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筋插手臂10小時 紮鐵爸爸親述公院苦等無麻醉師做手術

社會 14:27 2018/07/04

分享:

紥鐵工人被鋼筋插手臂,在瑪嘉烈醫院苦候6小時仍未獲安排做手術取出鋼筋。圖右鄧先生送院時戴上保護手套。

40歲地盤紥鐵工人昨日(3日)工傷手臂被插鋼筋,送瑪嘉烈醫院卻苦等6小時仍插着鋼筋,未獲施手術,家人最終將他轉送私家醫院,最終鋼筋插臂近10小時才被取出。事主鄧先生今日接受TOPick訪問憶述在公院等候期間「打止痛針都無效」,並指院方稱無麻醉師,所以未能安排手術,令他不禁質疑:「成條鋼筋喎,你都安排唔到?」

鄧先生昨早於深旺道33號的一個建築地盤工作期間跌倒,左手前臂被一支鋼筋插入,貫穿手臂,先由消防到場將鋼筋剪短,再由救護為他包紮並送往瑪嘉烈醫院。

鄧先生今日仍在私家醫院留醫,他指昨日在瑪嘉烈醫院等候6小時,只有護士向他查問意外原因,但以麻醉師不足為由,一直沒有協助他處理傷口,他憶述:

佢地話無麻醉師,我呢個情況唔係拆粒釘咁簡單,成條鋼筋喎,你都安排唔到?

在瑪嘉烈醫院等候期間,鄧先生引述醫護曾多次對他說「會安排㗎啦」,亦有醫護稱:

安排唔到醫生,醫生做緊手術。

鄧先生又引述隔鄰病牀的病人說:

呢度啲手術室又細,麻醉師又少,等麻醉師等幾個鐘都未見到人。

瑪嘉烈醫院回覆傳媒查詢時強調鄧先生等候期間清醒,醫護人員有為他注射止痛針。但鄧先生反駁:

因為痛得咁犀利,打止痛針都無效,支鐵喺入面咁耐,支鐵又咁大支,叫你舉住成日都攰啦,何況插住入面。

直至晚上約7時,鄧先生被轉到私家醫院後,才獲安排全身麻醉做手術,鋼筋足足插在手臂近10小時,痛到入心入肺。

鄧表示不理解公立醫院的做法,認為可以做得更好。

我知公立醫院比較忙,可以理解,如果你安排唔到做(手術),係咪應該提前分流到其他醫院,睇吓有冇位做?

被問到會否向醫管局投訴,鄧先生認為無需要,既然事件已在社會曝光,相信有關部門會跟進。

鄧先生引述私家醫生稱要觀察傷口情況,暫未知傷口感染及後遺症等影響,又稱現在因手部腫脹,只能勉強舉起手。

鄧先生已為人父,他透露從事紮鐵行業多年,並在現時任職公司工作數年。他暫未知醫療費用多少及何時出院,但稱不擔心手停口停,指現時任職的公司是大公司,會有正常程序處理,所有手術費及住院費均由公司負責。

紥鐵工人鄧先生昨日手臂被插鋼鐵10小時,手術後仍留醫,未知會否有後遺症。(曾秋文攝)

瑪嘉烈醫院今日回覆TOPick查詢指,是根據手術室的使用情況及病人的臨床需要,安排手術。昨天有5名麻醉科醫生當值及處理緊急手術。

根據醫院紀錄,昨天病人輪候手術的時段,同時有多名病人輪候進行緊急手術︰包括一宗顱骨切開手術、一宗緊急剖腹產子手術,另有一名病人因腹膜炎需要接受剖腹手術。院方依次讓情況更緊急的病人優先進行手術。

發言人又指,如將病人轉到其他醫院,病人需要重新接受臨床評估及輪候手術,或會延遲病人接受治理,對病人的護理亦欠缺延續性。

發言人指,該名男傷者於昨日上午約12時到達急症室,急症室醫生已為他注射止痛針及抗生素以防細菌感染,並於大約1小時後將他轉送到骨科病房接受進一步治理。

骨科醫生於約下午1時許為他進行檢查,並即時為他安排輪候進行緊急手術。傷者輪候手術期間,醫護人員一直密切監察他的情況,並於下午2時再次為他注射止痛針,傷者輪候手術期間清醒,維生指數正常。

麻醉科醫生於下午約4時半為他進行手術前評估,當時他表示希望到私家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醫院遂安排他簽署自願離院通知書,並經聖約翰救護車轉送私家醫院。

急症科專科醫生鍾浩然指,病人一旦入住公立醫院,一般不會再安排轉院,除非遇上嚴重創傷手術,涉及心胸外科及腦外科等大型公立醫院才有的專科醫生,才需要轉院。

鍾指,公立醫院為緊急手術排序的準則,是先做生命受到嚴重威脅、隨時會死的手術,例如重大交通意外中,傷及心胸、腦部等病人。

遭鋼筋插中屬嚴重受傷,但估計生命不受威脅,當然愈快做愈好。

鍾解釋,因鋼筋插入手部時間愈長,感染風險愈高,正常情況下醫護會為病人注射抗生素減低感染風險。

惟公立醫院人手有限,他認為該名工人被鋼筋插中需輪候數小時是可以接受的情況,而一般因意外斷骨入院的病人,一般等候1至2日才可進行手術。

緊急病人公院急症室苦等25小時 分流級別代表等幾耐?

公院鬧醫生荒 中大醫學院長:加醫科生不是多個人多雙筷

22年站在最前線 急症室醫生:生死不由人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