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直擊】港人赴俄攻讀國際關係碩士 稱世盃讓俄國變得開放

社會 09:30 2018/06/22

分享:

分享:

Frank留俄兩年,由起初不懂俄語到現在能基本溝通,更認識了不少俄羅斯朋友。(由受訪者提供)

今屆世界盃在俄羅斯舉行,吸引不少遊客到訪該地,觀看世界盃賽事之餘,亦順道了解傳說中的「戰鬥民族」。香港留學生王家豪(Frank),在莫斯科攻讀碩士2年,結識不少俄羅斯朋友,發現原來俄羅斯人並不知道自己被稱為「戰鬥民族」,性格更是外冷內熱,不如平常印象般冷漠。

TOPick記者隨Now TV攝製隊到莫斯科直擊世界盃,認識了Frank。他2年前到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攻讀碩士,剛於本周二(19日)畢業。他表示,就讀嶺南大學時亦是修讀國際關係,當時畢業論文的題目是2014年烏克蘭危機,因此閱讀許多俄國外交的資料,產生興趣,故前往俄羅斯升學。

據Frank觀察,俄羅斯舉辦世界盃的最大變化是多了不少英語指示,也多了不少遊客。他指,俄國人以往只從媒體了解外國人,多少有點排外,認為世界盃後俄國人會對外國人更開放。(徐紹軒攝)

Frank到莫斯科前,完全不諳俄語,出發前只上了基本課程,一到埗即遇上語言問題。原來2年前莫斯科的交通系統只有俄語指示,尤記得第一次由機場乘車進入市區,差點迷路,當時他手執一本學校提供的英文手冊,要靠翻譯軟件才可到達宿舍。經過兩年,他已報讀3個俄語課程,可作基本溝通。

提到俄羅斯,不少人立即想起「戰鬥民族」四字,但Frank笑言,俄國人並不知道這個稱號。

我問過俄國朋友甚麼叫「戰鬥民族」,他們也說不知道,反問我是甚麼。後來我在網上搜尋,發現只是台灣人於YouTube見到有俄羅斯人做過好癲的行為,然後有了這個稱號。我向朋友解釋後,他們也當作笑話聽。

或許受「戰鬥民族」的形象影響,俄羅斯人總被形容為冷漠、強悍。Frank認識當地人後,發現他們都是「外冷內熱」,只要願意開口,都會得到熱情幫助,甚至因此而結下不解緣,成為朋友。他的導師平時總板起一副「撲克臉」,但混熟後有講有笑,亦會在他有煩惱時給予意見。

Frank的班級共有16名學生,大部分來自世界各地,只有兩名俄羅斯人。(由受訪者提供)

Frank認為,俄羅斯人除外冷內熱外,男性還愛逞強,有時行為頗為搞笑。

前陣子搭𨋢時我排第三,該𨋢只容納到3個人,原本我可以搭到,但排第一的男子叫我讓給排第四的女子,最後我要等下一架𨋢。

本身為足球迷的Frank亦趁世界盃花逾2萬港元購票,與專程遠道而來的哥哥及弟弟觀看小組賽、4強賽及決賽。當中決賽日的門票售價高達700美元(約5,493港元)一張。

王家豪(Frank)兩年前到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攻讀碩士。本身為足球迷的他,亦趁世界盃花逾2萬港元購票,與專程遠道而來的哥哥及弟弟觀看小組賽、4強賽及決賽。由受訪者提供)

據他觀察,俄羅斯舉辦世界盃的最大變化,是多了不少英語指示,亦湧入不少遊客。他指,俄國人以往只從媒體了解外國人,多少有點排外,認為世界盃後俄國人會對外國人更開放。

Frank留俄兩年,在學術上有不少得著,對俄國的「大國平衡思維」有更深了解。他打算畢業後先繼續從事國際關係研究一年,並已面試過幾份俄羅斯的研究和教學工作,不過仍在等待消息,如落選或許會回港工作。他計劃一年後到美國讀博士,「始終美國資源較多,學位認受性亦大」。

更多世界盃直擊報道:

【世界盃直撃】曼聯名宿朗尼莊臣預測:冰島將勝尼日利亞

【世界盃直擊】球迷實名制 完賽4小時可免費乘車

【世界盃直擊】俄國球迷幾瘋狂?千球迷租火車為看比賽

【世界盃直擊】直擊世界盃比賽場地 門票實名制要有Fan ID

撰文 : 徐紹軒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