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能不應被殘障局限 80後視障男開平台助大專殘障人士求職【有片】

健康 15:01 2018/06/26

分享:

80後視障人士崔宇恆認為才能不應設有界限,於2013年創立非牟利機構「CareER」為大專殘障人士配對工作。

失去視力不等於失去才能?社會上有不少高學歷殘障人士求職時被拒於門外,只餘5%視力的80後崔宇恆(Walter)是其中一位。Walter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於多間跨國公司實習,完成學業半年卻苦無工作機會。眼見有能力的大專殘障人士缺乏就業支援,他決心創辦非牟利機構「CareER」,為這同路人配對工作,發揮所長。透過轉介,至今有逾80位僱主聘請115位殘障人士,提供160個就業機會。

初見Walter,導盲犬Range已跟在他身邊。由於先天「視網膜細胞退化」,他3歲時只餘30%視力,而且不斷退化,於2014年申請使用導盲犬,現在視力只餘5%。但Walter記憶力特別強,且接納自己的缺陷,照樣去行山、游泳,甚至曾拿著白手杖,獨自走上工廈見客。大學及初踏職場的經歷令他受挫,也令他萌生助人的念頭。

由於視力不斷退化,Walter自2014年與導盲犬Range成為戰友。(曾有為攝)

在大學和職場深受打擊

他中小學就讀主流學校,於2008年考入中大經濟系,打擊也接踵而來。升上大學後,校方對殘障人士支援不足,同學也欠了解。Walter的大學生活並不愉快,同學不懂與他相處,不想與他同組,以畫鬼腳方式決定他的組別,與中小學氛圍大相逕庭。

畢業前,他先後往德國社企、瑞士銀行、高勝投資銀行實習。在瑞士銀行,他因不懂使用放大軟件、發聲軟件,他要湊近物件看東西,打電郵也是這樣;結果經常串錯字,電郵也不符商業格式。

很不開心。已二十歲,踏入職場才發現標準不一樣,連實習也做不來。

使用無障礙科技後,回覆短訊及電郵對Walter來說也不成問題。(曾有為攝)

此後,他很努力學習使用無障礙科技。縱然完成三份實習,有亮麗的履歷表,但Walter求職時卻處處被拒,2011年畢業半年仍找不到全職工作。

每次面試,對方把我視作《鏗鏘集》的人物,像看勵志故事說:「你好厲害呀!你一定會找到工作的!」然後叫我回去等消息,其實並無消息。

Walter頓感迷失,看不見自己的價值,害怕被問求職情況,也怕自己無法獨立。失落之際,他重遊舊地,回到18歲時去交流的美國高校,憶起當年不怕輸的自己:即使看不清,也照樣與同學踢足球、打籃球、游泳,重拾初心,重建自信。

Walter自小接受視障這缺陷,生活像與常人無異,也會去行山。(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創立CareER支援同路人

回港後,有律師事務所表明能給予實習空缺,直到他找到全職為止。其後,有獵頭公司的人力資源顧問,有志幫助殘障人士,為他轉介建築公司的工作,是3個月合約的人力資源助理,後來轉為全職。在大學和職場的經歷,正是Walter為大專殘障人士配對工作的原因。

學業、就業之間需花很大力氣去適應,建立配對平台是希望大家互相扶持。而且,大專殘障人士也可幫助他人。

起初職務較簡單,他就趁空餘時間探索社會服務,了解香港對大專學歷殘障人士的支援情況,最終與兩位朋友在2013年創辦「CareER」。Walter滿有決心地說:

要告訴大家,社會上有一群有能力的殘障人士,在等待發揮所長。

Walter與兩位朋友於2013年創辦非牟利機構「CareER」,幫助高學歷殘障人士發揮所長。(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為失明人士圓律師夢

配對工作的個案中,包括精神復康者、中風人士、自閉症患者等。Walter最難忘是,一位完全失明男生的經歷。初相識時,男生已修讀法律文憑,夢想成為律師。由於肌肉發展較弱,他走路時一拐一拐的,屬輕度肢體傷殘。

每次外出,他也比別人多花一倍力氣前往目的地。因為容易流汗,無論夏天或冬天,他也會帶備衣服在進入公司前替換,保持整潔,每天上班也如是。

為圓律師夢,我們為他配對去跨國律師行實習,這是他從未想過的,現在他正修讀法律學士學位。

Walter表示,失明人士找律師行實習尤為困難,雖然他學歷不出眾,身體不好,但他仍能逐步克服,走向自己的目標。

有失明人士透過CareER配對工作。(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了解求助者配對合適工作
 
透過各大專院校招募會員,與參加者獨立見面,了解他們的自信心、對自己身體殘障的接納程度以及職業方向。有合適的工作,就會為他們配對,按僱主的要求而進行面試、考核。同時,也可為參加者職前準備、輔導等。

接納自己的生命,才有勇氣主宰自己生命。我們不是要被捧為殘障明星,只希望給予機會,讓我們在各行各業也可發光發亮。

同時,也於人力資源講座、會議、招聘博覽擺攤位,也去不同公司講解,讓更多人了解他們的工作。至今已聯繫的僱主包括:跨國企業、港資企業、中小型企業、初創公司、社會企業等。 

不是要僱主創造特別的職位,而是為他們配對合適的人才。

「CareER」正是由視障(Walter)、聽障(左一)、肢體傷殘(左二)及健全(右一)人士組成,大家也各有發揮空間。(曾有為攝)

不論殘障健全也有所發揮

事實上,為各人配對工作的也有殘障人士。「CareER」正是五位視障、聽障、肢體傷殘、患癌及健全人士組合而成,提供彈性上班時間和發揮空間,因每個人身體狀況迥異。

其中Priscilla本為專業稅務會計,因車禍令腦幹及頸椎受損,全身只剩右手較靈活,需要坐輪椅。她加入協助會計工作,在工作中重獲尊嚴,由驚慌變得獨立,並學會自行釘文件及換釘。唯一健全的Ada說:「Walter看不清楚,但記憶力強。Celina只餘兩成聽力,但觀察力強。」Walter深信:

人的才能不應有任何的界限和前設。

想知道更多正能量,請【按此】

【更多特殊、殘障人士的故事】

視障男生感激女友支持追夢做社工 包容缺陷體現深層的愛

四肢傷殘設計師不放棄生命:肯踏出一步社會並不可怕

80後戰勝讀寫障礙改寫人生成測量師 每一步都有淚有血有汗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