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病誤診3年萌醫生夢 文科生藥石亂投飲符水醫

社會 18:29 2018/06/25

分享:

輾轉整整3年、看過至少10名醫生,Will終於確診患風濕及免疫系統疾病「強直性脊椎炎」。

有些路,註定難行。現年27歲的Will(化名),中五時腳部突然腫痛,走路自此一拐一拐,他尋遍尋中西醫、做法事驅鬼飲符水,處於抑鬱狀態,幾近崩潰,曾於公院求診,醫生只花短短5分鐘便判斷「無得搞」,輾轉3年、看過至少10名醫生,最後方由骨科專科醫生確診,患上風濕及免疫系統疾病「強直性脊椎炎」,病情自此受控。刻骨銘心的誤診經歷,令他萌生一個醫生夢,港大商科畢業後需有月入3萬的高薪厚職,但他毅然放棄,自修一年,成功考入澳洲某大學的醫學院,正就醫科二年級的他期盼,能做一個醫生,「真正」與病人同行:

醫護人員一年內看幾千個病人,未必會記得每個病人,但對於病人來說,他會畢生記住你照顧他的日子!

文科生Will將自己的經歷,分享至其Facebook專頁「文科生習醫的奇幻旅程」。(Facebook專頁截圖)

每走一步痛在心

最初風濕病發作時,他還是一個中五的小伙子。有天睡醒,突然發現右邊膝頭腫了一大塊,最初以為因踢足球弄傷,豈料膝頭腫脹竟愈發嚴重;直至中六、中七,右膝腫痛如惡疾般曼延至左膝、腳根及腳底,令他不能好好走動,只能撐著雨傘型拐杖一拐一拐的慢行;15分鐘到學校的路程,卻要花上整整30分鐘。

每走一步,痛在心頭。身體疾病不止帶來無名痛楚,更讓他無法再打排球,經常請病假,連考會考亦因而穿不到鞋、需穿人字拖應試。自小均衡飲食、愛做運動的他形容,未經確診的那3年,是生命中最痛苦、最無助的經歷,長期處於抑鬱狀態。

經醫生轉介,他於公院骨科排期診症,等了數月,豈料公院的骨科醫生只花了短短5分鐘,便判斷是根膜炎,拋下「無得搞,得閒拉下筋或許有幫助」一句,開止痛藥便打發他離去。

遍尋隱世名醫 腳部加倍劇痛

病況令他感到絕望,因而開始遍尋隱世名醫,看過至少10位中、西醫的他憶述,曾與媽媽找媒介靈人:

那位媒介靈人說,因為我之前班會旅行,去了黃金海岸沙灘時被水鬼纏身,要做法事驅鬼!

法事真的做了,花了數千元,連符水也飲了,就是不見效。

後來又找來了元朗隱世神醫,診所位於唐樓,該中醫為他進行「瘋狂的扭腳治療」,一直扭一直扭,換來的是腳部加倍劇痛,情緒近乎崩潰;而另一位著名針灸中醫師,雖然透過針灸有效止痛消炎,但看了數月後,該名中醫被警方以懷疑非法使用類固醇而拘捕。

擁抱讀醫夢

3年的求神問卜換來一個空,中七完成高考後,他決定再找骨科專科醫生,照磁力共振、抽血化驗、物理治療後,發現身體嚴重發炎;有天他突然內出血,照腸鏡後發現小腸潰瘍,最後那位骨科專科醫生終診斷他患上強直性脊椎炎,服藥後病情終受控,令他重過新生。

強直性脊椎炎屬風濕及自體免疫科疾病,一般病發於20、30多歲的男性,患者一般會先出現腰痛等病徵;因他只有下肢腫痛,屬較罕見的少年患者。

那時候,我開始有了讀醫的夢想!

Will說,雖然曾多次被誤診,但他從來沒有責怪當日公院醫生的誤判,若時光倒流,他只盼可及早接受正規醫學治療,而非尋覓所謂的另類療法。

現於澳洲習醫的他說,相比澳洲,香港人的公共衛生知識差劣,比如以為感冒必定食抗生素等,並愛尋找另類療法治病,結果疾病愈搞愈差。究其原因,他認為與香港公營醫療系統資源緊拙有關:

澳洲醫生平均診症至少20分鐘,會好好解釋病情及醫學限制;香港醫生太忙碌,5分鐘已經完成診症,病人不解,病情自然愈來愈差!

醫療制度、教育制度以至醫學概念,往往環環相扣。Will盼望,畢業後回港執業,用盡公院有限的數分鐘診症的黃金時間,讓病人感到安心:

小時候的經歷讓我知道,可以如何與病人同行;耐心扼要解釋病情,讓他們感到安心,建立信任感。

Will中學時讀文科,卻成功轉行讀醫,想知更多他的故事,即看中三理科程度文科生苦讀轉行讀醫 勉勵年輕人擁抱夢想

想知Will為何放棄高薪厚職艱苦讀醫,請看90後「裸辭」棄3萬薪金自修1年圓讀醫夢 盼與癌患者同行

更多相關文章:

10歲男童患濕疹靠偏方每周沖涼一次 濕疹醫生:錯誤治療苦了多少孩子

法醫剖屍以外的日常工作:活體取證破風化性侵案

港人醫生毋忘汶川救人 災童斷肢不能重生仍活出精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