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04:23

80後戰勝讀寫障礙改寫人生成測量師 每一步都有淚有血有汗

18:48 2018/05/11

方頌欣未因有讀寫障礙及輕度自閉而放棄,終成測量師。

方頌欣,80後,已有一張亮麗履歷:曾獲20個文學獎、學術研究獎,國際性攝影比賽、繪畫藝術獎項,現職土地測量師及工料測量師。回首往事:3歲未懂說話、中學是包尾大班,有讀寫障礙及輕度自閉。人生得以逆轉,每一步都有淚有血有汗。

訪問時方頌欣伶牙俐齒,重提舊事記憶猶新,道出她的求學血淚史:

我3歲都未學識說話,字左右上下是調轉寫的。因為小我3歲的妹妹出生便患上CMV(在母體感染巨細胞病毒,以致95%的腦細胞死亡,屬嚴重弱智傷殘,需一直臥床亦無法言語。

媽媽因此帶我去檢查是否弱智,測後智力無問題,有讀寫障礙,在圖像、空間智商方面比較強。

由3歲開始,她的父母開始嚴厲育兒法。她說:

父母捉住我讀,默書默幾十次,小學時淺都無大問題過到關,但過程已好辛苦,我要比別人花好多20、30倍時間。

小學時別人不察覺方頌欣有學習問題,是拜媽媽不斷和她溫書所致,成績過得去。

努力讀書卻記不入腦

死啃難背入到Band 1的中學,此時就見真章了。方頌欣回想慘痛往事,錯字多、行文結構有問題,常被老師拿出來示眾,中一至中三穩坐「包尾大班」,向家長投訴不斷。

方媽媽對老師說:見她好努力讀書啊!

我不看電視係咁讀。但其實一直錯用方法,老師說上堂留心聽講,於我而言是唔work的,我其實是圖像記憶的。

方媽媽到她讀中三時,才跟她說有讀寫障礙問題,她才恍然大悟。

我對那次測試毫無印象,難怪我數學一向差,例如2加3,我不會當它是加數,而是當它除數來做。

有英文老師見狀,囑她上堂前先備課,寫筆記,有不懂的請教老師。至中四時方頌欣遇上的地埋老師,教她用地圖記憶(Mind Map)學習。初時是地理科,之後其他科目都用同一方法,最後成績大有進步,剛剛夠分原校升讀中六。

做筆記用Mind Map彌補不足

發現自己的長遠記憶較強,於是方頌欣花多些時間去記課文,人家用1分鐘去記的東西,她要用5分鐘,做足筆記,用Mind Map圖像記憶。

中學時代,她說話方面已無啥問題,至於寫,無論怎努力,英文科一直處於20多分的下游。方頌欣於是開始背範文,又在寫作方面下工夫,寫畢的文章由一位老師義務在課餘替她修改。她說:

那位老師每一句同我傾有哪些問題,教我要增加詞彙要看字典,背背下寫寫下,擺脫了辭不達意,語文方面有躍進。

其他科目又狂翻參考書、補習,日夜閉關溫習,順利入讀大學地理系。

新書《木蝨》結集歷年她的部分詩作。「想證明學障面對它並改變了後,把以為的不可能變為可能。」($78,初文出版社)

每一次轉變,即小學升中學、中學升大學,每一次的過渡期,都令有讀寫障礙感到如臨大敵。

其實有老師察覺到我有問題的,例如我寫一大篇文都不是老師要求的東西。後來睇住marking scheme(評卷參考),要求甚麼答其麼。到大學二、三年級,變得沒大問題,漸入佳境。

畫畫寫作宣洩情緒

至於輕度自閉症,她直言整個中學階段都感到困擾。沒甚麼朋友,她指自己個性很敏感,以前因家境不好及妹妹的問題,好在乎人家怎看自己。

方頌欣於啟德發展地盤外開始土地測量時自拍。(被訪者提供)

她說,爸爸家族中都有人有此問題,方頌欣主要是語言發展遲緩,症狀不算嚴重,她後來寄情畫畫和寫作,是一種宣洩渠道,藉以控制情緒。到了預科,她參加了香港青年藝術節,多與人接觸,性格才變得開朗。

其實當年媽媽仲帶埋我check有否精神病,她到我中三才講返這件事出來,我也無去再check及跟進(讀寫障礙及輕度自閉),只跟某些老師講起我的情況。

寫軟件幫助同路人

大學畢業後,她做過跨國公司經理、公關公司。出來工作後,身邊同事已不覺她有甚麼問題,只是性格較敏感。後來她誤打誤撞修讀了土地測量碩士,結果走了另一條路,現職土地測量師及工料測量師。

孩提時面對的學習困難,方頌欣一直希望以自身經歷,幫助同樣有學習問題的人。

傳統教育有個問題,若你是普遍大多數就無事,如果你是一個少眾便會suffer(受苦)。其實每一個人都不同,無話叻唔叻,而是個方法啱唔啱你。

她希望以自己的專業,寫一個學習中文字結構的軟件讓人下載,目前仍在埋首努力中。

【更多讀寫障礙資訊】

【延伸閱讀】10%學童有讀寫障礙 如何識別讀寫障礙症狀?

【延伸閱讀】突破讀寫障礙考獲雙碩士 教師投身特殊教育助SEN學童

【延伸閱讀】克服讀寫障礙考入牛津 80後走過高山低谷的科研路

想生活更精明,請讚好TOPick Facebook

撰文 : 周美好 TOPick記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