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產後抑鬱險傷害子女 兩孩媽媽:我沒有原因地大哭

親子 12:09 2018/06/29

分享:

港媽Koey在誕下第二胎後飽受產後抑鬱折磨,幸在丈夫開解下終走出情緒低谷。

產後抑鬱症的情況愈來愈普遍,兩子之母Koey因面臨經濟壓力,丈夫出差時常不在家,獨自一人全職照顧兩個孩子,患上產後抑鬱後而未能得到適當的輔導,更一度有想扔孩子落街念頭,脾氣暴躁影響親子關係,最後敞開心扉向丈夫訴說,夫婦攜手共同面對,Koey終走出情緒低谷。

80後Koey分別育有一名6歲兒子和3歲女兒。她憶述,兒子出生後,作為新手媽媽毫無經驗,頻密地為兒子喂哺母乳的身心勞累,面對孩子「拉血屎」而感到擔憂,加上丈夫從事旅行社領隊工作,一年有半年時間出差,當時與同住的家翁家姑猶如外人,當兒子夜晚哭泣時,頓感無助,情緒出現焦慮,長輩關心但不懂的表達,

家翁簡單一句,你幹嘛經常令小朋友哭?對於我來說,都是一種無形壓力。

焦慮的情緒隨產假結束重返職場,有同事聽下自己發牢騷而得到舒緩,隨着兒子逐漸長大,情緒相對改善。

女兒出生經濟壓力沉重

3年後女兒出世,Koey辭職回家當全職媽媽,搬離男家面對月租逾萬元樓所帶來的經濟問題,獨自照顧兩個孩子,產後抑鬱隨之而來。尤其是在女兒滿月後,夜晚經常毫無理由地嚎哭,求助醫生都無法解決,只能任由女兒哭累了就睡,回憶這段往事,Koey不禁流下眼淚,

那時真的很無助,曾站在窗邊,想推開窗戶,扔她下樓,我很有這個衝動,情緒爆炸,我那時有試過很大力扔她到床上,對著她失控地問,你哭甚麼?你哭甚麼啊?然後自己也跟著哭,幸好女兒沒事。兒子在旁見到我不開心不敢出聲,有時見到妹妹哭,會唱歌幫忙哄妹妹。

Koey憶述女兒滿月後沒理由地狂哭頓感無助,不禁留下眼淚。(黃建輝攝)

她產後到母嬰健康院進行產後檢查,填寫有關產後抑鬱的問卷調查後,護士察覺到事態嚴重,安排她見精神科專科護士安排見面,對方分析指她情況嚴重,必須致電家人前來接她,由於丈夫長期不在香港,遂如實告知,豈料對方竟稱,

你的情況是高危,我要寫張紙,簽紙收下你的兩個小朋友。

此番話令她情緒失控痛哭,自此不再覆診,自問是因照顧兩位小朋友,才令自己壓力大,如實填寫是想尋求幫助,期望能舒緩情緒,結果大感失望。

Koey在照顧兩個孩子壓力甚大。(黃建輝攝)

為了減輕經濟壓力,Koey兼職新娘化妝工作幫補家計。她坦言,最辛苦是生完女兒後的頭大半年,照顧孩子的同時,還要完成在懷孕時接下的化妝工作,

試過最辛苦時早上完了工作,中間空檔休息時即趕回家餵奶,晚上女兒哭得厲害時,就叫家人抱孩子在工作地點外等她,轉完妝後就跑出去餵母乳10分鐘就立即回去工作。

除了有兼職新娘化妝,她還忙於網店、網上地產等多份工作,因兼顧太多工作,照顧兩名孩子力不從心,情緒容易暴躁,更有輕生念頭,

小孩子無辜成了我發洩情緒的工具,當見到孩子扭計,我甚至會用衣架體罰他們,有時見到兒子做的功課,我要求字體橫竪要寫得好看,達不到我心中標準,我就會很兇,擦掉要他重寫,令到兒子有段時間不喜歡做功課,老師說兒子的字已寫得很好,叫我別兼顧太多工作。

