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放榜】弘立榜眼棄精算 攻讀氣象科學

社會 08:10 2018/07/09

分享:

弘立書院高永謙醉心氣象,赴美攻讀氣象科學。 (受訪者提供相片)

弘立書院今年出了一位IB狀元(45分)、三位榜眼(44分)、一位探花(43分),其中張天諾跟高永謙分別取得44及43分,兩人卻棄熱門的醫、法科目,張天諾在高中修讀冷門的拉丁文及古希臘文,打算到美國史丹福大學選修符號學系;而高永謙則醉心氣象,說服父母讓他棄港大精算到美國康奈爾大學攻讀氣象科學,兩位高材生背離社會主流意願,嘗試闖出自己熱愛的一片天空。

對於拉丁文和古希臘文,張天諾坦言起初不感興趣,因兩種語言早已成為死語,看似沒有學習的意義,後來她遇到好老師,以活動教學形式讓同學模仿《木馬屠城記》圍牆一幕,此後她便愛上了以拉丁文閱讀各本經典,感受當時歐洲大陸的混亂與激情。

已獲史丹福大學取錄的她,希望選修符號學系,了解人類與電腦的關係;她坦言,對主修甚麼未有想法,但對科學亦有興趣,盼望可運用自己的人文知識於科學學科中,並到鄰近史丹福大學的矽谷實習。

因距離狀元只欠一分,她申請了覆核試卷,期望可在物理科上取回失落的一分。

而高永謙對颱風獨特的情感,源自於颱風韋森特,當年天文台預計只會掛三號風球,但因韋森特路徑一轉,突然靠近香港,更掛了十號風球,那次颱風讓他明白到氣象變幻莫測,引發他對氣象的興趣,最後成功獲美國康奈爾大學氣象科學系取錄。

曾在本地小學就讀的他表示,一開始升讀國際學校時都有不習慣,因英語程度未可以與老師同學溝通,但隨着英語進步,慢慢適應校園,覺得弘立書院設施比本地中學更多。他認為跟本地公開試相比,IB較沒有標準答案,不是一試定生死,故壓力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