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要全屍單親爸遇車禍慘死 禮儀師見證女兒的傷痛:一輩子都忘不了

健康 16:38 2018/06/15

分享:

某一天,約傍晚時分,我正在高速公路前往基隆回家路上,郭董事長(編按:作者的殯儀公司老闆)來電。

新台五線上發生了死亡車禍,因事發地點離我家不遠,郭董事長要我前往了解。我轉往二高,從汐止交流道下,轉往新台五線,我到了事發現場。往生菩薩(編按:往生者)所騎著機車和要右轉大客車發生了擦撞,也許是司機視線不良,當場輾過往生菩薩。向救護人員確認往生菩薩以沒生命跡象後,為了不讓往生菩薩大體曝露在外,也怕嚇到車水馬龍的下班民眾,我回到車上拿了件往生被,輕輕覆蓋在往生菩薩身上。

警員經由車牌查出身份,進而通知家屬;往生菩薩的大女兒騎著機車先趕到現場。到現場一看到父親的機車,撕心裂肺的大喊!歇斯底里的爆跳!跪地搥地!掩面大哭……

如果你有聽過這種聲音,看到這種畫面,你一輩子都忘不了……

那些動作,是一個人心痛到極致,無法壓抑,很痛很痛。這畫面及聲音,會讓人心很酸很酸。家屬紛紛趕到現場,家屬原本抱持著懷疑的情緒,一再向員警確認身份,轉而不敢相信的抱頭痛哭……

我向家屬表明我的工作及身份,我告訴家屬,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不要讓父親繼續躺在這裡。家屬態度茫然,完全不知所措,只能點點頭。我連絡接體車後,走進路邊的自助餐店向老闆要塑膠袋及免洗筷;我走向大體附近,將因經由碾壓而外露的臟器裝在塑膠袋裡。再來用筷子的前端伸進大客車輪胎裡的胎紋,順著胎紋將胎紋裡的大體刮出。

「死要全屍」,這是台灣傳統舊有的觀念,也是我能替往生菩薩所做的。

往生菩薩姓「江」,育有3個女兒,髮妻早年因為癌症往生。除了二女兒出嫁外,平時都跟2個女兒在家,女兒們雖都有自己的事業,但知道父親父兼母職。3個女兒都跟父親感情很好,女兒們很貼心,有好吃的,都會帶一份回家給江爸。天氣冷時,女兒們知道江爸平時都騎機車上下班,在網路上添購防風防雨的外套給江爸。

3個女兒討論後,決定將江爸的牌位放至在殯儀館,所以平時女兒們下班後都在殯儀館牌位區裡折蓮花、元寶。女兒們決定在告別式當天,要幫父親做回憶錄,所以希望我能去家中幫她們挑選照片並給些意見。

意外發生後,3個女兒因為沉浸在悲痛中,根本不敢走進父親的房間。睹物思情,看著房間內的一切,父親平日睡的枕頭,蓋的棉被,父親的味道還留在房內,但人已不在了。

女兒打開衣櫃,翻出好幾本舊相簿,發現衣櫃裡掛著好幾件女兒所買的外套,外套上的標籤根本都沒剪掉,代表外套根本都沒穿。

女兒叼念著:

買給爸,爸都不穿,是不是我挑的顏色、挑的款式,爸不喜歡?

我挑選著舊照片,舊照片裡鮮少有江爸的獨照,都是女兒的成長過程。3個女兒各個階段的生日,從3個女兒的國小畢業旅行到大學。每張照片的主角都是3個女兒,江爸鮮少出現在照片上,江爸永遠都是拿相機在記錄的人。

因為,在江爸心中,3個女兒才是主角。看著照片,我突然領悟,3個女兒,才是江爸生命的重中之重。

我看著衣櫃裡沒剪掉的標籤,我想,江爸不是不喜歡外套款式顏色才不穿,是因為捨不得穿,女兒買的心意,怕穿出去,弄髒了,弄破了,怎麼辦?那可是寶貝女兒買的啊!

在告別式前的幾天,女兒們交給我一篇祭文,這是3個女兒所寫的,祭文上是她們心目中的父親:

祭文:

「我們的母親在我們年紀很小時就不在了,在我們的心裡,祢就是母親,一肩扛起我們3個女兒的生活,祢從不喊苦、喊累,祢有3個女兒,所以,別人只要買一份禮物,祢要買3份,是別人3倍的負擔。

祢跟我們說過:『就算祢去借錢,也不要讓我們吃苦,好好讀書,將來生活才會好過,坐在辦公室裡吹冷氣,總好過祢在外面幫人刷油漆。做苦工。』

祢為人和善,從未聽人說祢跟誰樹敵、結怨,祢是人人口中的好好先生。

祢說,祢這輩子除了在馬祖當兵,從未出去別的縣市,更別說出國,大妹說明年她要買車,要帶祢去遊山玩水、玩遍全台灣、吃遍全台灣,然後再帶祢出國。

每天祢都坐在客廳等我們回家,我們好幾次回家時,都發現你坐在客廳睡著了,我們勸祢好幾次……

謝謝祢的擔心,謝謝祢的在乎,謝謝祢給我們家的溫暖,謝謝祢的愛……

那天,翻出我們的舊照,我們才發現,我們一家4口從來沒拍過全家福,相片裡都是我們3個女兒,

祢呢…?祢在哪裡…?我們好想祢!

爸,謝謝祢養育我們,教育我們,那天聞著你衣服上的味道,我好想祢還坐在客廳等我們回家……

爸!謝謝祢,下輩子我還要當祢的女兒。

由於運輸公司有車險,車險有理賠,3個女兒決定用這些錢買了塔位,而且是夫妻位,將母親從公塔遷到爸爸旁邊。在告別式結束後的第二天女兒約我在她公司附近的咖啡店,要跟我結清喪葬費用。

我在電話中跟大女兒表明我有個禮物要給她。

我知道,女兒們對沒機會拍一家4口的全家福照甚是遺憾,所以我請廠商用電腦合成,製作了一家4人都在的全家福,我特別請廠商洗3張,每個女兒都有。在咖啡店跟女兒聊天的過程,我發現她提了個紙袋,紙袋裡裝著爸爸的衣服。

女兒說:

衣服上有爸爸的味道,這些衣服我要帶回去,我想爸爸時。可以留念。

我想,也許,有一天,衣服上的味道會消失。

回憶,永遠都在。

文章獲張軍凱授權轉載。

【更多殯儀業的故事】

【延伸閱讀】帛金有沒有公價? 資深堂倌拆解靈堂禮儀禁忌

【延伸閱讀】不忿行家叫家屬借錢殮葬 殯儀策劃師為基層辦免費喪禮【有片】

【延伸閱讀】沙士殮房的日子 資深堂倌:完全封棺未必可瞻仰遺容

【延伸閱讀】不一樣的職業要解剖屍體 殮房服務員:第一次下刀手震震【有片】

撰文 : 張軍凱 禮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