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放榜】德望女狀元李焯瑩嘆社會存在不公 立志唸法律助低下層 

社會新聞 10:35 2018/07/11

分享:

DSE2018放榜,德望學校(中學部)李焯瑩 考獲7科5** ,立志做律師解決社會不公平。(程志遠攝)

DSE 2018放榜,今年共有9名7科5**DSE狀元,包括6男3女,他們分別誕生於6間傳統名校,包括女拔、男拔、聖保羅男女、德望、皇仁,以及喇沙,其中傳統名校德望學校(中學部)今年誕生了DSE女狀元李焯瑩,有別於不少狀元選擇唸醫科,熱心社會的她,留意到在香港這個繁華社會下,竟然有不少市民活在貧窮綫下,她因而立志讀法律,盼望畢業後能成為事務律師或記者,協助社會上的低下階層,解決社會不公的問題。她又透露成為女狀元的致勝關鍵,是自製筆記、並以紅色螢光筆加深印象,笑言「整個考試買了5、6支」。

德望學校(中學部)DSE女狀元李焯瑩,於DSE考獲了7科5**佳績,除了4個核心科中文、英文、數學、通識外,她亦成功於物理、化學、生物科考獲5**。她形容對今次取得佳績「感到難以置信!」

經常看新聞關心社會時事的她指出,現時香港社會很多人無樓住、亦活在貧窮綫以下,生活艱難,希望能協助擺脫不好的居住環境;以拾荒者為例,被很多香港人歧視,但他們對環保事業亦有大幫助,希望律師這個職業能幫助這班社會上的弱勢社群申請緩助,維護勞工權益。

她表示,自己對語文興趣大,亦曾於英文報紙做實習記者,可惜DSE的制度,無法準確反映對語文的重視程度,因此除了律師以外,亦有想過當記者,以文字寫出社會的不公義;打算讀法律系時再思考前路:

香港雖然是商業社會,但好多人也活在貧窮綫以下,律師可以幫他們申請不同的援助;而社會上亦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很需要公正的人去處理,我認為律師是個適合人選!

她說,自己是一個很固執的人,想做好的事情就會做好,指「身邊同學都好努力,自己如果不爭氣,怕辜負期望」。其父親從商,母親則是旅遊編輯,自言父母採取自由主義,沒有給予壓力,母親即使不諳廚藝,卻在她應考期間,常煮她愛的日本菜,比如壽喜燒、卷蛋等。她盼望,社會能給年輕人更多一展所長的機會。

德望女狀元李焯瑩表示,準備DSE考試期間,父母給予很大自由度,母親(圖右)雖然廚藝不精,卻上網學習煮她最愛的日本菜式。(程志遠攝)

她透露,自己的成績一直為全級5名以內,問到奪星的關鍵,她認為學生不應太倚賴教科書,而是要做屬於自己的一套筆記,她會購買多支紅色螢光筆,因她曾看過一篇文章,指出紅色最有助加深記憶、吸引注意力,故買了逾5、6支螢光筆做筆記,以加深印象。

另外,她又認為準備DSE考試最重要是夠自律,直言只要夠自律,「取得好成績便沒有太大難度」。 她由study leave開始,每天準時10點到自修室溫書,溫習至晚上6、7時回家;至於平日則每天溫習6至7小時,中間則會休息1至2小時。

李焯瑩不諱言,於中四、中五時有補數學及物理,至中六則補四科,但認為補習只是額外幫助,排解備試心理壓力更重要。她說,曾參與學校課外活動,在屋頂放氣球,亦有參加射箭及校園電視台等,平日則愛看書及Marvel電影,紓緩心情。

不過,雖然準備充足,但她於考模擬試時,英文及生物科成績並不理想,致有點氣餒;但及後她即勤看英文報紙,多翻生物教科書,惡補兩科。她自言,下載了一個英文手機應用程式,可以綜合感興趣的新聞,搭地鐵時方便讀報。

德望學校(中學部)DSE女狀元李焯瑩(圖左)取得7科5**佳績,而張曉嵐(中)及梁菀霖(右),則取得6科5**、1科5 * 的佳績。(程志遠攝)

開考前一星期,她卻因傷風生病了,直至應考生物科,形容仍有點迷迷糊糊,致出現失誤,「開始時虧了氣」,幸好未有放棄,終獲佳績。

除了李焯瑩外,德望學校(中學部)亦誕生了兩名奪得6科5**及1科5*的同學,分別為張曉嵐及梁莞霖。

更多DSE放榜相關報道,即看https://bit.ly/2m54Zkq

【DSE放榜】來自中產 ≠ 贏在起跑線 皇仁狀元不補習中學5年全級第一

【DSE放榜】女拔狀元梁芷喬赴牛津讀政治 林悅兒考慮讀醫

【DSE放榜】DSE 9狀元龍虎榜 喇沙誕首名18星終極超級狀元【不斷更新】

【DSE放榜】那些年高官會考成績逐個捉 邊位高官成績最好?

【DSE放榜】林作DSE狀元獎學金每人$3000 條件:不讀醫科法律