想低調行事。後來,他親自應道:最近一直在忙。忙甚麼?星期四晚上9時30分,走進深水埗通州街橋底,只見他埋頭為伯伯把脈、針灸,談笑風生。伯伯是他今晚第一位病人,旁邊坐著10多位街坊,在場還有7位與他默默義診的中醫師。

橋底「診所」或站或坐的,也分不清誰是義工,誰是病人,因為大夥兒就像茶餘飯後,閒話家常。仔細一看,才發現義診中醫師全是80、90後,上了年紀的全是病人。兩代之間,毫無隔膜。

整次義診,就像朋友敍舊,談笑風生。(車耀開攝)

近年橋底被縱火,義診又會有多少露宿者「蒲頭」?眼前所見,全是附近屋邨街坊和劏房戶。原來近年油麻地天橋的清場行動令深水埗橋底變了樣,「住客」較為防備。義診7年,李家麟醫師說:

不問原因了,只問自己可以做甚麼。

開診半小時,終於有橋底「住客」來,是位性格直率的光頭大叔。他揹著「行李」問是否可以免費看病,又問醫師為何不穿白袍。大叔第一次來,醫師們見慣不怪,照樣為他診斷、施針。臨走前,光頭大叔按著手腕問一位年輕醫師是甚麼穴位。待大叔走開,旁邊年約六旬的街坊笑言:「你對他說,那是死穴嘛!」說話一出,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83歲的伯伯整晚滿臉笑容,更主動與記者握手。(車耀開攝)

「JoJo,好久不見!」診症途中,一位坐輪椅的姨姨加入。重遇老友,醫師們一臉驚喜。

數分鐘後,來了一位會打「功夫」的叔叔,不斷示範招式。李家麟醫師多番制止,吩咐要輕力轉動。診治完畢,他又在另一位病人前耍功夫,令旁人煩躁起來。李醫師隨即勸說,性情暴躁,特別易病。

接獲故友死訊

2小時過去,拾執物品時,李漪琦醫師說接獲消息,首次在橋底認識的女露宿者去世了。「早幾天還在想為何這麼久不見她,沒想到她走得那麼快。」說起來一臉淡然。她說,唯一感到安慰的是,露宿者離世前能再與家人見面。

細問之下,她已義診6年。是一位痛至全身發抖,無法動彈,寧願死也不去醫院的露宿者,令她開始義診工作,但去年露宿者離世了。

經歷多番生離死別,不會有很大的無力感嗎?豈料她同樣淡然地說:

有病人來,就去治病,我們就在這裡等他們。

昏黃的燈光,映照著濃厚的人情味。(車耀開攝)

「下星期四見!」她一面執拾用具,一面與街坊道別,而記者仍在消化那沉重的事實。

這時,李家麟醫師也完成診症,離開座椅,伸展關節,與大夥兒一起說笑,臉上流露著一副享受的笑容,與記者印象的他有著強烈落差。

收拾完畢,已是晚上12時,病人雖多,醫師們卻樂此不疲。天亮以後,又繼續診症。

【更多橋底義診故事】

【延伸閱讀】拯救瀕死露宿者 80後仁醫走進橋底義診:有人需要我就去回應

【延伸閱讀】曾住過劏房的90後中醫橋底義診:不想露宿者孤獨等死 

想生活更精明,請讚好TOPick Facebook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