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爸爸棄事業當全職爸爸 培育學障兒成傑出青年發明家

親子 19:09 2018/06/15

分享:

好爸爸辭工12年照顧兩名學障兒,終令大兒子成為傑出青年兼發明家。

「十大傑出家長」關鏡生(Eric)是全職爸爸,12年前發現6歲大仔昊罡有學習障礙但同時是資優生,眼見香港對支援雙重特殊資優生比歐美等地落後,決定辭工銳意栽培兒子天分。Eric遺憾是當年選擇回家湊兒子卻不獲家人認同,但今天囝囝已是「傑出青年」,囝囝一句多謝他已叫他滿足。

爸爸關鏡生。(陳智良攝)

Eric的大仔昊罡(18歲)和細仔昊嵐(14歲)同有學習障礙,並同是資優生,為要教育他們,爸爸分別進修過兒童心理學、中文拆字法、資優培育等等。

他謂,10年前教育界對學障並未有高度關注時,自己已透過上網獲取大量知識,觀察到學障兒童形象普遍低落,並常被人欺凌,故花了很多心機去找出兒子的天份!

兒子雖然有學障,卻是快樂又好學。(受訪者提供)

關生形容,教1名學障孩子溫習,等同教3名正常小朋友,其中教他們學認中文字更加要3倍時間:

我在家即興設計活動,有時寫在沙版、玻璃上,提升興趣,大仔學兩個中文字,已需要一天,困難是今天教了,他翌日會全忘記,令我們非常氣餒!

為兒進修

大仔昊罡4歲開始鍾情動物,Eric雖然不懂動物,卻自學設計生態魚缸。家中養過綠鬣蜥、食人魚、樹蛙。他謂自己是認真老師,當兒子問他任何事,他要求自己找到準確答案才回答。

因孩子常在在家解剖小昆蟲,有大人陪和解畫,進步很快。至於成績的期望,我只要求他合格便算,並且不報讀課外興趣班,小朋友小學階段要多點時間玩。

Eric進修了大量教育理論,遍及親職教育、資優和學障等理論。(陳智良攝)

他謂,最辛苦是當時學界對學障兒了解不多,支援有限,例如爭取不要默書、不給零分,而用增分制去鼓勵,家長也要花大量唇舌才爭取到……

Eric的細仔昊嵐也同是學障兒,他謂後來社會對學障認識提高了,加上細仔讀的直資小學有配套去幫他,加上性格比哥哥勤力,故教細仔相對輕鬆!

面對白眼

Eric大學修讀時裝,在歐洲名牌當銷售主管,要負責管理國內生產線,工作時間很長,當時剛為人父,他已感受自己的母性很強。

兒子出生時我會幫手沖涼,為他按摩直至他8歲才停;他出生後我第一眼見孩子,便對自己說︰若要為他死我也願意!所以要我放棄事業,我倒不覺是犧牲!

他謂自己初見小朋友,便希望為他犠牲。(受訪者提供)

18歲昊罡得到多項發明和傑出少年獎項時,是香港十優青年,曾得到羅氏少年科學家大獎冠軍、青協「積極人生推廣大使」等。他謂當自己學業受挫折,爸爸會第一時間抱緊他,令他平伏下來;平時會把其優點放大,也很少責罵自己。

昊罡是得獎發明家,曾創作過讀寫障礙觸感識字板,幫助學障孩子用低成本方法以觸感認字。(陳智良攝)

昊罡對爸爸充滿感激,坦言是爸爸為他找了很多機會:

爸爸花了太多時間照顧我,我希望爸爸日後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Eric笑言自己現在兩袖清風,沒有樓也沒有事業,也不會有錢供他們日後出國讀書,而他認為未必不好。

男仔應窮養,他們平時很少出去旅行,生日會每5年才會搞一次,也很少有禮物收!他們也明白日後要倚靠自己努力,不可能有父蔭,但那才會特別堅韌。

3父子一起學畫畫,他才發現自己原來很有天分。(受訪者提供)

他現於在小學任教科學課程、擔任香港特殊學習協會副主席及兒童兒童啟迪協會義務顧問,希望推動大眾關注學障兒童的家長和孩子的教育。

很多人不會明白教學障兒童極之勞心勞力,一般人見到爸爸選擇留在家中便認定他不務正業,相反女性便理所當然……那是否也是一種歧視?

但他強調人生的選擇必定有得有失,現在已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閱讀更多親子資訊】

【延伸閱讀】霸氣鷲哥慈父一面 好爸爸吳岱融放手讓兒子挫敗中學習

【延伸閱讀】棄投行百萬年薪 做全職爸爸重塑子女關係

撰文 : 胡麗珊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