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長髮畫眼線的男生 90後長髮叛逆設計師:長髮不一定是壞人

職場 15:57 2018/06/26

分享:

初中時的Akira脾氣很差,試過因為同學的一句話而出手打人。

很多時男生都被社會定型,要束一頭短髮才算是男生,但90後設計師Akira Chan陳敏航,卻要打破這個傳統框框。從小到大都留著一頭長髮的他直言,「如果我走出來沒有人認得我,我不是一個成功的化妝師或設計師。」初中的時候常發脾氣被老師停課,更試過因為同學的一句話而打同學。後來他自己決定轉到群育學校繼續升讀,這個小小的決定反而令到Akira踏上化妝及時裝界的成功道路。

性格火爆 中學常被罰停課

一頭金色長髮、畫眼線的Akira天生性格倔強,在小學的時候屬於被老師「特別照顧」的一群。小時候好動的Akira在各項運動都很出色,手球、排球、籃球、田徑等都有參加。不過由於他不愛說話,加上情緒較波動,老師認為他是「不達標」、需要特別照顧。年少氣盛,加上青春期的反叛性格,令他較容易發脾氣。在主流學校老師眼中,Akira是不折不扣的「壞學生」。

那時候的老師因為我的外表而不喜歡我,我平時不太說話,外表有點冷漠,經常讓人覺得我「寸」。

Akira小時候,不大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如有人在言語上得罪他,他會發脾氣,甚至打人。「我那時候的EQ真的好差,可以一下子失控,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在家裡發脾氣尚且有家人體諒,但在學校發脾氣、打架,當然會被老師罰。

主流學校的老師一見我發脾氣,就會標籤我為「問題學生」時不時將我停課,中一的時候我經常被罰到停課室坐,不準睡覺又不準上課,這樣算「返學」嗎?

經常被無故停課,又沒有人體諒他的心情。學校的老師又只會責罰他,令他覺得返學很不開心,甚至想過要輕生。但後來他想通了,覺得自己不適合留在主流學校,故找校內社工幫手轉介到群育學校。

群育學校主要服務有情緒同行為問題的學生,一般需要轉介才可入學。Akira覺得既然主流學校的老師「不懂教自己」,不如到群育學校一試,怎料這個決定改變他的一生。

遇上啟蒙老師改變一生

Akira在主流學校讀了三個月中一後,就轉到香港扶幼會許仲繩紀念學校(下稱許校)就讀。他形容自己初到許校性格仍然是十分火爆,一有不滿就會發脾氣。但許校的老師總會耐心地去了解他發脾氣的原因,期望可以幫他改善。許校跟一般主流學校不同,許校設有時裝設計科,當時Akira覺得時裝設計很有趣,每次上堂都十分用心,在該校任教時裝設計科的吳偉廉老師形容,Akira在初中時已經很有時裝設計的天份,

他會自己研究不同的物料,他為了找一種物料,可以專注甚麼事情都不做,這我在從未在一個孩子身上見過。

吳sir認為每個學生都有其可愛的一面,不應因為學生的一些行為而標籤他。(曾有為攝)

跟Akira認識十數載,吳sir指,跟Akira的關係亦師亦友,甚至有點像父子之情。他回想當初Akira轉校到許校時,性格仍十分火爆,很容易就會動怒,

那時候我教他如果想發脾氣,要先在心裡數十聲,調整一下心情。

Akira跟吳Sir關係亦師亦友,吳Sir有教無類的精神改變了Akira一生。(曾有為攝)

吳sir的耐心教導慢慢改變了Akira,令他學會控制自己的脾氣。Akira指,很感激吳Sir當日很用心去教導他,除了教他時裝設計上的知識,亦教他做人的道理。現時Akira一有亦都會回到許校探望老師,跟老師聊聊近況。

以生命影響生命 出錢出力助師弟

Akira除了是一個時裝設計師,同時亦都是一個化妝師,亦會去拍片、做美術指導等。他今日的成功亦都歸功於父親在他中學畢業時的建議:

爸爸從來都不會阻止我做任何事,只要不是殺人放火、犯法的事,他都一直支持。當時我告訴他,我的目標是時裝設計師,我爸爸擔心這行業在香港的出路不多,叫我去學化妝,我聽他的話學化妝後入行做化妝師。

中學畢業後,Akira去學化妝、攝影、拍攝,現時他亦都有自己的製作公司。每當學校有活動需要化妝師或模特兒,Akira都會帶自己的團隊去幫忙。他指,學校沒這些資源,自己有能力的一定會幫。

許校不只是一間學校,更像我的家。中學時許校改變我很多,我現在亦要用自己的能力去回饋學校。

為形象束長髮 陳敏航:我要人一眼認得我

從小到大都束長髮的Akira指,自己從沒有想過剪短髮。他指,小時候父母曾經亦勸過他剪頭髮,但他以「這是造型」為由婉拒父母。到後來Akira轉到許校,慢慢愛上時裝設計,父母亦都一直默默支持。小時候受日本的文化影響,喜歡X-Japan的他決定一直束長髮。他直言,自己從不在意別人怎樣看他,

我不會理他人怎看我,有些人會認為長髮就等如「基佬」、「人妖」,我會覺得是他們見識少,很多男名人都是長髮。

Akira指,「做好自己」就不用介意別人如何看待他。(曾有為攝)

正正是因為這種自信,令他更加勇敢去追求自己的夢。過去Akira亦多次在鬧市舉辦過「快閃」時裝表演,他指,在鬧市舉辦是希望更多人會欣賞本地設計師的作品,

設計完又沒有人看到,我覺得很浪費,倒不如我大膽一點搞「快閃」時裝表演,讓更多人認識到香港的設計師。

別人看來,Akira一頭金色長髮、不常露出笑容,說話似不饒人。但訪問之時適逢端午節,Akira親手包下數隻粽,暖烘烘的請記者吃。叛逆的外表下,原來有顆溫暖的心。

【更多追夢故事】

視障男生感激女友支持追夢做社工 包容缺陷體現深層的愛

80後教師追夢變越野運動攝影師月入7萬 爬過高山低谷為影靚相

用吾聲築起主流音樂夢 VSing:追夢要用實際行動【有片】

撰文 : 呂珈誼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