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04:05

喪親後哭得竭斯底里 陪伴者安慰說話「Less is more」

10:50 2018/05/16

寧養社會工作者表示,竭斯底里的哀傷者已不能再承受更多,要避免任何的批判與責備。

今天天氣很好,陽光很燦爛,很溫暖,一位29歲的臨終年輕女病人阿月,離開了這個世界。

總幹事親自來到病房,帶領我們一起唱《奇異恩典》詩集:生命聖詩,185,讓詩歌帶著阿月,回到主的懷內。

阿月的媽媽和婆婆都十分傷心,哭得雙腳也乏力,軟跪在地上,宇峰和牧靈主任上前攙扶,再搬過椅子,好讓媽媽和婆婆稍作休息。

這個時候,房門猛然地被打開。「嗚。。。呀。。。點解您要丟低我!!!」她是阿月的堂哥。

阿月和堂哥,從少玩到大,感情最深厚。阿月她有個性、有自己的脾氣,誰也勸不來的,唯獨肯聽從這位堂哥。

「您答應過我!!!您答應過我,陪我去旅行的!嗚。。。。。。」

「您去看一看阿月,跟她說句話,她想聽到的。」婆婆說。

然而,堂哥太傷心了,一直攬著陪同他到來的女朋友,沒有看過表妹阿月一眼。

為什麼?因為堂哥仍未準備好要接收阿月的死亡。

「您唔好喊咁大聲,咁樣對阿月唔好的,您坐低先!」婆婆勸說著。

就在婆婆挽住堂哥的手臂的一剎那,堂哥突然大叫:

「您地唔好掂我!呀!!!!!哇呀!!!!!!」

宇峰和牧靈前輩,互看了一眼,心裡都已經知道,堂哥可能已經去到竭斯底里的狀況。

如果繼續迫堂哥去面對,後果可能會很嚴重的。

我們很有默契地,將堂哥和婆婆,不動聲色地分開,讓堂哥有自己的空間,去表達自己的哀傷。

「我乜嘢都幫唔到佢。。。。我乜嘢都幫唔到。。。。。嗚。。。。」

然後宇峰拿出手機,在手機上寫著一句話,給攬著堂哥的女朋友看——

「我聽到您講幫唔到佢(再講出堂哥做過的)」

堂哥的女朋友跟宇峰點過頭後,開始慢慢的、溫柔地說著:

「您為阿月做咗好多係咪?您一直陪住她,鼓勵她信主,她在前天因著您的鼓勵受洗了,受洗之後,她變得平靜、平安咗好多係咪?您為阿月做咗好多了」

堂哥聽到後,開始從嚎哭,慢慢的紓緩下來。宇峰在手機上寫著寫著,再讓堂哥女朋友看——

「您已經盡咗力了」女友照著說。

堂哥聽後,房間的整個氛圍轉變了,堂哥的身體也開始放鬆下來。

這個時候,護士姑娘進來,「我們準備為阿月清潔身體,有家人想參與嗎?」

「我是實習醫生,讓我來吧」。

堂哥帶起手套,與護士姑娘和護理員一起,為阿月清潔身體、為阿月做最後的一件事情。

《寧養社會工作者札記》

最親愛的人離世的那種哀傷、那種痛,是難以言喻的。

當我們面對因喪親哀傷,而陷入歇斯底里狀態的家人,我們當如何關顧?

1. 觀察有否存在促發竭斯底里的刺激者(可能有批判者的存在/ 或自我批判)

2. 讓雙方稍作分開,讓哀傷者有自己的一個安全空間,去接納和表達自己的哀傷

3. 陪伴在哀傷者身邊純然聆聽

4. 有需要才作最精簡的同理心回應

5. 避免任何的批判與責備

在這個時候「Less is more」,因為竭斯底里的哀傷者,已經不能夠再承受更多了。

堆滿了東西的房間,和清淨的房間,哪一個存在療癒的氛圍?

您我都知道的,不是嗎?

【更多安慰喪親者方式】

【延伸閱讀】比節哀順變更安慰人心的說話 請肯定喪親者的付出和感受

【延伸閱讀】當「安慰說話」變成傷害 一起陪伴喪親者走過哀傷

【延伸閱讀】當哀傷無法被遺忘 陪伴喪親者走過低谷的人

原文刊於香港寧養社會工作者學會 facebook,文章經授權轉載。

想生活更精明,請讚好TOPick Facebook

撰文 : 香港寧養社會工作者學會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