情緒終於大爆發,

我沒有原因大哭,整整狂哭兩個星期,白天哭,晚上又哭,有時抱著孩子哭。

丈夫出差半年後回家,見到自己不停哭泣,多次詢問原因,終在晚上對方哄自己時說出埋藏已久的心底話,

我告訴他自己壓力大,家用不夠,自己一個人身兼多職,試過搭港鐵帶女兒去工作,自己要一手拿化妝行李箱,一手抱她走地鐵樓梯;也試過兩個孩子都發高燒,自己連續5天沒睡覺。

丈夫聽完她的分享後,對她說了一席溫暖話,令她釋懷,

錢的事你應該早些和我講,好容易解決,有我在!我們一起捱過!

在丈夫開解下,Koey終將心底話告知,逐漸走出產後抑鬱。(黃建輝攝)

正因為有丈夫的支持,Koey辭去以往多份兼職工作,現時只剩下新娘化妝,丈夫亦身體力行作出改變,

由於他不懂得做家務,以前他回家,都是看電話或睡覺,自己餵夜奶時,丈夫一覺睡到天亮,見到都生氣,自從與他分享後,他現時會幫忙洗碗、拖地、晾衣服;也會幫助照顧孩子,陪孩子做功課。

Koey感激丈夫的開導及諒解,令她走出產後抑鬱的困境,去年更參加香港小童群益會舉辦的相關課程,有同路人分享及社工開解,終重拾歡笑。現在對孩子也降低要求,只想孩子有開心的童年。

Koey現時對孩子要求降低,只想孩子有開心的童年。(黃建輝攝)

根據衛生署資料顯示,產後情緒低落影響約四成至八成的產後婦女,患者會出現易哭、失眠、煩躁不安,通常在產後三至五天出現,為期短暫;約13%至19%的產婦有產後抑鬱,病徵與其他時期出現的抑鬱症相同,通常在產後六星期內出現,但亦可以於產後一年內發生。

香港小童群益會註冊社工許巧英表示,很多產婦出現產後抑鬱症狀,但很多人都不正視,認為產後抑鬱嚴重會影響親子關係及夫婦感情,

媽媽不開心,不懂得管教時,就會罵孩子,小孩子的言語發展、性格都會受到影響,如不處理,誕下第二個孩子復發機會高,應正視產後抑鬱問題。

香港小童群益會註冊社工許巧英呼籲產婦要正視產後抑鬱問題。(黃建輝攝)

香港小童群益會近年推出社區網絡計劃,為產婦提供熱線輔導,關係產婦產後情緒,兩名義工金鳳和Jenny均為全職媽媽,眼見孩子上學後,分別從04年起及06年起到小童群益會當任義工,她們以過來人的身份,輔導產後媽媽。

義工金鳳(右)和Jenny(左)已過來人的身份,輔導產婦的產後情緒。(黃建輝攝)

Jenny憶述,曾有一名母乳餵哺的媽媽見自己上奶不理想,但堅持餵母乳,其實對方因自身問題可停止餵哺母乳,

我和她說,我生第二個孩子時也遇到上奶不理想,不是你想有母乳就有,開解開,叫她放鬆心情慢慢來,最後該位媽媽有聽我的建議,不再堅持餵母乳。我們只是盡自己最大努力幫人,以過來人經驗,安撫她們的情緒。

金鳳亦分享到,曾有產婦致電查詢如何戒夜奶,以自身經驗,分享自己孩子到九個月大才戒夜奶,毋須過分擔憂,且嬰兒飲奶少也不用太擔憂,只要掌握餵奶技巧就可以。她笑言,「有時媽媽們會覺得我們幫到她,其實是她自己幫自己。」

【更多產前產後報道】

【延伸閱讀】飽受產後抑鬱折磨半年 港媽剖白如何走出困境

【延伸閱讀】產後靚太肚皮不再鬆弛 星級產後治療師:85%妊娠紋可以預防

【延伸閱讀】母乳塞爆雪櫃VS泵不出奶 母乳育嬰協會拆解母乳不足的迷思

【延伸閱讀】中醫拆解逐月養胎法 最忌拍孕婦膊頭易招流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